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81阅读
  • 8回复

[连载小说]天命之魔佛鬼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 reccea
 

发帖
2779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251
威望
416
贡献值
0
楼主  发表于: 2018-06-20 23:03:24

什么叫爹不爱,娘不要。只要看看那游走在街头巷尾从垃圾堆里翻别人的残羹剩饭来糊口的小乞丐便知道了。

小乞丐原本可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只是才刚会走路的时候大人没看好落了水,连发了好几日的高烧,大夫说孩子的脑子有可能会被烧坏,长大后或许会是个傻子。这不前段时日,镇子来了个据说很厉害的法师。镇子里有钱的都请法师到家里看风水和作法驱邪。法师在小乞丐的家里作法祈福的时候,作法的法台抖得利害。法师说小乞丐家里面有妖邪,然后又是一轮的法事。搞了好一大排场,把小乞丐家给闹了个透后。法师就说小傻子的命不好,容易招来妖邪。本意也不过是要吓唬吓唬小乞丐的家人,想要多做几场法事,多骗些钱财。没想到这小乞丐家里的人也是够狠心。一听法事说儿子命不好,还容易招邪。竟二话不说就把孩子给扔出家门不要了。

寒冬腊月的小乞丐蜷缩在垃圾堆里,他已经饿到连胃都不知道饿了。他已经冻得手脚没有了知觉。他困了,也就这样睡了。

万物都有生死天命。有的人才华横溢,卻穷困一生不得善终。而有的人为一己之私行万恶之事,却能福寿安康。不过更多的人是平庸一辈子。虽人各有命。不过其实绝大部分的人“命”都是自己给活出来的。仅有极少数的人生受“天意”所安排。

黄泉道上奈何桥处,孟婆傻眼的看着手中命卷。寿元未尽便身先死的孩童每日成百上千。可那都是死于疾病或是横祸。生死簿上明确的写上眼前这孩子的今生福禄寿并全,一辈子都不愁吃喝,寿限百年。可这孩子现在却是饿死在街头。这是怎么一回事?

地府小鬼将小乞丐带到判官府。判官翻出小乞丐的命书来做确认。而地府的命书上也明确的记录了这小乞丐上9世寿数有长有短卻都是好人。9世轮回都是好人善事无数,自然也就积累了不少的功德。这第10世理应荣华一生才是。若在这第10世里还继续的行善积德便可跳出轮回。可是这孩子现在却是死了。

看着这孩子,判官也只能哀叹世事无常。然后便将孩子送去枉死城。

晃眼小乞丐已经在地府待了10年。

穆戎不喜欢说话。大概是饿死的缘故,穆戎只喜欢吃东西。在这冥府之中鬼有多种,有的就跟生前一样毫无变化。而有的卻会随心性而改变。

就在穆戎享用着一碗刀削面时,有鬼从后面拍了穆戎的后脑一巴掌。照顾了穆戎10年的韬姐揪住穆戎的耳朵。边哭边骂了起来:“小傻蛋,说你傻,你还真傻。我过几年寿元就自然会尽了。你怎么还那么的傻啊?为什么还要纳了我的寿元。你这傻子的寿元本来就长,现在倒是好,你纳了我的寿元,我明日就要投胎去了。我若去了投胎,谁来照顾你啊?!”

穆戎举起手来摸了摸韬姐的头。韬姐跟生前的模样是没有多大的变化,依旧一副少女的青春模样。而穆戎,死的时候虽然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可孩子在来到枉死城后卻是一天一天的在长大。韬姐死的时候15岁,因为生完了孩子没两日就被婆家给赶下地去干活。身子没休养好就病死了。毕竟是生过孩子的,韬姐是把穆戎当成了亲儿子的来照顾。现在的穆戎个头已经比韬姐要高。穆戎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韬姐问她投胎以后谁来照顾他的时候,穆戎倒是什么也没说。因为他清楚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

穆戎在地府的人缘很好,牛头马面和各路鬼差都相熟。

要去投胎了韬姐舍不得穆戎这孩子。投胎前对周围的人是好一阵的嘱咐要照顾好穆戎这孩子。

送走了韬姐后,穆戎受招进了一座气派壮严的宫殿。大殿之上,地藏王闲情的来给一只橘黄色的短腿老母狗梳理毛发。地藏王问穆戎:“你后悔吗?”穆戎摇头。然后地藏继续说:“既然你能纳了那女子未尽的寿元,那女子也同样可以从你的寿元里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寿元。可她没有,还是投胎去了。这就说明她的私心比你重要。”

