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4阅读
  • 0回复

[言情]《江海沉浮》TXT下载(全本)作者:天风海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887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7104
威望
7255
贡献值
70
楼主  发表于: 2019-08-13 17:18:47


本书由【泡泡TXT电子书小说全集免费下载】整理
《江海沉浮》TXT下载(全本)作者:天风海涛


文案:男频文,bg。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然 ┃ 配角:王钥 ┃ 其它:

  ☆、江海沉浮(上)

  江海沉浮(上)
   文/天风海涛
  高考完的那个夜晚,我爬上了长江边的一座险桥。
  为什么说是险桥,因为它两边的屏障都已经坍塌了,只剩下一根长方形的柱子搭在坡上,中间也是破败不堪,稍有不慎从上面走的人就会掉下去。
  以前我来过几次,这一片差不多算是废墟了,所以很少能看到人。桥下是长江边的江滩,被许多藻类植物和野葫芦所侵占,夹杂在这些植物间的,还有险桥坍塌的碎片。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一个夜晚,看不清路,磨破了一双新的匡威,脚上还起了两个大水泡,回家以后心疼匡威不已。
  现在我又回到了这里,我带着些许兴奋开始攀爬这座断桥,越往上爬,我的心就跳得越来越快。
  路越来越窄,我停下了脚步,嗅到了江风的气味,这种气味和这个初夏之夜特有的味道交融在了一起,充盈在了我的鼻尖。
  这是一种夏夜里特有的气味,它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初三那年开学。
  她叫王玥,个子很小,脸上的肉却不少,头发扎成马尾,前面有一个斜刘海。算不得是有多好看,可自从第一次见到她,就牵动了我的心神。
  那时候我还是个不到十五岁的毛头小子,见到好看的女生都会害羞,所以当老师让她坐在我旁边时,我的心都要炸掉了。
  “你好,我叫王玥。”这是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我把脸埋在胳膊弯里笑,说我叫姜然,她突然把脸凑过来,我吓了一跳,然后不经意闻到她的发端带着些许柠檬的清香,这种味道在后来的岁月里,让我记了很久很久。
  她性格外向,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跟我混熟了。
  我庆幸她是这样的性格,才让我能够接触到她,才能让我知道她喜欢吃橘子,喜欢晚上一个人在树下散步,循环那首《十七岁的雨季》。
  后来她问我,姜然,你喜欢什么?
  我愣了愣,其实很想说我喜欢你,但我说不出口。于是我也开始很认真的思考,我喜欢什么?
  我靠在后桌上,发现我这个人其实真的没什么太多的优点。便把我那些异于常人的爱好如数家珍地跟她讲了一遍,比如,晚上睡觉前我总喜欢听听德云社的相声,以及张云雷唱的锁灵囊春秋亭,郭德纲唱的太平歌词游西湖,周飞唱的鹬蚌相争……
  这些音频虽然杂七杂八,但我在网易云专门弄了一张歌单,精心地把它们收藏起来。我说我还喜欢张国荣,在我的眼中,他就像是陈蝶衣的孪生兄弟,让人心碎。
  王玥就这样听我絮絮叨叨了一个中午,直到我停下来,她才开口问话。
  “你喜欢中国古典文化吧?”她嘴里含着西瓜子,含糊不清地问道。
  我勉强听懂了她说什么,点了点头。确实,我从小对这方面的文化异常喜爱,可能是出身原因。我爸是学中文的,妈妈在一家中医院上班,从小耳濡目染,长大也就顺理成章地喜欢上了。
  我神秘地跟她说,其实我是张天师的传人。然后跟她科普了一下我的祖师爷,也就是龙虎山天师府的创世人张天师张道陵。
  王玥被我逗得狂笑,说你可拉倒吧,还龙虎山天师府……
  我看着她,表情虽然无可奈何,但心里却高兴得要紧。我突然懂了,当年周幽王为何愿意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笑。现在我姜然,为了眼前这个喜欢的女孩,心甘情愿把那点陈年老底全都抖光了。
  初三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在嘈杂的书声里翻过去了一半。
  因为课业繁忙,我很少再去打扰王玥,偶尔也只是跟她聊上几句,说完之后,大家就去做各自的作业了。
  后来到了下半学期,我的整个人生都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那是我不经意间发现的一个秘密,有次我回家没带钥匙,听见屋里传来砸东西的声音和父母激烈的吵架声。那时年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站在屋外听了半天,断断续续地听到离婚之类的词。
  当时我的脑袋框一下就懵了,好端端的,明明一家人都还好好的,他们为什么……
  为什么……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多年,那晚我没敢回去,在同学家借住。隔日回去以后他们估计都明白我知道这事了,他们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我那时才明白,只有我一个人像个傻/逼一样不想看到他们分开,当事人却巴不得我没了,然后和离,各人去过各人的逍遥日子。
  很多个夜晚,我都是独自一人靠在墙边哭泣,安抚我的,是从窗外飘进了的那一缕若有若无的清香。
  和王玥发梢的一样。
  这种气味治愈了我的心伤,让我不再寂寞。
  那天晚上,他们当着我的面,吵了起来。我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那种无处遁逃的窒息感,我看着他们摔碗摔盆,我的内心疯狂地叫喊,一定要逃离那个地方!
