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0阅读
  • 1回复

[动漫]《安魂曲》TXT小说(全本)作者:柒千丝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3076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289
威望
787
贡献值
0
楼主  发表于: 2018-02-13 20:17:09


恋与同人《安魂曲》,许墨×你,有私设,可能ooc,涉及异国情缘+前世今生,吸血鬼+牧师(神父)
内容标签: 异国奇缘 前世今生 西方罗曼 血族


第一乐章:前调,今生和现实。


  雾都伦敦。
  前几日,你突然收到一封从英国寄来的信件,上面还及其考究的用了火漆封,酒红色的火漆印上面是繁复华丽的图纹,似乎是曾经英国贵族才能使用的印记。
  你疑惑的展开信件,黑色的信纸上镶嵌了一圈浅金色的卷草纹,随之而来的还有淡淡的玫瑰幽香,指尖的触感告诉你,这纸张的做工相当不俗。
  【前世累今生,梦境亦现实,玫瑰与蝴蝶,画家手中的你还未完笔,最后,我却只来得及为你弹奏一曲安魂。】
  金色的字迹看起来瘦削洒脱,奇怪的是没有署名,落款处只有一只暗紫色的手绘蝴蝶。
  你盯着那只蝴蝶若有所思,似乎与连日梦境里的画面有些相似。你上网查了很多资料,发现这封信是从伦敦WMA教堂寄出的,而火漆上图纹的确切来源已经不可考据,只能依稀猜测出是曾经伦敦贵族中,某位公爵的家纹。
  你本来可不把这封信当回事,但是公司却正好接受了一档英国综艺的合作节目,因此不得不来一趟伦敦。
  深秋的伦敦十分萧瑟,你刚刚谈完工作,同事们趁着还有几天的时间想好好的在异国游玩一番,而你心中一直记挂着那份信,索性拒绝了同事的邀约,独自踏着满地金黄的落叶来到了泰晤士河畔。
  阳光透过密密的云层洒落在水面上,秋风卷着残叶激荡起水面的涟漪,宏伟壮观的WMA教堂赫然矗立在那河畔,作为英国中世纪建筑的主要代表,教堂的建筑风格是典型的哥特式,数个由彩色玻璃嵌饰的尖顶并列在一起,在阳光的折射下泛着层层叠叠绚烂的微光。
  你不自觉的捏紧了手中的信件,在巨大的阴影下走进了教堂。
  教堂内两边各有一道侧廊,上面设有宽敞的廊台。你微微仰头,狭高颀长的哥特式穹顶镶嵌着精巧绝伦的彩色玻璃,从极高之处傲视着每一位修道者,巍峨挺拔。
  你不禁沿着廊台渐渐步入内堂,古朴粗壮的柱墩上刻有细致精美的石雕,延伸往上支撑着那巨大的穹顶,恢弘隆重。
  所有进入教堂的人们不约而同的放轻脚步,只怕惊扰了这一切的静谧肃穆,教堂四周高处的窗户都是用五颜六色的彩色玻璃装饰而成,透过阳光,在室内照射出一大片如梦似幻的影子。穹顶以西,你看到一众身着白色修道服,金发碧眼的少年少女正鱼贯而入,整齐有序的排列成队,神色平和。
  大抵就是唱诗班吧,你猜测着,快步走到了附近的座位坐下。
  斑斓的彩色光影笼罩在他们的身上,白色的修道服便如同画纸一般着上了各种各样的颜色。然后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响起,你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去,那修长的身形缓缓暴露在视野里,四下接连响起了压抑的惊叹声。
  你也忍不住轻轻掩住了口中的赞叹,男子穿着剪裁修身的黑色长袍,沿着竖起的领口往上是一张极为俊美的面孔,他的面色是有些不正常的苍白,似乎毫无生气,浅紫色的双眸幽深的望不到底,右眼上佩戴着金色边框的单边镜片,精致的细链蜿蜒而下,闪着金属的冰冷光泽,最后隐没在了耳垂处。
  最让人惊讶的不仅是他异常俊逸的面貌,而是他一头黑发,带有明显的亚裔特征。
  男子环视了一圈,你似乎感觉到他的目光扫过你时有一瞬的停留。他仪态优雅的微微欠身,唇边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在一旁的管风琴边坐下了。
  在有些阴郁和沉重的前调之后,磅礴的音色从他的指尖源源不断的蓬勃而出,和男子瘦削的侧影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反差,唱诗班纯净宁和的歌声在富丽堂皇的教堂内回荡,你不禁被这神圣的气氛所震撼。
  ——Requiem aeternam dona eis,domine,
  et lux perpetua luceat eis.
