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38阅读
  • 6回复

[连载小说]祸津日神(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 reccea
 

发帖
27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167
威望
407
贡献值
0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7 07:46:41


前章:https://www.paotxt.net/z561579-6.html


还未等司马夜缨出手,御清绝便以勾魂琴声将方士同引到一处废院。

御清绝依旧是一身男子的着装,脸上也依旧是贴上一层俊朗男子的脸皮。他翘脚坐在一颗百年老槐树上,手抱胡琴迷得树下的方士同神魂错乱。方士同抬头定眼的望着树上的男子。他当然是没有看出御清绝的伪装。要比御清绝现在用的这张脸皮好看的男人,方士同见过不少。而他也自问自己并不好男色。但不知为何,自己就是无法已开双眼。

琴声突然在高潮的阶段停下,御清绝冲树下的方士同一笑。松开手任由原本抱在怀中弹奏的胡琴摔落地面。

琴理所当然的给摔坏了。而御清绝则毫不在乎的跃下。御清绝的轻功很不错,下降的身形就像魅鬼般好看魅人。

“方士同要倒霉了……”司天台内,司马臦懒洋洋趴在观星台上像只猫儿般晒太阳。嘴上喃喃的在说,“我还真的很是好奇那老狐狸,看到自己儿子死掉时会是什么模样。”在一旁侍候这的侍童给这“太岁”倒上一杯香茗,满脸的不解。“太岁爷此话怎讲?”司马臦翻了个身衣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看似随时都会掉下来。司马臦随手的接过侍童递过来的茶杯,喝上一口。“命格可是很有趣的东西。人们都说天命不可改。这何为天命?!有的人恶贯满盈卻得其善终,而有的人一辈子积德行善最后卻落个横尸街头。凡事皆有因果。一个人的煞性大魑魅魍魉自然是不敢靠近。无法惩处恶人厄怨便会宣泄到恶人身边的人身上。那老家伙贪婪无比,周身煞气可挡妖邪。可他的儿子就不一样了。若非卫子阳念及兄弟情,而若非卫子阳的身上恰好有玄凤山庄庄主所喜爱之物……可惜那东西的价值也只够保方士同一年的平安。现在离立秋也没几天时间。一年期满,方士同必死。”

侍童:“太岁爷怎就如此的肯定?”

司马臦:“因为现在在保护方士同的是昔日的武林盟主黑凤—弁袭。弁袭武功高深莫测,即便是我那义父拼尽全力也未必是对手。需要这般高手才能勉强护起周全的,不是邪祟又会是什么。”

司马臦的话一出,就有人去给秦顾送去大批的金银财宝。只是秦顾如今却是在大司马的府邸作客。他的养母御清绝仿佛要把大司马府上所有的侍女都调戏个遍,没个闲乎。而棋邪为远离是非早早就动了身去云游。司马夜缨因搓了一个晚上的麻将困得不行还躺在床上与周公讨论笔墨。倒是秦顾子小子,跟郡主搓了一宿的麻将居然还能够敲起算盘子的来跟郡主聊起了生意。

颖兰郡主可笑这举起手来附上自己的脸。作为一个女人,并没有倾城的美貌。而作为一个女人,当然是想要跟自己的情郎生儿育女白头偕老。可她生在帝王之家,婚事容不得自己来做主。她与司马夜缨的婚事一拖再拖。她当然是知道司马夜缨不会背弃她。但是作为一个女人能有多少个青春芳华。

颖兰郡主早就尝过秦顾所酿制的酒。好酒需要年份来陈酿,可银子却不等人。所以她跟秦顾合作的生意也就是普通的黄酒。她的男人有的是门路,这酒水的生意,量大自然就利厚。

宰相府邸里,雪音身上胜雪的白衣染上了朵朵红梅。鲜血不仅溅到他的衣衫,还染到了脸上。他又一次救了方士同的命。只是一如以往的并没有得到对方的感激。而在这方府里客养了不少江湖奇人。多多少少会有人见过雪音,知道雪音就是曾经叱咤江湖的黑凤凰。

本来在这方府里有他所认识的人,雪音也不会感到奇怪。只是令他惊讶的是,他曾经欣赏过的一个女人居然成了这方府的妾室。

这江湖里身不由己的事情很多。大门派有朝廷官员在背后运作是常有的事。府里的管事命下人将那些被雪音击倒而未死的刺客收押,掌事的女侍领雪音进客院沐浴。雪音的衣服染了血,而这方府也不缺银子。在雪音洗去身上所沾染到的血气时,便从外买来新衣。