  后来我疯了似的甩开门,越跑越快,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难受。我跑到离家很远的林间,闻到了那种渐渐让我心静的清香,我才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我慢慢冷静下来,拿出手机,鬼使神差的,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你在哪里?”
  虽然她的账号显示离线,但她很快就回了我信息:我在你身后。
  我一下子惊了,转身看到那个在黑夜里穿着浅绿色长袄的女生,月色照拂在她的脸上,我越发感觉她就像一只精灵,让人魂牵梦萦,心神不宁。
  “你在外面干嘛
  ?”她走过来问道。
  我想说我爸妈吵架,我很难受所以逃出来了,但我也是个男人,有些话就算忍着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然后我说:“跟你一样,出来散步的。”
  见到她以后,我的心情好了很多,也渐渐平静下来,她陪着我,走尽了那条小道。
  “再见,明天见!”她转身向我挥手,带走了那若有若无的清香。
  我恋恋不舍地看着她离去,转过身有气无力地朝家的方向走。
  那地方让我痛苦,我不想回去。
  但我还是回去了,因为这是现实,不得不去面对。
  我回到家后,他们已经把房子收拾干净了,看不出有过吵架的痕迹。我低着头走进房间,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这种不上不下的尴尬氛围一直持续到我中考完了才结束,随后来临的,是他俩战争的彻底爆发。
  本来我以为,被王钥治愈好的那颗伤心已经能够接受这一切了。
  可我却忘了,伤好了,会留下疤痕。
  那些不堪的过往心伤,再次将我击垮,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好好过日子不行吗,为什么要这样?
  很多年以后,我明白了一句话“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更懂了他们离婚的真相。
  两个月的暑假很快就过去了,所幸我中考发挥的比较正常,没有受到他们的影响,和王钥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分在了同一个班。
  也是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终于离婚了,我被分给了父亲。接到消息的时候我反倒感觉解脱了,所以是装都不愿意跟我装了吗,索性就当我不存在?
  但是这样也好……初三下学期的那种日子,我实在是快煎熬不下去了。
  高一开学那天晚上,以前的一个兄弟把我带去长江边,那是我第一次去那里。
  他是我初中玩的最好的兄弟,叫孙霖。
  孙霖知道我家的事,才把我带出来放松。他指着那座断桥的顶端对我大喊:“敢不敢爬上去?!”
  我心情很糟,很想找个地方发泄,一看到那又高又险的桥顶,恨不得马上爬到桥顶。
  于是我也冲着孙霖大喊说好,谁先爬上去谁是爷爷,后面的人是孙子。
  孙霖被我激发了斗志,没一会我就脱掉袄子里的一件厚毛衣,撸起袖子准备跟他干。
  等到真正爬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地方是有多么危险。桥边竖着一个警告牌,写着此地危险,请勿攀爬,它却被我们视而不见。
  江滩上的泥地很湿,藻类植物间还有许多破砖瓦片。我为了庆祝开学特意穿了一双两千多的匡威,没想到帆布鞋没两下就湿透了,我的脚越走越吃力,但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我继续走了下去,虽然是在冷天,我身上的汗却越来越多。
  终于,当我爬上那坐险桥最高的地方时,我看到了最明亮的夜空和最汹涌的江潮!