  Te decet hymnus,Deus,in Sion
  et tibi reddetur votum in Jerusalem.
  Exaudi orationem meam,
  ad te omnis caro veniet.
  Requiem aeternam dona eis,Domine,
  ——et lux perpetua luceat eis.
  你完全沉浸在了这恢弘的演奏中,曾经躁动不安的灵魂似乎也得到了安息,双眼所看之景色发生了奇异的变幻,又是那个梦境……
  冷清的月光下,传统的英式花园内,一个穿着华丽白色洋装的棕发少女正手捧着一大束红玫瑰,姿态俏丽的摆坐在秋千上,她笑颜如花的,似乎正在和人说些什么,大抵是和情郎之间的缠绵话吧,你暗自猜测。
  这个梦境已经多次重现,你却总是看不清那和少女对话的人是个什么模样,好似被浓重的迷雾笼罩着。
  少女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美丽的玫瑰被无情的摔落在地,掉落了一地的花瓣。看来是发生了争吵,你一如既往的猜测道,果然,你看到少女被那人轻柔的拥抱住,低低的哭泣声逐渐停止。
  那人似乎给少女看了自己的画作,立刻便哄得她心花怒放。你走上前去,再一次看到了那副画,大片娇艳的红玫瑰映衬着少女美丽的身姿,暗紫色的蝴蝶正停留在少女的发间,但是,又如往常一样,你所看到画中的少女,是没有脸的。
  这个梦无疑是诡异的,你心脏一紧,耳边的乐声已经悄然停止,眼前被一个人的影子所占据。你缓缓抬头看去,银色的十字架长链在黑色长袍上轻轻晃动,男子的浅紫色双眸似乎压抑着某种情绪,就这么定定的望着你。
  你正想用英文和他打招呼,对方却先用中文开口道:“你身体不舒服吗?美丽的小姐。”
  完全不带有口音的中文,经过他温雅的嗓音传到了你的耳中,“你……会说中文?”
  “幼时曾经在中国生活过。”男子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十分绅士的弯下腰,带着笑意的目光把你包围,“我是这里的牧师,你可以叫我许墨。如果有什么困难,也许我能帮你排解。”
  这样的男子怕是没有姑娘能够拒绝,你的脸颊泛上一层绯红,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他的掌心,“我最近……收到了一份奇怪的信,是从这个教堂寄出的。”
  “哦?”自称许墨的牧师把你轻轻拉起,“方便的话,可以给我看看吗?”
  他的声音好像有种魔力,让你无法抗拒,“是这个。”
  许墨展开信件,直接在落款处扫了一眼,“的确是从我们教堂寄出的,那你想找到这个寄件人吗?”
  你点点头,没想到意外的轻松,“我想知道他为什么给我寄信,还有,这份信上的内容又是什么意思?”
  许墨重新折好信纸,递回给你,“这个人比较特殊,你方便的话,可否在今晚10点过来,我会为你引荐。”
  “今晚10点?”你有些犹豫,身在异国,总是有些不放心,“一定要这么晚吗?”