雪音坐在浴池里闭目。当他的精神王全放松后……受命前来侍候的侍女被雪音的身体给吓破了胆。

知道自己吓到了人,只是对此雪音毫不在意。他是“器”,是一件武器,是一件工具。他的这身体完全根据他的主人的喜好可随时捏造。

并非血肉的躯体无法寄生。那投放的蛊祸如水螅般的在浴池里无向游离。


雪音穿上别人给他准备的衣服。衣物的料子很好,雪音穿上也好看。只是他的剑卻被这里的主人给拿走了。而这里的主人还不知雪音的身体不会被蛊祸所寄生。还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便命门下的巫师催动蛊祸企图另雪音就范。

雪音冷漠的看了一眼那衣着奇怪装模作样的在吹陶勋的家伙。学艺未精的家伙也只能像这般的“寄人篱下”滥竽充数。

雪音双手抱胸:“我要走,你们认为能拦得住我的去路吗?根据主人的吩咐,只有方府对我不轨,契约立即失效。也就是说,方大人需要寻求奇人易士来保你家公子的命了。”话音一落,雪音即可动身,高超的轻功另他的身形如神仙般飘逸。


见雪音回来,秦顾则坐在一案前,提起画笔点上墨。他画的是一个容貌秀丽的女子,接下来是小童。一张画卷上密密麻麻的的画了许多人。画卷上每一张脸都与他们生前的模样毫无差异。当秦顾放下画笔,一盘香炉内燃点的引魂香也刚好熄灭。
1条评分
寥落星辰 鲜花 +3 小白现在是要把以前挖的坑都填上了嘛~ 2017-12-07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发帖
23493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854
威望
6895
贡献值
0
沙发  发表于: 2017-12-13 15:39:42
还以为你遁走了,最近有空了吗,加油哦!

楼主留言:

空是有了,就是没胸啊

1条评分泡泡币+3
金田一 泡泡币 +3 抢到沙发 奖励泡泡币: 3个(SYSTEM) 2017-12-13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发帖
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80
威望
7
贡献值
0
板凳  发表于: 2017-12-21 00:18:38
— (寥落星辰) 亲,认真回复是对楼主的尊重,也是有额外加分的哦~下次还请回复更有意义的内容吧~谢谢合作。 (2017-12-21 21:26) —
没了沙发抢个地板吧
1条评分泡泡币+2
746492519 泡泡币 +2 抢到板凳 奖励泡泡币: 2个(SYSTEM) 2017-12-21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离线 reccea

发帖
27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167
威望
407
贡献值
0
地板  发表于: 2017-12-21 21:49:57
时夜方士同还未就寝,他的双手紧紧的握住剑。御清绝身着玄衣的坐在方士同卧室外的院子。今夜,他并没有抚琴。她用迷香迷倒了院子里所有的家丁护院。御清绝就坐在院子的石凳子上喝酒。这酒可是她的宝贝儿子亲手收集花露而酿制。御清绝冲方士同一笑。

方士同拔出剑,剑指御清绝:“来者何人?有何目的。”

御清绝收起了笑脸。回答到:“我就是你,可你并非是我。”说完,在方士同的眼前便出现了许多人影。有嘻戏的孩童,有殷勤的奴仆。个个都是那么的鲜明。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意无意的都在称他一声家主。

随后的好几个夜里,方士同都会做梦。他在梦里是一名富商,他娶了青梅竹马的女子为妻,膝下育有一儿。他的夫人持家有道把家管理的很好,他也就能放心的出外行商。随后家业越做越大。他的夫人长得很美,很少出门,只在每月的初一和十五时才会到庙里上香祈求合家安康。在梦景里方士同过着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而在梦里,他的身份叫卫韵。