  我冲着下面的孙霖大喊一声孙子,那货被我气得不轻,冲上来假装给了我一个耳光。
  随后,我们开怀大笑,一起蹲下来欣赏险峰的美景。
  眼下的是沉沉浮浮的江海,白露横江,水光接天;抬头是干净的天空和徘徊于斗牛之间的明月。
  他拿出一瓶江小白,给我倒了一点。
  我搂着他的脖子,喝了酒,说了许多胡话,心里却一直想着王玥。
  那天晚上我意识不清,孙霖废了好大的劲才把我从桥上弄下去,想着我多半是不愿意回家,便把我背去了他家。
  第二天早上,我酒醒了,睁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脑袋一偏,发现旁边睡着孙霖。
  我忍住没有大叫,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才五点多钟,没好意思打扰他继续睡觉。
  我小心翼翼地找我的衣服穿,孙霖说着梦话翻了个身,模样还挺逗的。
  我不由自主地想去弄弄他,于是跨过他的身子,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脸。其实他长得还蛮好看的,英俊帅气,眉眼和善,我学过一点相面,看得出他是个有福气的人。
  “哥……早上几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突然醒了,睁开眼发现我坐在床上,问道,“昨天玩得怎么样?”
  “五点了,挺开心的。”我说。
  他带着鼻音耸了耸鼻子,大概是早上温度太低了罢。
  “起床吧,要上学了。”他说。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刚刚开学哪个要你这样勤奋,上什么学,等下出去陪哥吃几把鸡。”
  他嗯了声就起床了。
  高一现在是八点上第一节课,因为刚开学,所以没早自习。
  我去了之后,看到王钥坐在第一排最左边的位置上。
  我笑着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坐在了她后面。
  “真巧,以后三年多多关照啊王同学。”我在后面戳了戳她的背道。
  她没反应,我觉得有些奇怪,然后就看到她一脸奇怪的转过来说你能不能别戳我背。
  我有些懵,后来想了一天才明白过来,这丫头知道害羞了!
  我大声笑了几声,于是拿起书包,坐到了她旁边。
  “你……”王钥睁大了眼。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冲她做了做鬼脸:“人生地不熟的,跟你坐一起才不尴尬。”
  “你坐着我尴尬!”她大声说。
  “得了吧,”我得寸进尺道,“咱俩都做一年同桌,再做三年怎么了……”
  最后,我死皮赖脸,在老师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终于保住了她同桌的身份。
  因为我知道,我想向她表达我的心意,不继续和她做同桌,这个女孩是永远不会明白的。
  高中开学以后,我开始住宿了,终于摆脱了家里的烦心事,我开始轻松地过了一段时间小日子。
  每天早上我都给她带饭,下课问她英语习题,中午睡觉头朝着她,趁她睡着就悄悄偷看。
  我觉得这种日子挺好的。
  直到有天,高二有学姐来跟我表白。
  “姜然学弟,我喜欢你很久了,从开学第一次在篮球场见到你……”对面那个化着浓妆,涂着口红,穿得一看就很社会的学姐大声对着我说这些。
  我有些懵,惊慌失措地看向靠窗边坐着的王钥,按理说,照她的性格,早就应该跑出来看热闹了,怎么今天这么反常……
  楼梯上还聚集了一些看热闹的人,对面的学姐一脸期待地看着我,现在答应也不是办法,不答应也会伤了学姐的心,我只好说:“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接受,能让我再考虑考虑么……”
  说完,对面的学姐就大声喊道:“可以!你考虑一辈子我也会等下去的!”