  许墨笑着看你,语气却不容置喙,“他晚上10点才回来。”
  “那……那好吧。”你直觉这件事不简单,但是好奇心战胜了理智,“我会准时到的,谢谢你,许墨。”
  “不用和我道谢,这是我的分内事。”
  你挥别许墨,长长的廊道上,他黑色的身影逐渐远去,微弱的阳光透过彩色玻璃亲吻在他苍白的脸上,你看不到的是,他紧抿的薄唇和眼底的一抹兴奋。
  夕阳西下,你抬手遮掩住有些刺目的阳光,看到教堂外免费提供的手册,上面写着今日安排唱诗班的曲目,《安魂曲》——莫扎特。
  “铛——铛——铛……”浑厚的钟音从远处传来,“哗——”广场上的白鸽纷纷煽动着纯白的羽翼接连飞起,如云如雾,好不壮观。
  ……
  晚上10点,你如约而至。
  这个时候已经几乎没有游客,浓重的夜色下,你看到许墨笔挺的身影立在教堂前的广场中,你走上前,正要和他问好,许墨已经转过身来,他手里捧着一束红玫瑰,月光下的眼眸叫你看不清深浅,“送给你,美丽的小姐。”
  你无措的接过玫瑰,张开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所幸许墨好像并不需要你的回应,他转过身示意你跟上脚步。
  你捧着玫瑰,一步一步的,再次进入了教堂。
  广场上,一只通体乌黑的乌鸦停在了路灯上,它灵活的转动着眼珠,似乎正在搜寻着死亡的气息。


第二乐章:中篇,梦境亦前世。


  教堂内空无一人,只有你们两人的脚步声接连敲过,不甚明亮的烛火点亮了内堂,你们的影子便如同壁画一般映在了瑰丽的墙壁上。
  “请你换上这件洋装。”许墨递过来一个打开的木盒,你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并未打算接过。
  “这是寄信人的要求。”许墨压低了嗓音,你在他深沉的注视下竟然逐渐失去了清明,再次进入了那个梦境。“既然这样,我便亲自替你换上吧,失礼了。”
  许墨放下木盒,抖开了那件黑色的华丽洋装,看到你呆滞的目光后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红玫瑰掉落在地,你如同牵线木偶,线的那一端在许墨的手中,赤脚踩在了满地花瓣之上,许墨抬起你的手臂,解开了你的衣衫,白皙光洁的皮肤在烛火下温暖动人。
  “这件是你最喜欢的款式,我特意请人订做的,喜欢吗?”许墨俯身在你的耳边低语,却没有人类的温热气息。他亲了亲你无神的双眼,手指从你的腰肢往上轻抚,在你凹陷的锁骨处用力摩挲了一下,肌肤上立刻泛起了红痕。
  【 “你看,这是裁缝给我新作的衣服,好看吗?”棕发少女洋溢着正当时的青春烂漫,提着裙摆在花园里翩翩起舞,雀跃的目光里映着一个人。 】
  “你肯定喜欢的,每次给你画画的时候,你总是穿着它。”许墨给你穿上内衫,修长的十指绕着长长的抽绳,熟练的在背后穿插着,系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 “你要画我吗?那等等,我换一身衣服!”棕发少女正对着一个人噘着嘴撒娇,“你等下嘛,那件衣服是我最喜欢的一件了!既然要画,肯定是要穿最漂亮的衣服!” 】
  “所有的花里,还是红玫瑰最衬你了,我早就发现了。”许墨蹲下身,伸手抚摸着你瓷白的脚踝,将裙子给你仔细的穿上,“所以,画画的时候,我才总是让你捧着玫瑰。”
  【 “什么?一定要捧着玫瑰才画?”棕发少女看着递过来的红玫瑰,这是她第一次收到异性的玫瑰,“呀!怎么连花枝上的尖刺都没清理?” 】
  “我第一次的时候考虑的不周全,竟然弄伤了你,你还记得吗?”许墨压着你的双肩靠坐在木台上,牵起你的手,落下一个轻柔的吻,“还疼吗?我已经把玫瑰上所有的尖刺都拔去了,请原谅我当初的失误。”
  【 “你!你……这…不用这样的……”棕发少女脸色通红,简直比那红玫瑰还要娇艳许多,她想收回自己的手,你从背后看到,似乎是那个人正吮吸着少女受伤的手指。