穆戎看着地藏,脱口就是一句大实话:“您其实一点也不慈悲。”

地藏笑了,手揉着爱犬的头。“什么地狱未空誓不成佛。那都是活人编造出来的。就像观音菩萨明明就是个男的,他手里握着的玉瓶能轻易的将人化成血水。可人们就是爱幻想。还为了贴合幻想硬是将他变成女的。”

揉完爱犬的脑袋,地藏王又开始揉狗的肚子,而这条老母狗也听话的翻了个身子来让地藏揉揉。地藏对穆戎说:“以你9世积累下来的功德,完全可以将你的百年寿元平均的分到这枉死城内所有的枉死者身上。每日枉死的人都那么的多。你那百年的寿元平分到每个人的头上也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下一辈子仍然可以继续来做人。”

穆戎刚才走累了,也不顾什么礼节,就地的坐了下来。他回了地藏王的话:“在人间活跟在地府活有区别吗?”

地藏王回话:“地府里没有昼夜。而人间不仅有昼夜,还有四时之分,风景上是要比地府好。”

穆戎想了想:“您是要我去人间吗?”

地藏王抱起他的爱犬走到穆戎面前:“我很好奇,你要是去了人间会变成什么样子。”

穆戎:“就为了这个?没有其他目的吗?”

地藏王“噗”一下笑了起来。“我就想要看看你会不会变成阿罗汉。”


..........................................................................................................................................................................................................................................

坑还没填好。可是脑洞不够啊。只好来挖新坑了。凑合着看吧!
1条评分泡泡币+5
寥落星辰 泡泡币 +5 欢迎开新坑哈哈哈哈~ 06-22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离线 reccea

发帖
2779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251
威望
416
贡献值
0
沙发  发表于: 2018-06-24 20:53:47
听到这穆戎是一脸的不解:“可我已经死了,成不了罗汉的。况且我不信佛,自然修不了佛。我也不要剃光做和尚。”

“噗……”地藏王又笑了起来,“阿罗汉只是一种境界的代名词。你若在人间修成阿罗汉,我便许你一愿。你若不去,也没有关系。”

穆戎想了一下:“好吧!我去。但我不会修炼,我是成不了阿罗汉的。我就想去看看我的生父母。都说亲情伟大,为什么我的父母能狠心抛弃我。”

地藏王一手抱狗,一手拿出一个鱼形的路符。路符可是人间使用的路引,有路引才能证明身份,才能入城。虽然就算没有路符也能入城。不过没有路符可就无法在城镇的客栈里投宿,也无法被商家雇佣。

穆戎早就不记得出生的家在哪里了,他可是死了,身上不可能有能相认的信物。

一个大白天撑伞的小公子,会有那么一点的引人注意。不过更令人注意的是这个小公子居然买了只烧鸡给一条流浪狗。狗叼起烧鸡就跑,而这小公子还傻傻的站在原地跟一条流浪狗说再见。

也没走几步就有人故意的来撞这位小公子,撞小公子的人还耍赖的说“疼”要小公子赔医药钱。这小公子的表情不像是怕人,倒更像是愿意花钱消灾。

穆戎掏出荷包,拿出一颗银珠子。可这讹人却是一把的抢了小公子的荷包,要小公子身上所有的钱。还好这城里的捕快还算厚道,看不下去过来。

萧锦奻扛着刀的走到小公子的生前,对那讹人抢钱的地痞子说:“好你个痞子,看人家公子白净就来欺负。人家公子不跟你计较,得了银珠子就该收手。还非要拿光人家所有钱才罢休。你把官府当成什么啦?有没有把我们这些衙差放眼里啊?”

那地痞子拽着脸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手里紧抓着人家小公子的荷包就是不放。还大声的向萧奻吼了起来:“人家这小白脸都不啃一声,你这狗腿子叫什么啊。”

穆戎上前一步,神情天真的来看着这个讹他钱财的地痞子,然后问身旁穿着衙役官府的萧奻:“我能打他吗?”萧奻放下刀,说了句“随便”后转过身子。

这小公子一身白衣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没想到动起手来是又快又狠。周围看热闹的群众都还没反应过来,穆戎就把地痞子的手给拧脱臼,拿回自己的钱包。原本穆戎只是想给一颗银珠子来免去麻烦,不过现在他从荷包里掏出3颗银珠子来,当做医药费给这地痞子。

萧奻拍起手来:“看不出来啊!公子还是个练家子的。不知公子师承何派?”