  旁边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我的心里却是一片冰冷,心道,你等三年我都不会答应的。
  而后着急地看了看教室里的王钥,她好像神色正常,丝毫没有情绪波动。
  但这恰恰才是最不正常的。
  未完待续

  ☆、江海沉浮(下)

  江海沉浮(下)
  文/天风海涛
  我和她同桌一年多,我了解她,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毫无反应。
  我真的有点慌了,自从开学以来,她就不再怎么跟我交流,好像不认识我一样。
  学姐走了,围在楼梯上看戏的人一哄而散,我失落地走回座位,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我很想跟她说,我不喜欢那个学姐,我只喜欢你。我只是迫不得已才会那样说,我对她根本没意思……
  午休铃响了,我痛苦地闭上眼,不敢让她待会看到我脆弱的一面。
  王钥很快就回到座位上了,她应该是以为我睡着了,把头偏向左边睡,只留一个后脑勺我。我放下手臂,睁开眼看着她的马尾辫,心里有些堵塞。
  日子总是在发愁中一天一天度过,距离上次那个学姐跟我表白,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学期。
  每次我在路上看到学姐,都会刻意地避开她,虽然她一直在追我,但久而久之地,她发现我真的对她没什么兴趣,现在多半是已经放弃了。
  有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人加我QQ,信息上显示是男生。
  我没多在意,就点了同意。
  过了半天,我玩了一盘吃鸡后上线,发现对方给我发消息了。
  “你为什么不答应我?!”对方问。
  我觉得很奇怪,印象中我好像没说要答应过谁什么啊。
  那人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我是许梦媛。”
  我蒙了,许梦媛就是追我那个学姐的名字。
  加都加了,出于礼貌,我总不能把人家给删了吧。
  于是我说:“我不喜欢你,没必要牵强自己跟你在一起。”
  我消息刚发过去,她的头像就灰了。
  我有点不痛快,又不知道该找谁倾诉。突然看到下铺的孙霖,便把手伸下去晃了晃,打断他看游戏直播的视线。
  “嘿,嘿嘿,哥叫你怎么不应啊?”他推开了我的手,我只好用语音跟他沟通。
  我叫了他老半天,这孙子才理我。
  “咋了哥,又谁惹你了?”他打了个哈欠抬头问道。
  我神秘兮兮地问他:“额……就是,那个,要是有一个女生喜欢你,但是你不喜欢她,但是她又一直在追你,你不想答应她该怎么办?”
  孙霖翻了个白眼:“许梦媛是吧?”
  “你怎么知道?”我有些惊讶。
  “全校都知道——”他抬高了一个调,开始脱衣服准备上床。
  “欸哥,那姑娘那么好你为什么不答应她啊?长得又漂亮,家里又有钱,全校都看着她追你追了大半年,你眼睛是不是瞎?”
  “你才眼瞎!”我弯下身给他一记板栗。
  我又说:“我不喜欢她那种女生,性格太偏激了。长得好看是好看,但是我受不了她那个化妆品的味,每次闻到都觉得难受。家里再有钱又怎么样,谁的幸福不是自己奋斗出来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整天装小白脸求富婆包养……”
  孙霖躲进被子,露出脸的时候跟我翻了个白眼。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起身爬下梯子,一把掀开他的被子睡了进去。
  “你今天给哥支个招,想不出来我挠你痒!”我把手搭在他的腰上,低声威胁道。
  孙霖一脸菜色,把脑袋蒙进枕头里。
  我好一半会都没见他有什么反应,作势要抓他的腰了。孙霖突然抬起头大声道:“哥!别抓,我想到招了!”
  我放下手,迫不及待地问是什么。
  他把嘴巴对着我的耳边,小声说:“你跟她说你是gay。”
  我吓得一弹。
  “什么?”我大声问道。
  孙霖估计是以为我不知道什么是gay,于是又重新说了一遍:“你根她说你是gay,gay是同性恋。”
  我蓦然睁大了眼盯着他道:“你小子什么毛病?”
  操,我现在开始怀疑这孙子是不是喜欢男人了,毕竟初中三年跟他表白的女生就不少,可他一个都没答应,我问他为什么,他跟我说没遇到合适的。现在想来,这话真像鬼扯。
  孙霖淡定地看着我说:“我没毛病,而且同性恋也不是病。都7102年了,思想开放点行不行大哥?”