  “你们在做什么!太失礼了!”一阵暴怒声从不远处传来,似乎是棕发少女的父亲,你打量着他的装扮,也许是个公爵,“我远去东方收养你,并不代表你有资格娶我的女儿!你只是我的一件武器,甚至还比不上那些低劣的仆人!” 】
  许墨掀起那层层繁复的裙摆,露出了你匀称修长的腿,他握住你的脚,抵在自己的胸前,用贪婪的目光抚摸你的每一寸肌肤,“我忘记了,淑女是一定要穿上配套的丝_袜才得体。”
  “我的师父曾经是威望极高的天师,因为我的天赋,他收我为徒。”许墨放下你的腿,让你两脚踩在他的皮鞋上,随着他的舞动而动,“也是因为我的天赋,见到了你。”
  【 “我答应将你送出,你可否怪我?”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叹息着摸了摸小男孩的头,“你的确有意念和幻境方面的极高天赋。但是,你还是残缺的,你尝不到酸甜苦乐,看不清世间百色,此去异乡,为师已算了一卦,你会遇到你的圆满,也是你的劫数。” 】
  黑色的裙摆在空中扬起,跳动的烛火如同无声的节拍,许墨环着你的腰,牵着你的手,把这一方神圣的教堂当做了热闹的舞池,“师父算卦一向很准,当我看到舞池里,像蝴蝶一样翩翩起舞的你,便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 “我已经将你许配给了王子,你就别再和那个东方小子厮混了!”公爵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如果再被我发现你们私会,我就杀了他!” 】
  华尔兹的舞步起伏连绵,如潮似涌,许墨带你摇摆着,回旋着,墙壁上两人的影子密不可分,缠绵胶着。连续几个快速摆荡,许墨压着你舞到了管风琴的旁边,他曲起长腿,迫使你坐到了琴键上,霎时身下发出了几声高高低低的琴音,如同暴风雨前的雷鸣。
  【 “你快走!如果被父亲发现了,他会杀了你的!”棕发少女不复以往的笑靥,双瞳盛满了泪水,推搡着身前的环抱,“我会嫁给王子,我会忘了你!”
  昏暗的花园里,曾经拥有着两人最美好的回忆,现如今,变成了少女的坟墓。“父亲!求你别杀他!我愿意嫁给王子,我愿意!”
  “哼,我当初收养他就是个错误。”冷酷的公爵举起□□,黑沉的枪口指着那个东方小子,“你走开,别护着他!”
  “不!除非父亲你不杀他!”少女哭喊着恳求,死死地护住身后之人。
  公爵似乎思考了一会儿,他突然放下□□,“好,你先回房。”
  “真的?父亲答应了?”少女天真的望着父亲,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挪开了脚步。就在那一刻,公爵迅速扣下了扳机,“砰!”
  少女的胸口透出殷红,纯白的洋装染上了血红的泪水,她靠在了身后那个温暖有力的怀抱里,气若游丝:“你快走,快走啊……Ares!”
  “你疯了!医生!快叫医生!!”公爵扔掉□□,抱着唯一的女儿怒吼着,双目狰狞,再也顾不上一边绝望的少年。 】
  “我不允许你忘了我,一丝一毫也不允许!”许墨抱紧了你,微微颤动的肩膀好像脆弱的蝶翼,“你想起来了吗,我的另一个名字,再叫我一声吧,好不好?”
  “……Ares。”梦境开始分崩离析,你的神志逐渐清明,“Ares,你还活着,真好……


第三乐章:高潮,画家与玫瑰。


  许墨扣住你的后脑勺,强势的侵入了你的唇舌,几百年的思念都被禁锢在了他一人的记忆中。
  “唔……你是当年的,还是……”你虽然觉得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但许墨的表情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
  “我通过梦境寻找你的转世,已经不记得找了几百年了。”许墨抵着你的额头,轻啄着你的双唇,“我还是当年的Ares,因为……我找到了长生的秘密。”
  你双臂揽着许墨的脖颈,这才发现他的体温极低,你试探着摸上他的颈动脉,没有跳动……“你?!这是怎么回事?!”