就在这时候,方府出了一门大喜事。一个连姓氏都没有的丫鬟被骏王看上,并非是做通铺的丫头,也并非侍妾。而是以地位仅次于王妃的侧妃身份,受三书过六礼风光的嫁入了骏王爷的府上。人们都会想能这般风光的加入王府的丫头必然是一名绝色的美人。可这王府的新侧妃容貌确实一般,人虽然长的并不丑,可也并不美。就普普通通的一个丫头。并且年纪也不小。郡王府上以好久没办喜事,今日骏王迎娶侧妃,这是喜事。可因新娘子出生贫寒,免不了会成笑话。新娘子向太妃敬茶,太妃的脸上也并未见多少喜悦之色,不过有一点她老人家还是满意的。这新娘子敬茶时手腕上那若隐若现的一点朱红起码能证明此女身子还是干净的。说句老实话,若非“太岁”合算过自己命硬克子……也确实,这儿子出生后就祸事连连,几番差点丧命。而骏王孝道不忍她这母亲去道观清修。即便会阻挠到自己前程也要留她这母亲在王府颐养天年……是自己害了儿子,而“太岁”写了一个生成八字,称此女虽并非富贵天命,可命格及其旺夫。“太岁”还特意提点,此女大脚。大脚才能撑家。是撑家而并非持家。各种隐喻,又岂会听不明白。太妃接过茶碗,喝上一口。太妃对新娘子说,“我这孩子常年在外行军,有些武人的脾气,不懂体贴。王府里的规矩不多,我对你的要求也不多。指望你能快点的来给王府添上新人。”紧接着新娘子向骏王妃敬茶,在新人入门前,太妃已经吩咐过,此女虽出生不好,但她的命格好。王府还得依仗此女的好命格来转运,所以纵使心有不悦,也还是装出一副和颜悦色的来接过新娘子的茶。

新婚初夜,骏王被灌喝了许多酒。真真是大醉。醉得才揭起新娘子的红抬头便倒床大睡。
离线 reccea

发帖
27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167
威望
407
贡献值
0
4楼 发表于: 2017-12-31 20:28:20
清晨时分,骏王醒来时不见新娘子。听侍女说新娘子大早边去给太妃请安。

太妃所居住的和苑,新娘子跪在堂下,而高炕上太妃劈退了左右。太妃神色及其的不好。她的双手因愤怒而握紧了拳。太妃质问起新娘子,“昨夜你有的是机会。为何不下手?”

新娘子,胆怯的缩了一下身子:“奴婢……奴婢……从未害过人。奴婢,不敢。”

太妃又问:“既然你不敢,你也不一定要一大早的来认罪。你大可隐瞒。”

新娘子:“奴婢,只是不敢害人。但奴婢不蠢。女婢不敢做的事情,自然会有别的人来完成。只需在事成后再嫁祸给女婢。到时候奴婢也是百口难辨。”

太妃盯着看这新媳妇好一会儿,然后点头。“好!好!你懂这么想就可以了。你既已嫁入王府,哀家不管你老实不老实。你只要记住,你是王府的侧妃。只要哀家不倒,王府不倒,便有你安稳日子。”

骏王前来给太妃请安,见新娘跪在地上,虽并没有什么感情,倒也算是体贴的将人给扶了起来。不解的望向自己母亲:“母亲,这……?”

太妃的怒气未消,深吸上一口气。“这新媳妇是来要你命的。”这话一出,骏王先是一愣,然后又望向这个娶了回来,却还未圆房的新媳妇,脸上顿时挂起了怒火。新娘子再次跪了下来,她并没有哭也并未有求饶,只是战战兢兢的低着头。“王爷不必问奴婢身后的主子是谁。奴婢并不是要忠心户主,因为奴婢根本就不知道那人是谁。奴婢今日坦白也不是要王爷与太妃可大发慈悲。奴婢只是想要赌一把。赌赢了奴婢跟奴婢的家人就可以活命,要是赌输了起码也能让奴婢死个明白。”

以家人做人质来要挟,加以逼迫利用是各道常用的戏码。骏王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再次扶起他的这个新媳妇。“太岁说你的命格好。可今日看来你的命格很不好。要你嫁过来才会连累到你与你的家人。你可曾怨恨过本王?”