  我逐渐冷静下来,现在想想也是。我从小接受的思想教导,从来都是同性恋不对,同性恋就是天生有错。可他们是不是真的有错,从来没人告诉我这个。如果当初父母教育我说同性恋很正常,那我刚才是不是就会没那么大激烈的反应。
  这个国家的教育方式是这样,人们才会如此地抵触那些异于他们的人群,甚至是镇压排挤。
  我想抽根烟,觉得心很烦。
  可是寝室里不能抽烟。
  之前因为那两人闹离婚,我自暴自弃过一段时间,基本上什么打架旷课,抽烟喝酒,都做过了
  。
  但是我没有烟瘾和酒瘾,只是在心情特别糟糕的时候才会抽上两根红楼,江小白也是兑着雪碧喝的。
  孙霖仰头看着我,终于,听到沉思良久的我说了句行。
  “但是,”我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你得假装我男朋友。”
  这孙子提的建议,为了钥钥我也真是够拼,不坑他一把怎么对得起自己接下来这个gay佬新身份。
  后来我没再纠缠孙霖,哥哥我也不是真gay。
  我重新拿起手机,看到许梦媛又给我发信息了。
  “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不接受?”我感觉我要是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她可能会炸掉。
  其实我只是单纯地不喜欢你,我在心里想道,对不起。
  我的心太小了,自从一年前那个叫王钥的小姑娘走进去之后,我的心就窄的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了。
  我在手机上打着字,回复道:“……你真的想知道?”
  许梦媛立马回我:“真的!”
  然后我又说:“我告诉你的话,你不能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她说好。
  “我喜欢男的,我是个gay。”我按下那个发送,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一截。
  从那以后,许梦媛就再也没跟我发过消息了,但是也没有把我删了。
  大概是爱我爱得太深?我自恋地想了想,觉得应该不可能。
  高一晃眼而过,有时候我会在路上碰到许梦媛,她顶多就是冷淡地看我几眼,然后擦肩而过。
  时光是最能安抚人心的良药,纵使当初她再喜欢我,但我明白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去接受。
  我提着已经收拾好的行李,长吁一口气,抬头仰望了一会天空。
  秋日杲杲,天气还是比较好的,我放在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拿出来一看,原来是暑假里我定的闹钟。每天早上九点钟准时呼叫我起床,这天刚刚开学,就忘了关。
  早上接近十点钟的时候,我才在教室里看到姗姗来迟的王钥,她看起来很疲惫,估计是昨天晚上熬夜写作业去了。
  “姜然,化学做完了吗?”她放下书包,我的目光从她一进来,就没有离开她过。
  “做完了。”我说。
  “给我对一下,还有几个题没做。”她一边拿出化学作业一边说道。
  我点了点头,从书包里摸出暑假作业递给她。
  然后一直到上午放学去吃中饭,王钥一直低着头写作业,我趴在桌子上无聊,偏着头看她,没想到看了一个上午。
  她真好看,我想。
  性格也好,学习成绩也不错,怎么就被我给看上了?
  我叹了口气,无可奈何,但喜欢就是喜欢,谁还能阻止哥哥我暗恋她是不是。
  老班上午没来,我们估计还能逍遥一阵子。
  王钥抄了一个中午的作业,我戴上衣帽跟她说我要睡会,写完了把东西放我抽屉里面就行。
  她说好。
  我拉上外套拉链,抱着一个熊本熊透过那一点细缝开始偷偷看她,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睁开眼后我看到某个老师站在讲台上,大脑瞬间就清醒了。
  他是教物理的,姓王,年纪很大,据说带完我们这届就要退休了。
  老王因为年纪大了,所以视力不好,看我们的时候眼睛得眯成一条缝才看得清楚。
  “王钥,你上来解下这个题!”课讲讲到一半,我听得迷迷糊糊,很想睡觉,突然听到老师叫她的名字,一个激灵就清醒了。
  她站了起来,上台演板。
  我松了口气,老师叫她上去解题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因为她成绩好。
  虽然是女生,但她在理科方面的天赋基本上都可以吊打我们班一半的男生,有人笑说是她脑内雄性激素分泌过多,我不以为然,撇撇嘴反驳说那是人家题比你练的多!