穆戎重新的撑起伞来当太阳,对萧奻说:“没有门派,不过是跑腿跑多了。”

手被拧脱,那地痞子又痛又气,他指着穆戎,“好你个小白脸,你等着。老子现在就去叫兄弟。还有你个狗腿子,有种你就跟着这小白脸一辈子。”

官府里的衙差都差不多,只要不是有什么要人命的大案子。只要官老爷没有下命令,这当差的也就得过且过,有的甚至还欺善怕恶。所以平日里这乡亲邻里也就不怎么的把这些在衙门里当差的人放在眼里。萧奻算是好的,最多也就是收一些方便钱,对一些小偷小摸芝麻绿豆大小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萧奻来帮他,穆戎便请萧奻吃饭。萧奻也就不客气在饭馆里头点了好些酒菜。本以为够吃了,结果穆戎又追加了好几个菜。还要了一大盘子的白米饭。

饭桌上,萧奻问穆戎:“兄弟这般的面生,不是本地人吧!别怪兄弟多嘴,兄弟这般本事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事情吗?”

穆戎也没多想,边吃边回答:“没想做什么。就是长辈要我出来历练。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历练,想不到要到哪里去。见步行步的就来到了这儿。”

许多大门派都会要求弟子出外历练。一方面是为了增加江湖经验,另一方面是为了通过历练来打响名头。虽然刚才在街上穆戎说自己没有门派,但一些隐士高人收了徒弟后也同样会让徒弟外出历练。听见穆戎这样说,萧奻也就没多想。他甚至还有点担心起穆戎来。穆戎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的干净,光有本事不行,还得要有脑子才行。江湖可是个会吃^人的地方,稍有轻心不慎就会被吃掉。想到这萧奻也只能意味深长的对穆戎说:“慢慢来吧。”
1条评分泡泡币+3
寥落星辰 泡泡币 +3 更新奖励。 06-24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离线 reccea

发帖
2779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251
威望
416
贡献值
0
板凳  发表于: 2018-07-03 03:06:10
这地痞流氓在吃了一次亏后便想要报复。这一个人打不过便多叫几个人来。方正看那小子还是满有钱的。绑了就可以他的家人索要更多的钱财,顺便还可以玩弄一番。

好几号人尾随这穆戎。谁也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会跑到县外的乱葬岗。

这白水县郊外的乱葬岗跟别地方的乱葬岗不同。虽然葬在这儿的人要不就是客死异乡无人认领的外来客,要不就是无亲无朋的孤寡人。可白水县的乱葬岗风景美得很。到处都鸟语花香的,要不是到处都立了墓碑。远看,还真看不出来这地方是用来埋死人的。

虽说是乱葬岗却还是有人在管理的。巡墓人李伯除了下雨天每日一早一晚都会挨个儿的来给葬在这里的没一个死者来上香。反正这香火钱也是朝廷出的,也就不用省。

这天虽然还没有全黑,可正直黄昏期在这墓园里出现一个面容较好的白衣人还真有那么一点吓人。

这李伯在这儿侍候这些死人也有好些年头了。说句难听点的话。看人和鬼,他比那些江湖道士都还要准。李伯看了看自己脚下的花草树影,然后又看了一下来人的脚下。影子是贴着脚底。可可李伯还是看得出这半大还有点小的孩子不是个活人。

李伯还在挨个儿的来给地下的坟头供香,他背对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说:“老朽再这守了半辈子,还是头一次见着这么像个人的鬼。孩子,你都已经不是人了。还是赶快找一户好人家投胎去吧。”

穆戎走到李伯的身后问:“10年前冬天,大概2岁多3岁不到的孩子葬再哪里?”

李伯:“等会儿。等老朽把这活干完了,就带你去。”

等了大半个时辰,李伯总算是把香都上完了。直了直腰,又捶了捶肩。然后大声喊了起来:“这边走……”

李伯将穆戎带到一棵梨子树下,说:“小伙说的那时间,可冻死了好几个孩子。都在这一边。至于准确是哪一个坟就记不清楚喽。”

穆戎:“谢了。”说着只见穆戎蹲下,手触地面。吓人的一幕出现了。一具小孩子的骷髅架子“啪”一下的从土里给出来了。这孩子的血肉早就已经被土里面的小虫子给吃光了。只剩下骷髅架子看起来倒是没那么恶心。不过还是挺吓人的。

穆戎看着这小孩子的骷髅架子,心里真是一丁点感觉都没有。


.......................................................................................................................................................................