新娘还是低着头,豆大的泪水滚落。这时候新娘子终于哭了出来:“我怨,我怨死你们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粗使丫鬟,只要殷勤做事就能得个恩典嫁个好人。然后就可以相夫教子。突然有一天管事嬷嬷说我命好,说王府看上我了。给了好多好多的聘礼。我对着那些聘礼傻笑了好一会儿,做梦般的想着从来不敢想的富贵。以为天上掉了大肉馅饼。可在那些聘礼里面卻有一些破旧的东西。都是主子们不要了,赏给我们这些奴才的衣服和首饰。都是我得空时托人带回家里的东西。东西里还有纸条。我不识字,拿去给识字的姐姐看,然后姐姐就没了。为什么是我啊?同年同月出生的女子那么多。在相府里面跟我八字相同的丫鬟就有好几个。她们的脸都要比我长得好看,她们还识字。我呢?!不过在浣洗苑里给主子们洗衣服偶尔会派去做清土,根本连主子的面都见不着的粗使丫鬟。为什么是我……”新娘子边哭边边用力的捶打骏王的胸肩。落到身上的每一拳都很有力,不亏是做粗活的丫头。骏王抱紧了自己的新媳妇,“确实是本王害了你,你以嫁入王府成了本王的妃子。你的家人便是本王的家人。你的父母兄弟是本王的丈人岳母外弟妹。本王这就派人去寻查。”

太妃命奴才扶新娘子回自己的院子。太妃对骏王说:“这丫头的父母兄弟怕是找不回来了。”

骏王:“儿子知道。恐怕在她收到信息前,她的家人就已经遇害。”

太妃:“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骏王:“先派人去查,不管人是否还活着。起码得知道是哪一路人干的。”

太妃:“你母亲我是从宫里活下来的老人了,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太岁会说这丫头的命好了。此女确实不笨,摸准了你的性子。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反抗,就干脆把事情给窦出来。就如她说的,赌赢了她跟她的家人都能活命,要是赌输了,我们也不会为难她。起码她一个人还能活命。”


傍晚时分酒舍打样萧御庭,他被突然出现的老板,也就是当日出现在妓院的年轻人给吓到。秦顾就站在酒舍的门前,他的身上披这一件青云图案的披风,而他的右手拇指上戴着一枚血红石所雕琢的班子。

秦顾将班子摘下来递给了萧御庭,说:“是你该出场的时候。明天就会传出你还活着的消息。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自然找你麻烦的都不会是我或是大司马的人。你可以放开拳脚,之后的事,大司马自会安排。”
离线 reccea

发帖
27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167
威望
407
贡献值
0
5楼 发表于: 2018-01-12 23:26:20
萧御庭不明白秦顾为何要给他班子,他只是将班子收起来。

被奚落,被嘲讽,被侮辱。今一大早的酒舍就被大帮平日里不可能出现在北六门大街的官宦公子所围堵。这些官宦家的公子哥哥人模狗样的,扔下些散碎银子便直接拿起酒坛子将酒水往酒舍的小二身上泼。一坛接一坛的的黄酒泼洒上身。因早以知晓会有这一刻,萧御庭完全没有反抗。就如同当日他在妓院里被拍售是一般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装作成小绵羊的样子。

浑身湿漉漉的萧御庭捡起散碎一地的银子。初略的算了一下,一副漫不经心的的说,“还差82文。”

刚刚还只是酒水,可泼着泼着就有人直接把酒坛子往萧御庭的脑门上上砸。这一坛子酒砸上来鲜血随酒水流出。萧御庭的半张脸都被自己的血给染红。

这一边官宦公子在闹,而在宫里,太岁司马臦不过才刚满二十岁即辞官。而辞官的理由是君庸。在辞书上司马臦将君王登机以来的种种过错大肆的罗列。

司天台上司马臦等着君王来取他的性命。司马臦就跟平常一样侧身的躺在长椅上。他的身上盖着千金难求的雪星纱。雪星纱材质厚实而绵柔,而它最大的特点是虽然不了材质厚实,卻又极透。在光线下就像是覆盖了一层薄雪。雪星纱虽然漂亮,卻不会有人愿意将成衣衫穿在身上。原因是即便雪星纱的材料是普通的蚕丝经过5种剧毒浸泡后加工而成。是权贵下葬是覆盖在死者身上的冥衣。活人短时间接触是没有问题,可长期穿戴雪星纱就会慢性中毒致死。

雪星纱的毒对司马臦无效,但别人并不知晓这太岁的能耐。当年轻的国主来亲临司天台欲要新手了断司马臦的性命,卻见到司马臦早已披上雪星纱在等他。年轻的国主在见到这样的司马臦后误以为对方是要以死劝谏。