  九月份,我总觉得这是一个多事之秋,但我却莫名地期待九月份。
  特别是九月七号这个日子。
  因为这是王钥的生日。
  我已经买好了礼物,决定在她生日那天跟她表白了。
  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最紧张的一天。
  我突然又不想让它那么快来了。
  可时间是流动的,你不想要他也终究会来。
  那天早上,我捧着一小丛玫瑰,紧张得大脑发昏。
  我把我的花和我的心,一起装进了一只精美的礼品盒中,想把它拿去送给我最喜欢的女孩。
  但我害怕她会不接受,所以这天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上午我跟班主任请了假,想着中午给王玥一个惊喜。
  放学以后,我蹲在学校大门外,来来往往的学生都会多看我几眼。因为上午我去弄了个头发,把刘海梳了起来,然后打了点摩丝,还戴上了一年多没戴的耳钉。鞋子换上了双珍藏很久的aj,外套是一件黑色的欧文,我觉得自己戴着口罩蹲在那里,骚包又辣眼。
  这是我初三自暴自弃那会,跟人出去打架喝酒的形象。每次打完架回家,我都会把自己认认真真地弄干净,第二天变回那个书呆子气的小男生去见王钥。
  但是今天,我觉得如果我换成这身骚包形象,说不定表白成功的几率会大点。
  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这大概是……直男的自我欣赏?
  很快,我就看到王玥的身影了。
  我紧张地站起来,看着她慢慢地走出校门。
  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脑子一发慌,冲上去抓住了她的手。
  王玥错愕地看着我。
  我低下头,不想让她看到我的表情,可我低下头却正对着她的脸。
  “姜然……你干嘛?”她惊愕地问道。
  “我……”我咬咬牙,一狠心,终于说出了从两年前就想说的那几个字,“我喜欢你。”
  出奇地,我说出来以后竟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仿佛就像跟她说了句早上好一样,平淡而又饱含我对她的感情。
  因为这里离学校门口也不是很远,所以有许多学生纷纷驻足围观。我拿出礼盒里的玫瑰递给了她,王钥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我拉起她的另一双手,把礼盒放在她的手上。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这是什么?”
  我轻声说:“里面有我的心,你要不要?”
  我真挚地看着她,但是感觉王钥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我期盼着她给我一个答复,终于,她开口道:“让我……再想想……”
  我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放松下紧绷的神经道:“没关系,我已经等了你两年,不差这一时半会,咱们还有一辈子可以相互了解。”
  我弯下腰想看看她的脸,发现她的眼眶有些湿润。
  “嗯。”我听到她这样说。
  “我可以抱你吗?”我现在非常非常激动,很想抱抱她。
  王钥犹豫了一会,答应了。
  我的身体颤抖着,然后伸出双臂,轻轻抱了一下她,就像蜻蜓点水而过。
  我听到周围有许多人发出了尖叫声。
  我抬起头,看到远处有一个眼熟的身影,是许梦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今天表白了,兄弟,今天哥请你吃饭!”一回到宿舍,我就兴奋地像一只发狂的野兽,抱着孙霖发疯。
  ”哥,”他无语地对我翻了个白眼,“你有毛病吧,又不是表白成功,从我床上下去!”
  我哈哈地笑了两声,想逗逗他,死活不肯下床,仗着自己力气比他大,把人压在床上挠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别弄了,你还有女朋友……”他被我挠得受不了,忍不住求饶。
  听他这样说,我也发现自己gay得有点过头了,于是停止动作,默默地爬回了自己的床铺。
  这件事我没怎么在意,直到有天,我问王玥愿不愿意答应我的时候,她拿出了两张手机照片给我看。
  “你抱着他在干嘛?手都伸进去了啊。”她很平静地问我。
  那张照片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还是能看到我俩在干嘛。我的脸瞬间冷了下来,这是哪个孙子拍的!
  “钥钥,你听我解释,那天我不是跟你表白吗,我回寝一激动就没控制住……”我低着头说。
  “行,”她继续翻着手机,“那这个是什么?你自己都承认自己是gay了,然后来跟我表白?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我的血异常冰冷,看到一张聊天截图,赫然是那天我跟许梦媛说我是同性恋的那张聊天截图。
  我低下眼睛,许梦媛……好啊,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啊……
  我闭上眼长吁一口气,后悔当初自己没干脆地拒绝她。
  “许梦媛发你的?”我睁开眼睛问道。
  她点了点头。
  “钥钥,”我盯着她,一字一句地问道:“我们相处这么久,你是信我,还是信她?”