原本写好的稿子都没有了。只好从新写了。故事是跟原来的思路完全不对口。也无所以啦。看脑洞能又多大。
[ 此帖被reccea在2018-07-03 22:55重新编辑 ]
2条评分泡泡币+3
寥落星辰 鲜花 +1 摸摸头,写好的文章可以传一下网盘,这样万一电脑里的丢了还有备份的。 07-03
寥落星辰 泡泡币 +3 更新奖励。 07-03
【微信福利】关注泡泡公众微信号,每天6-15PPB,额外50PPB!
 
离线 qaqqvq
发帖
7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29
威望
5
贡献值
0
地板  发表于: 2018-07-08 13:37:56
楼主加油~ 写的还是不错的
1条评分泡泡币+1
qaqqvq 泡泡币 +1 抢到地板 奖励泡泡币: 1个(SYSTEM) 07-08
没有人可以逃脱。
离线 reccea

发帖
2779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251
威望
416
贡献值
0
4楼 发表于: 2018-07-08 23:03:35
除了朝廷外还有其他人给这里的死者们出了一份心力。

在30多年前,这里还是跟其他地方的乱葬岗一样阴深恐怖。只是突如有一天,来了一男一女。他们在这里埋了许多骨灰坛子后,又栽种了许多花草树苗。将这里变了个模样。在哪之后春暖花开,树苗也长起来了。原本阴深恐怖的乱站岗也就渐渐的秀丽起来。而那对男女每隔三四年就会来摇祭一方。每次到来都会留下好些钱财。只是他们也好些年没有回来拜祭了,想来也是他们初次在这里埋下仙人时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30多年过去了即便人家有心,也未必有哪一份力气。不过钱财还是有送来的。

李伯去多拿了些香烛和高糖过来,嘴里小声的念着“早登极乐”拜了拜。

这李伯不算是好人却也并非是坏人。穆戎看得出这李伯的寿元将尽,已经没几天命可活。于是便问李伯:“你想要活命吗?”

祭拜一番后,李伯笑着对穆戎说:“老朽快60了。已经活够了。再说,老朽的妻儿也都葬在这里。能活一天算一天。活不了也好到下面去跟妻儿团聚。”

都说只有快要死的人才会见到鬼,李伯身患恶疾也有好些年。能存活至今已经要感谢上苍。李伯在见到穆戎的时候甚至将对方当成是来接他到地府的鬼差。

话说到这份上,穆戎也就不打算来给李伯增添阳寿。

离开了乱站岗,天色已经全黑。数条大汉将穆戎的小身子给团团围住。

即便来人面露得意的凶相。可相对于地府里的百鬼,还相差甚远。  

穆戎的伞骨里藏了剑。剑非常的细薄,同事也非常的锋利。这人还没反应过来,这脖子便已经被开出了一道致命的口子。

咽喉与颈脉被割破不会立即死亡,在半刻钟之内进行缝合救治就有活命的机会。可这荒山野林的,根本不可能早到大夫。

穆戎冷冷的看着这些人挣扎想要活命。看着这些人的身体不再动弹。看着这些人的魂魄离体凝聚成魂识。

这还是穆戎首次见识到人死后鬼魂的形成。原来也没什么特别。
1条评分泡泡币+3
寥落星辰 泡泡币 +3 更新奖励。 07-09
离线 reccea

发帖
2779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251
威望
416
贡献值
0
5楼 发表于: 2018-07-11 00:38:06
尽管周围都是新鲜的血腥味道,可还是无法掩盖远处传来的烧烤味道。

一弹指以冥火将尸体烧成灰烬,除了烧焦了的地表和一点焦尸的味道,便不留一丝痕迹
。穆戎便寻着烧烤的味道去寻吃的。

虽说是荒山野林什么都没有,却也什么都有。至少吃的活物就不会少。

篝火上的野猪已经被烤了一小段时间,在撒上些椒盐和孜然,味道真的事香极了。坐在篝火旁的红衣小女孩哈喇子直流的来盯着还没有熟透的烤山猪。肉一烤好小女孩就像小狗狗般的张大嘴巴大块朵起来。用心在烤肉的年轻人看着在这个不管是在名义上还是实际上都是自己师父的“女童”。心里2不下第N次的感慨。师父大大,你什么时候才能够长大。