在见到这一国之君后,司马臦拉扯起身上的雪星纱使其像披风一样挂在身上。司马臦赤足一步一步的走到国主的跟前。当走到一定的距离时,每当司马臦上前一步,国主就后退一步。司马臦一手的捉住龙袍,在皇帝身边的太监直呼司马臦大胆,卻不敢上前护驾。跟在国主身边的侍卫依然拔出刀,卻被司马臦空手的来握住刀刃。司马臦对君说:“我朝虽无人通敌,但奸臣当道,良臣稀零。朝中除大司马外已无一良将。陛下惧怕大司马的势力,而重用奸臣。本意是制衡。这本没什么,可陛下不该将大司马与郡主的婚事一拖再拖。当年先帝用郡主来引大司马入朝。郡主是大司马唯一的软肋。只要是对付大司马的陛下都会应允,以为这样即可削弱大司马的势力。卻不知自己都做了什么错事。陛下一定不知道西凉城军营以断饷3载,军中将士靠打猎游狼野兔和当地百姓捐粮为生。镇守的大将多次上书朝廷,请求发饷。可就因为有人说那将军跟大司马私下交情甚好,陛下便置之不理。同样的事情多的数不清。奸臣为谋私利,或是要对付良人。只需上书一封说某某跟大司马私交慎密。陛下就会无事对错加之重罚。陛下将我任命司天监看中的并不是我的能力。陛下不过是因为我是大司马的养子,利用我为人质。君之失,国之败。如今边防尽是饿兵,敌国只需5万兵力即可长驱而入直达京师。大司马是你肉里的刺,眼里砂子。你只一心的想要如何的来除掉大司马,卻无事了自己身为一国之君该有的远见与气度。”一番高腔后,司马臦直接将侍卫的刀抵到自己的脖子上。“日前我卜了一卦。金碧煌楼空无人,玉锦盖地尸满城。——大凶。”
1条评分
寥落星辰 鲜花 +1 啦啦啦小白棒棒哒,继续加油~ 01-13
离线 reccea

发帖
27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167
威望
407
贡献值
0
6楼 发表于: 2018-05-14 02:37:39
司天监因触犯天威而被打入天牢,至此出乎意料的大司马并未求情,更无要挟。大司马依旧安安静静的,在看这京中风云。1个月后,边关送来急报。御马坡失守,北越沦陷。

司马夜缨在一幅画上将马臦无的卦辞题上。画面真是干戈铁马兵拥京城烧杀抢掠。放下笔,司马夜缨笑了笑。对作画的好友说:“你嫂子生我气了。”

秦顾不以为然的拿起酒杯来喝上一口:“要扭转乾坤肯定得要付出代价。”

司马夜缨:“我们男人是能够没心没肺,可你嫂子是女人。还是一个不一般的女人。这代价对她而言太过称重。”

秦顾:“她会觉得重,是因为她不仅有责任,还有良心。可这与我们何干?这局面又不是你我一手造成的。你不过是置之不理,即便你管了,某人也定然不会听。也只有在这逆境里,人才会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又无能。”

半年的时间,敌军长驱直入京城。皇宫失守,正是应了马臦无的卜卦。蛮夷虽四处的烧杀抢掠,卻有几处地方造次不成。一处是北六门大街,狗哥儿一人一大刀的屹立在大街头前,他满身是血,而他的脚下躺着十几具外敌的尸体。狗哥儿凶刹的瞪大他的一双老狗眼,神情简直就跟一条杀红眼的疯狗一模一样。他大喊着:“谁敢翻我的狗窝,我这条老狗就跟谁拼命。”而在街尾,一直让狗哥儿自豪的小狗崽梅鹤懿书生打扮却手执一根黑色的木棍。木棍与狗崽子的身上也同样沾了血,梅鹤懿喘着粗气。他人还年轻,才刚满20岁。他边喘气边骂到:“混蛋,知不知道血迹洗不掉。我娘只会拿菜刀,可不会动针线。”父子俩就像门神一般的守护这北六门大街。

京城失守可是大事。能逃的都已经逃了。留下来的都是些老弱妇孺和想要守住家业的固执人。李靖一个人坐在书房,家眷都已经送走了。可笑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肯留下来陪自己。自然司马府和郡主府门前也是尸横遍地。这两处府邸里可不知养了多少的府兵,且都是大司马亲自挑选的精兵。为了养这些府兵,司马夜缨可没少花钱。

