切换到宽版
  • 69阅读
  • 2回复

[连载小说]异客行(酱油君)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 reccea
 

发帖
2719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997
威望
391
贡献值
0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2 11:44:59
不是小白我弃坑,而是家里面的网络不知怎的就是上不了泡泡。最近不知是怎的又能上了。当时实在是太久没有来了,原帖子都不能回复了。

不废话,续接http://www.paotxt.net/z684817-12.html

.......................................................................................................................................................................................................................................


焦齐:“逃跑了!”

焦徵:“啊!逃跑了。”

只是半日的时间齐王宫完全被嶂所占领,宫里还有不少成年,未成婚的王子公主。柳如胤好歹也是个在宫里生活过的。对宫里的勾心斗角还有人情冷暖了然于心。她躺在一张贵妃椅上心疼的来抚摸起变回人偶的度。

嶂的手用了数根钢钉和天丝线给接上。他做到爱妻的身边手自然的将爱妻给揽入怀。前方是还没出宫建府的公主王子还有他们的母妃。柳如胤靠这嶂的肩膀,“这王宫是被我们给占了。可在宫外还有不少王子王孙。要杀吗?”

嶂搂着爱妻,面露浅笑。“圈养起来慢慢吃,你们平日里吃的畜生血又怎能比得上这王家的血来得滋养。”

柳如胤拍起手来:“这个可以!”

而在这时候卻有人上前来劝谏:“太子殿下。挣权夺嫡,牺牲确是在所难免。但……这娘娘……”

嶂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他只是将爱妻搂得更紧。“是尸魁又如何?她是我的妻子,何况我早已加入魔教,是魔教的大弟子。魔教中人杀人炼尸本就是常事。”

“殿下……万万不可啊……”

柳如胤:“没什么不可的。我的夫君并不想要坐拥江山,这王位会从各王公的子嗣中挑一个出来。哦!对了,只要有能耐女孩子也会被选上坐这个王位。”

坐着木鸢鸟可要比徒步要快很多。在岳南亲自护航下,剑非道与青鸾仅花了2日的时间便到达王都。其实他们的速度可以更快。只不过剑非道的身体无法承受。他体内的元气起了异变。这异变他自己本人并没有察觉得到,青鸾也还并未察觉。可岳南与鬼幽娘娘卻能看出剑非道不仅元气起了异变,他的魂魄也因双魂融合而染了魔性。加上那从西域所得到的极寒之体,完全改变了剑非道的体质。不仅体质,就连魂魄也……

虽说这是早已预料到的事情。可还是令人担忧。

一到王城,来迎接剑非道的是小冰淇淋的石头攻击。显然小冰淇淋的力气有变大了,这投来的大石要是真被砸中绝对会死。还好小孩子的准头还不够,不然就算是不死也身残。

毕竟还是小孩子,这被爸爸一抱就马上哭了起来,还边哭边小捶捶。

除了小冰淇淋外,还有另外一个孩子在哭。

芃芃也在哭,只不过她哭的比较含蓄。没有像小冰淇淋那般放声的大哭。芃芃拧着裙子豆大的泪水从眼眶里流出滑过脸颊。青鸾抱起了芃芃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是当了娘后又当外婆的人了。照顾小孩那是得心应手。

芃芃很快就不哭了,可小冰淇淋……很遗憾地剑非道的肩膀被小冰淇淋的小捶捶给捶脱臼了。要是再被多捶几下,恐怕整个肩膀都要被捶下来了。

虽然只有那么一瞬,可剑非道想,要是小冰淇淋的力气能小点儿,能像芃芃哪样会好很多。不过这念头也只有一瞬,转眼也就没再想了。

剑非道来的时候王宫已经受嶂控制,更确切的说是受柳如胤的控制。将小冰淇淋接来的是焦齐焦徵兄弟。柳如胤一见到小冰淇淋跟芃芃就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到亲自的来给两小丫头做衣裙。一般的孩子见到柳如胤的身子都会害怕。可小冰淇淋卻完全不害怕,自来热的抽上去,只不过一下子又被桌上好吃的点心给吸引住。一手捉一个的往嘴里塞,将自己的腮帮子给塞得满满的。塞满了后还转过身的来把抓在手里的点心给柳如胤递过去,含糊的说,“这个好吃,一起吃。”自从尸变成尸魁后,就再也没有孩子会像小冰淇淋这般的主动亲近。即便是度,也花了好多食物和时间才得以亲近。见到小冰淇淋这般,柳如胤又岂会不喜欢。

小冰淇淋实在是太可爱了,芃芃也很可爱,只可惜芃芃跟其他的孩子一般害怕她,见到她也不敢亲近。

剑非道手上拿着茶杯,杯子里装着价比黄金的银鹭茶。剑非道虽不懂品茶,卻也喝得出这银鹭茶除了汤色喝香气,喝进口其实还真不怎么样。他拿着茶杯,看着那一众哭泣哀嚎的女人。“这些就是所谓的宠妃?还真丑。”

嶂讥讽的笑了一下,说:“那就得看坐在王位上的是明君还是昏君。昏君当然是越美越受宠。可若是明君的话,妃子能不能受宠,靠的不是美貌,而是她们身后的娘家人。”

剑非道一口喝掉杯子里的茶水,回了一句:“你老婆就长得不错。”

嶂拿起茶壶来给剑非道的茶杯添上茶水,“她嫁给我的时候可是又黑又瘦。我那时候超讨厌她涂在脸上的脂粉。厚厚的一层粉又白又红,还要再在脸上贴满花钿。后来她知道我不喜欢,便不再画红妆。不再施脂粉。”