  许墨的眼眸泛起红光,你惊悚的看着他唇边露出的獠牙。
  “和我一起吧,无尽的生命没有你的陪伴,对我来说就是一座没有钥匙的牢笼。”你看着许墨还穿着神圣的黑色修道服,胸前还挂着银十字吊坠,俊逸的脸此刻散发着嚣张的戾气,猩红的薄唇似乎才饮过鲜血。
  “怪不得你让我晚上再来找你,不过,你不怕十字架?居然还住在教堂?”你心跳如擂,虽然接受了前世的记忆,此时还是有些无措,你强迫自己冷静,还未决定是否同意许墨的要求,只好转移了话题。
  许墨眨了眨眼,红光逝去,獠牙也收了回去,他依旧是那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这些对我会有影响,但是不致命。我需要时刻的疼痛提醒自己,才不会在梦境中失去方向。”
  “不过……我无法见强光。”许墨挑起你的一缕发丝,绕在指尖摩挲,“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我……我不想吸食他人血液为生……”你怯懦的躲避着许墨的目光。
  “这个有办法,你可以只吸我的血。”许墨眯着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可行性。
  “听说初拥的感觉很奇妙,你不想试试?”许墨蛊惑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同时他的手从裙摆下伸了进去,指尖如同弹奏乐曲一般从你的肌肤上拂过,连着你的敏感神经纷纷奏起了绮丽的乐章。
  “抱歉,本想让你最后看一次日出的。”许墨似乎带着歉意对你低语,然而他的动作却充满了危险的诱惑。
  你的双腿无法合拢,像那管风琴上的白色琴键,许墨的身躯便是那其中的黑键,天作之合一般,毫无缝隙的嵌入了你的腿间,“黑夜里会有更美的月色,你一定会喜欢的。”
  美丽的裙摆翻卷着如同黑色的潮水,不停的撞击着坚硬的岩石,被磨出了细白的泡沫,你好像被许墨带入了海水的深处,极度缺氧,所以呼吸急促,恍惚中,耳畔似乎还传来了人鱼的曼妙歌声。
  那歌声缱绻低沉,磁性优雅,不似雌性人鱼的空灵清脆,你半阖着眼,似乎感觉有冰凉的海水从额头开始流淌,顺着眼睫,双唇,脖颈,锁骨,一直蔓延到了许墨的指尖,最后隐没在了幽深的洞穴。
  你看到,一条有着修长黑尾的人鱼正在昏暗的洞穴里穿梭,它姿态闲适优美,似乎颇为享受水流的波动。
  突然,人鱼好像被一丝微弱的光芒吸引了注意力,你看到它劲瘦有力的手臂在沙石中翻找,掀起了一阵模糊的水雾,你的心跳也跟着急速加快,似乎期待着它能发现什么稀世珍宝。
  水雾很快散去,一只巨大的贝壳被人鱼环抱在胸口,你有些紧张的看着它轻轻撬开了蚌壳,一颗浑圆洁白的珍珠散发着温柔的光芒,静静的枕在了那柔软鲜活的蚌肉上。
  在柔和的光线中,你似乎看到人鱼翘起了嘴角,脖颈上的银十字吊坠闪烁着碎光,啊……这条人鱼难道还是一条信教的家伙吗?你混沌的思维里闪过这个念想,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黑尾人鱼用它那长长的尾巴卷住了珍珠,似乎想占为己有,它的双手不停抚摸着光洁的珍珠,逐渐清晰的光芒中,你瞪大了双眼,终于看到了它妖冶俊逸的面孔。
  “不……别这样……”
  猩红的舌尖从它嘴里探出,幽深的眼眸锁定着你的目光,对于即将发生的景象,你虽然叹出了一声阻止,但隐隐的竟然感到有些诡异的期待。
  人鱼的舌头像无骨的游蛇,紧紧的贴附在了那颗纯白的珍珠上面,你看到那抹红色扭动着打圈,留下了一滩淫__靡的湿漉,还微微泛着水光。
  你喉口发干,体内不断升腾的欲望被勾出了邪念,想要它再多碰碰那颗珍珠,想要它凶狠的吞噬掉一切,“你可以……再放肆一些……”
  “请呼唤我的名字,我便考虑一下你的要求。”
  人鱼眯着它紫色的双眸,瘦削的下巴搁在了珍珠之上,锋利的薄唇亲启,对你下了一个命令。
  “你……你是……”你尽力的往前游去,终于完全看清了他的面貌,明明是那么熟悉的家伙,为什么才想起来呢?