一整只烤山猪2个人肯定是吃不完的。所以他们并不在意有人来跟他们一起分享。反正吃不完也是要扔在这的。多一个人吃不浪费。

身着白衣的穆戎跟身着红衣的蚃凝儿身高相当。只不过在年龄上蚃凝儿却是穆戎的数倍。不过论食量,穆戎反倒是蚃凝儿的两倍。

看着这两丫子吃东西的模样,成年人模样的
玁狁坐在一旁托起了腮帮子。他看着才第一次见面的穆戎,说:“为了找你小子,这几个晚上我都不知道烤了多少小动物了。都把我家师父给吃胖一圈了。”

吃着别人的肉,穆戎不明所以的来看着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玁狁。“我们不认识,你们为什么要找我?”

玁狁也不说假话,一开口便是实话:“因为你是我儿子丢失的半边灵识的转世。找你就是为了救醒我儿子。不过你放心,我只需要你跟我哪睡了十几年的儿子拥抱一下就好。只会给你增加一大堆可有可无的记忆。绝不会对你的灵魂造成任何伤害。”

看穆戎不说话,玁狁加了一句猛料:“包你3餐绝对管饱。”

有奶便是娘,穆戎的嘴里还叫着烤山猪肉,这话都还没能说出来便点头答应。

哇擦!还真答应。这孩子的警觉性和自我保护意识不行。得好好教育教育。
1条评分泡泡币+3
寥落星辰 泡泡币 +3 活动奖励。 07-11
离线 reccea

发帖
2779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251
威望
416
贡献值
0
6楼 发表于: 2018-07-12 08:21:23
殇王府内,殇王叶陵正跪在地上抄写静心咒。在这十几年来叶陵被罚抄写的静心咒都能装满整个院子。可他就是不改死性。而当今世上能罚得动他的人却不是当今的帝王。在叶陵的眼里,哪血缘上的生父根本连个屁都不是。哪家伙给他的不过就是一个随时可以劈开拿去当柴火的【殇王府】门匾。

“孙子,你老子的半身魂魄找到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一听人找着了叶陵那是一个高兴,笔一丢便往前厅跑去。

玁狁一副大爷的模样在前厅的主上位。王府里的下人即便在心里看不起这个老是来王府白吃白喝的家伙。可做下人的,他们不敢。因为他们害怕殇王。毕竟殇王是一个即便是自己妻妾都能贬去军营里去做军妓的心狠男人。在这王府里的老人几乎都死得差不多了。所有曾经不把叶陵当主子的人全都不得好死。杖毙在这殇王府里都算是较劲的惩罚。叶陵特别的喜爱凌迟。而且还要比官府里的酷刑手段更为残忍。

曾经玁狁也是一个为人着想的老好人,可进过了那么多的事。他早已不在乎他人的生死。叶陵现在的处事手段有很大一部分还都是他这是师祖爷有意无意的教导出来。

见到了穆戎,叶陵激动的无法言语。他看着眼前这个……个子小小的半大孩儿。这就是他等了十几年的师尊的另一半。

叶陵闻玁狁:“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玁狁喝了口茶,说:“已经开始了。魂魄的补原不需要牺牲谁。你只需让他们多接触,然后就是好吃好喝的将这孩子给供养起来。”

叶陵亲自将穆戎带到他师尊所居住的院子。墨香苑跟王府里其他院落不同,这里栽种了许多青竹和一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奇花异草。而在院子的内宅房檐下还散落着少些的经书咒文和笔墨。在一炷香之前着王府的主人还被罚跪在这抄写《静心咒》。而罚叶陵抄写经书的人便是这墨香苑的主人,同时也是将叶陵抚养成人并传授绝世武学的师父。只不过这叶陵也不知是哪根经不对经。养着养着竟对自己的养父动了大不敬的心思。

进了内室,穆戎见到一个白发苍茫的老者。老者就躺在炕上,可这大热天的老者却需地龙引火人工的来将室内的温度提高来保持自己的体温。即便室内的温度已经被加热到令常人受不了的程度,可床榻上的老者还是需要汤婆和手炉来保暖。