剑非道:“正常,脂粉里常会添加铅粉或水银粉。这汞在初期使用的时候确实是能使皮肤变白。只是用久了就是慢性中毒,皮肤会越来越黑。这女人都是爱美的。见皮肤变黑了肯定会使用更多的脂粉来掩盖。”

嶂:“是啊,她就是在停止使用脂粉后肤色才渐渐好起来的。”

转过身,不再看城楼下的宫娥,剑非道只轻猫淡写的说着:“夺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要手中权握得稳固,下面的人便一个都不能留。”

嶂换过茶叶,继续的来煮茶。说,“我对天下并不感兴趣。”

剑非道走去抱起小冰淇淋,让小冰淇淋坐到自己的膝盖上。“这世上淡泊名利的人始终是少。你说说,给你打开宫门的人里有多少个人是真正受你的琴音所迷惑而听令于你。恐怕10个人里也没一个吧!他们为何要助理?说到底就一个‘利’字。你给他们的利益暂时还不够他们塞牙缝呢。既然被人来给你做了事,你总得给他们满意的谢礼。”

嶂:“可我除了会弹弹琴外真是身无长处。”

剑非道:“你有。只是你自己并不擅长。”

嶂:“先生说的可是丹药”?

剑非道:“我说的是你的身份。”剑非道抚摸了一下怀里的小冰淇淋,给她喂了一块杏仁酥。“你膝下无儿,很快就会有人来给你送女人和雏童。”

“哈……给我送女人……”嶂真的觉得很好笑,“我的爱妻可是吸食鲜血的尸魁。给我送女人,就不怕会被吃掉。”

剑非道:“所以送给你的都不会是嫡系的子女。”

“好了,你们这些男人,在小孩子的面前说些什么。”柳如胤过来又把小冰淇淋给抱过去。“若有人真敢送你女人,你就收了。等生下了孩子,就养好来给我吃。”

嶂:“夫人的意思是要为夫来当这马种吗?”

柳如胤面露喜色,浅浅的一笑:“我的这个身体无法生育,可夫君不一样。夫君正直壮年,是时候多纳妾室,多延子嗣。”

嶂果断的说:“我不要。夫人想要孩子的话为夫就去给你多找些孩子来。”

剑非道给自己倒了杯茶:“我的孩子你们可以逗,可以宠,就是不可动心。”剑非道说话的语气里夹带着杀气。很淡,卻足以令在场的大人们察觉得到。

剑非道的心性变了,他以前可没有这般的城府。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发帖
1680
配偶
理由555
泡泡币
9068
威望
290
贡献值
0
沙发  发表于: 2017-12-02 12:36:57
哈哈哈小白你回来啦~~~好久不见~
坛子新功能,太长时间没有回复就...不能回复了....
么么回来了就好啦~
1条评分泡泡币+3
寥落星辰 泡泡币 +3 抢到沙发 奖励泡泡币: 3个(SYSTEM) 12-02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在线 reccea

发帖
2719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997
威望
391
贡献值
0
板凳  发表于: 2017-12-08 06:32:44
一只不起眼的小文雀飞来,落在了岳南的肩头。岳南眉头一皱,他在担心剑非道。剑非道可不仅是心性上有所改变。就连他的命格也起了翻天覆地的巨变。还有就是现在剑非道的修为……虚丹大成。剑非道不过是离开东土几年,他的身体就分别被灌注入仙灵的自然之力,与极寒的冰冻血脉改造了肉身。如今的剑非道在凡人里,已经是一等一的绝世高手。只是一直以来都未能看清他所修炼的究竟是什么功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在凝结虚丹之前每杀一人,体内的真元就会增添一分。这跟魔修十分相似。不过,不同的是虚丹过后,即便再杀人,真元也没再添加。这又跟魔修不同。各大宗门内修士修炼,要在短短几年间筑基成功并非什么难事。可要在筑基后修炼至虚丹境界卻并非一件简单的事。

岳南对还在逗小冰淇淋的剑非道说:“你让我照看的孩子,成真王了。”剑非道抱着小冰淇淋把话接下去,“他抓了穆。而穆患了死瘟。他身体的每一滴血每一块皮肉都是病瘟。不烧死他,瘟@疫就会扩散。”

岳南:“你不关心?”

剑非道一笑,放下小冰淇淋。“在苍杀死穆前,穆会先求助于我。”

死牢的戒备遗产的森严。穆的身上也被下了不少禁制。虽然意识依旧清晰,可身体却已经完全不听自己的使唤。在他的皮肤上黑斑越发的严重。他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而随着他的死,这北燕的王宫看来会有许多人会随他的死而送葬。不能这样。

穆竭尽全力的用意念神识来移动那放在一边的碗,使碗里面的水画出符文。

符文只能传送意念,可这卻已经是他用尽了所有意念而成。他不想死,卻也不想今生唯一的兄弟死。

接收到某人的相求,剑非道也仅是呼出一口气。生有生,死无死。生死各有天命,这他娘的全都是废话。

死牢内穆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传送法阵。要完成这个法阵,必然会耗尽自己仅剩的所有生命。不过他还是用意念将它完成。

死牢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一个身着丧服的男人在关押前任国君的牢房里。而在牢房里前任国君的身体正被苍蓝色的火焰焚烧。

死牢里的守卫个个举起各自的武器指向这个凭空出现的男人。男人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牢房里。

剑非道的出现令苍兴喜若狂。只不过剑非道卻没有半点的喜悦之情。他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这一举动令苍感到讶异。

苍:“为什么?”

剑非道如实的回答:“你变了,而我也变了。”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