  “Ares……你是Ares……”你感到双眼有些酸涩,心脏传来丝丝痛楚,“你也是……许墨。”
  “告诉我,你愿意和我一起留在黑夜里吗?”人鱼的黑尾轻轻拍打着波浪,温和的水流便把你轻柔的包裹了起来。
  “你愿意吗?”它又问了一遍。
  “我……”水流调皮的在你四肢流窜,忽快忽慢,你感觉好似一口气被吊着无法完全释放,那种难耐的欲望再次打碎了你的理智,“我愿意,许墨!”
  “如你所愿。”
  指尖重重的敲击在了黑白琴键上,这绮丽的乐章终于迎来了绚烂的高潮,严谨的节拍被疯狂的打乱,有序的吟唱被肆意的放飞。
  银十字吊坠持续的在空中来回激荡,再也不像以往克制摆动的钟摆。许墨忍不住解开了高束的领口,苍白的皮肤下是淡淡青紫色的血管,虽然下面裙翻白浪,春光猛烈,他的手还是及其温柔的托住了你的后颈。
  尖利的獠牙刺破了你颈边的动脉,许墨品尝着这堪比美酒的温热血液,“我若死去,也绝不会独留你在这无尽的黑夜,这是我以生命作下的誓言。”
  暗红色的血液从他的嘴角溢出,许墨将它染上了你的双唇,“我将会成为你的饵。”
  心脏在急剧的跳动后是迅速的衰竭,你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双手在许墨的脊背上无法控制的大力撕扯,瞳孔几乎缩成了一个细小的针点,灵魂也好似要被剥离肉体,暗哑的嗓音从你的喉口溢出:“许——墨——”
  你的身躯严丝合缝的与许墨镶嵌在了一起,黑色的海浪攀过一座又一座高峰,极高之处甚至临近了天际,浓重的密云渐渐散开,巨大的圆月照亮了你们彼此交缠的灵魂。
  “欢迎你,重新回到了我的身边。”许墨温柔的呼唤带领着你的灵魂从死亡走向新生,他的指尖拂过你颤动的眼睫,针点似的瞳孔缓缓扩大,你的意识逐渐回笼,用那双新的眼眸看见了笑着的许墨。
  “你让我错过了最后一次日出,该拿什么来做赔礼呢?”你眨了眨眼,眸中的红光像宝石一样闪烁,状似生气的向他撒娇。
  许墨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随即了然的抱着你站了起来。微弱的朝阳穿透过教堂的玻璃穹顶,色彩斑斓的光晕洒在你们一样苍白的脸上。
  你看到许墨走到穹顶以东的祭台上,那里有一副刻着家纹的棺材,你知道,那是曾经贵族的象征。
  厚重的棺木被掀开,你往里探去,黑色的丧服和你身上的洋装如出一辙,而里面不是鲜活的肉体,早已化为了累累白骨,胸□□叠的指骨上摆着一副未完成的画作,“我们有很多时间,一同来完成这个赔礼。”
  像曾经那个棕发少女一般,你眉眼弯弯,倚靠在许墨的胸膛,平静的没有一丝心跳,银铃似的清脆笑声打破了教堂的静穆,“那是不是还缺了一束红玫瑰,挑剔的画家。”
  你的理智被前世的记忆强势侵入,已经彻底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许墨亲吻着你的手指,贪婪的目光里满是宠溺,“对你,我贪得无厌。”
  “铛——铛——铛……”教堂的钟声敲响,广场上的白鸽纷纷振动着翅膀飞翔,飘落的片片白羽中,一只体型小巧的白鸽似乎受伤了,它咕咕叫着,躺在了冰凉的地上,停在路灯上的乌鸦无声的展开黑云般的双翼,锐利的目光盯住了那等候一晚的猎物,想必一定非常美味。
END
下载说明:
1.最新调整请点击附件,进入附件下载页下载。
2.除合集版,一个附件消耗1泡泡币。可由发帖免费获得,或充值获得;或论坛论坛打工获得
3.本站在线提供最新章节、结局全文、番外等阅读,希望大家分享自己的藏书==》发书教程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发帖
3907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030
威望
741
贡献值
0
沙发  发表于: 2018-02-16 02:11:19
挺喜欢这种短篇小说的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