本以为攻下京城就等于得到天下。可谁能想到,在京城沦陷的第17日。和亲西凉的赵王率军东征与骏王兵马汇合从西长驱直入。就在这京都王城与敌军大战数日。京城修复,作为王叔的赵王扇了侄子一巴掌,直言到:“一个男人,还不如一个女人。你以为逃出去就能够守得住这万里江山?别开玩笑了。别以为坐上王位就真的能够号令天下。我这一路领兵东征,看到的都是什么?每一个兵哨军营里居然连一个像样的兵都没有。如果我也是敌人,也想要来分一杯羹的话。这天下已经四分五裂了。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坐这个王位。”

赵王因性格过于耿直而不受先王宠信,甚至还得罪了不少朝中大臣。最后落得如同流放一般的被派去西凉与西凉公主和亲。而西凉国是奉行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母系社会。不过也正因赵王的耿直性格,反倒是赢得西凉公主的芳心以及西凉国君的信任。

西凉国愿意出兵相助当然不可能只因赵王的相求而答应。此次西凉愿意出兵,全因西凉王收到的一件信物。赵王的王妃也就是西凉国的公主手握信物,在陌生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北六门大街。西凉公主激动的站在一家酒水前。虽是下九流的地方,却因狗哥儿等江湖人的奋勇下保了下来。相对于京师各街道,这里要整齐许多。只是在经历一番恶斗下,众人免不了会疲惫而无暇整顿。而酒舍里能卖的酒水已经所剩无几,这酒舍里的伙计也不过是无聊的蹲坐门前看风景等着老板把就运来再干活。

西凉公主上前,手臂嘴快的一把捏起了萧御庭脸颊。边捏边嘴上说:“像,果真是像。”

别捏疼。萧御庭想要推开眼前这个年纪不小。卻对他脸行凶的妇人。可毕竟对方是个女人,结果手举起来卻愣在了半空无从下手。捏完了脸,这西凉公主居然还一把的扯开了萧御庭的衣襟。这个举动真的把萧御庭给吓坏了。也就不管对方是不是女的,一把就推开急忙的拉紧衣服。

虽然只有一瞬,但西凉的公主清楚的看到了眼前年轻人的脖子上挂的红玉班子确实是她手里的信物颜色一致。西凉公主见年轻人怒了,便拿出了手里的信物。在色泽与石料上西凉公主手中的原形玉牌确实是跟脖子上挂的红玉班子一致。西凉公主用紧逼的语气来对萧御庭说:“你认不认得这玉牌?”萧御庭也是个耿直性子,即便秦顾给了他一个红玉班子其他什么都没说。啊既然没有见过眼前的这个玉牌便说:“没有见过。”西凉公主有再动手,这回萧御庭做出还击。

在武艺上,萧御庭虽并非什么猛将。可他再怎么着也是武将出生,武功自然不会弱。只可惜,这西凉公主也不是吃素的,加上人家好歹是一国的公主,出门又怎会不带护卫。这几个回个下来,萧御庭就被西凉公主的手下给擒住了。而动静也引来人群的围观。很自然的便将这北六门大街的地痞子都吸引了过来。作为地头蛇的狗哥儿一马当先的手持木棒走了过来。狗哥儿举起木棒指着眼前嚣张的陌生女人:“哪来的泼妇,不好好在家相夫教子。跑来这里发疯。”西凉公主的无谓立马举刀挡在狗哥儿的面前。还好这些护卫并非狗仗人势之人。他们也只是做出护卫的架势,并没有在一步的行动。自知失态,西凉公主端正了一下态度转身对这个来出头的人说:“抱歉。我家长姐早年幼子被拐。苦寻至今终有眉目,我是特意来确认这小兄弟是否就是我家外甥。”

“绝对不是。”萧御庭挣脱开了来,他整理着衣服心情及其的烦躁:“我娘虽早逝,但我也是有娘亲疼爱的。我绝不可能跟你或是你家有什么关系。”



.........................................................................................................................................................................

真是久违的更新。其实是小白把这个坑给遗忘了
1条评分泡泡币+3
寥落星辰 泡泡币 +3 更新奖励。 05-16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