  后来,她说,我不信你。
  我的心就碎了。
  此后,我们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多少个夜晚,我像从前一样感到无力,当我再次闻到夏夜里那股清香时,它再也无法安抚我已经破碎的心了
  。
  我甚至有点恨她,恨她为什么宁愿相信一个不相干系的人,也不愿意相信我。
  终于有天,我明白了。
  期中考试后的一天,王钥没来上学。我问老师她是不是病了,老王却跟我说,她已经转学了。
  我有些不敢置信,直到中午,许梦媛给我送了封信,说是王钥给我的。我很讨厌她,所以没给她什么好脸色看。
  许梦媛抱着臂看了我一会,突然笑了两声,然后就走了。
  我打开信纸,入眼是熟悉的字迹,我又想到了那个扎着尾,经常喜欢跟我撒娇的女孩,眼眶不禁微微湿润。
  她说,她父亲因为工作原因,去了一个很远的城市,所以她不得不离开我。
  她还说,希望我不要恨她,因为情到深处,才会无情。
  然后,她说,其实我一直误会许学姐了,她是个很好的人,当初她来找过她,她拜托她帮她弄到那几张照片,不知道背负了多少我的怨恨。
  我蹲了下来,多年前的那种无力与麻木感让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我难道没有看出来王钥的那些异常吗,不,我早就发现了……
  很久之前我就知道其实她也喜欢我,但是肯定有某些原因迫使她不能答应我。我假装不知道,等着她哪一天主动来告诉我,我在心里跟自己说,如果她不说,我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
  可是……这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在自欺欺人!
  我靠着墙壁,突然感觉自己一无所有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认真读书,王钥想要考到哪里,我就陪她考到哪里。
  我知道自己的成绩没有她好,所以我要加倍地努力。
  后面一年多,我的发奋果然得到了回报,在高三二模里,跻身越入全校前二十。
  成绩出来那天,我给王玥发了条消息,问她想考到哪所大学去。
  但她的头像一直灰着,并且直到临近高考,都没有回我。
  我不禁有些失望,她是不是弃号了?
  等到填高考志愿的那一刻,我左思右想,终于报了几个她以前说想上的大学。
  那些地方都靠海,她说她很喜欢海,就像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亦如我当年在冬夜里,转身看到那个穿着长袄的女生,就注定这一生都不会放手一样。
  现在,我站在断桥最高的险峰,看着脚底下的河海静默,山岳吞烟。
  江潮席卷而上,拍打出激烈的浪花声。潮起潮落,我的心,却是意外地宁静。
  我打开手机,准备拍张照记录一下这美景。
  突然看到QQ上一个灰了很久的置顶亮了。
  我一哆嗦,差点掉下去。
  但我紧紧抓住了石柱,用颤抖的指尖点开那条信息。
  “我报了Ⅹ大。”她说。
  我一下没稳住心情,那是我的第二志愿!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果然,情深至此,心有灵犀也不足为奇。
  我笑了笑,把手机收回口袋,感受着江风拂来的气息。
  几个月后,某校大一开学,人潮涌动,我被夹在其中,好不难受。
  终于找到了一个宽阔的草地,我拿出手机,给特关发消息。
  “让我猜猜你在哪?”
  我低着头坏笑,看到她发了个微笑过来,回道:“我知道,小坏蛋在我后面!”
  我转过身,一如当年那般,看到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站在我身后浅浅地笑着。
  “我怎么坏了?”她一脸不服气地朝我走来。
  我紧紧地抱住了她,低声道:“一声不响地离开你男朋友这么多年,一声不响地就报了X大,还说你不坏?”
  她被我抱着,脸微红。
  我低下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还好我找到这个坏蛋了,要不然这么多年的损失,我去找谁讨债?”
  两年了,我很想你。
  但当我见到你,纵有千言万语都无法与你说。
  江海沉沉浮浮,潮起潮落,我对你的爱,却像青山不老,忠骨不朽般的亘古不变。
  这句迟到了很多年的我爱你,现在连着我的心,一起送给你。
  END
 
下载说明:
1.最新调整请点击附件,进入附件下载页下载。
2.除合集版,一个附件消耗1泡泡币。可由发帖免费获得,或充值获得;或论坛论坛打工获得
3.本站在线提供最新章节、结局全文、番外等阅读,希望大家分享自己的藏书==》发书教程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