这老者也叫穆戎。更确切的说穆戎入了地府后边弃了生父母所起的名字。而“穆戎”这名字只是一次偶然下由孟婆的四面骰子所骰出来的。老者穆戎虽目盲多年,可感知却又异于常人的铭瑞,加上魂识的共鸣……即便旁人四面都不说他也清楚他丢失了一半魂魄回来了。

由于魂识的共鸣一老一少两个穆戎的脑海同时闪现出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片段。小穆戎虽化有实体,却终究是入了地府的鬼魂。而鬼魂的外貌是会虽“心”而变。只一一闪即逝的记忆片段,却也另小慕容的身形起了变化。有那么一个呼吸的时间,小模样的身体变成了老者失明前的模样。

对小穆戎而言老者的记忆不过是戏台上的一出戏。连寄存在脑海里都是浪费。可小穆戎的记忆却令老者震惊。

魂魄的补原果真如同玁狁所言,无需做任何的事情。只一天加一夜的时间。老者的身体已经大好了去多,可以不用握住手炉来取暖。叶陵拿起了梳子来给老者梳发,却还收手贱的来摸老者的脖子和下巴。就在嘴巴快要亲上时,老者抬起手来挡住了叶陵的嘴。这样的轻薄已经持续了十几年。更过分的事情也没被少做。

在昨天为止老者还能叫得动叶陵罚抄经文。可今日却是叫不动了。叶陵将老者紧搂在怀里。叶陵对老者说:“我知道……师尊的魂原恢复到一定程度时,师尊就会化蛹沉睡。醒来后不仅容貌和性情会大变,同时也会失去所有的记忆。即便记忆终有一天会恢复,我也会在你醒来时对你说你是我妻。是我殇王的王妃。我会一直对你好,好到令你离不开我。”

挣扎是徒劳的,老者也只能说一句:“疯子。”

叶陵笑了起来:“我没疯。谁让师尊向来宠我,将我养成现在这般无法无天。”

老者是叶陵的师父,可老者却也是玁狁的义子。给儿子送炼好的药,结果一来就看到这一老一少的基佬在撒狗粮。玁狁不禁在心里面吐槽,为毛我收的男徒弟都是基佬?命苦啊~ ~
2条评分泡泡币+3
寥落星辰 鲜花 +1 小白君最近更新好勤快呀~ 07-12
寥落星辰 泡泡币 +3 更新奖励。 07-12
离线 reccea

发帖
2779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251
威望
416
贡献值
0
7楼 发表于: 2018-07-17 17:41:50
论辈分叶陵该称玁狁为师祖。小的时候叶陵也确实会叫玁狁做师祖。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叶陵也就渐渐的不叫玁狁做师祖,而直接叫起了名字。不过还好玁狁这人的脑子里时不时就有坑,也不在乎这表面的称呼。可在他这一条单身老狗的面前秀恩爱就不行。当即一甩手就将装药的小瓶子往叶陵的头上砸。

叶陵举起手来借助药瓶,可药瓶上附着了引爆符。叶陵这一接。附着在药瓶上的引爆符立即启动,当即“嘭”一下将叶陵整个手掌给炸个血肉模糊。血肉还飞溅到了老者的脸上。叶陵扭过头去看玁狁。可玁狁却摆出一副面无表情的的模样说:“谁让你这孙子来欺负我儿子。”谁让你们在我的面前秀恩爱,炸不死你。

即便老者对叶陵的感情无法接受。可老者终是跟叶陵所言。他对叶陵宠溺惯了。即便自己的一副出手教训了叶陵,可当叶陵受伤是他还是会心痛。于是便用术法来治疗叶陵手掌上的伤。

对普通人而言整个手掌的血肉被炸个模模糊糊是大伤。可对这般懂术法的修士人群,却不过是小事情。

一个治愈的小法术就能将被炸得仅剩骨头的手掌一下子便恢复如初。叶陵看着自己的手掌,不禁皱起了眉头。他的师尊是修士,可自己却因天生资质,迟迟无法突破练气期。即便自己已经是8重天的高手。可8重天的修为相对于修士而言不过是入门基础。若无法突破练气期筑基成功。他便永远不能算是一名修士。

离开墨香苑,叶陵又去找蚃凝儿。玁狁是他的师祖,而蚃凝儿却是师祖的师父。

因大脑受创,蚃凝儿有那么点的智商不上线。可即便她在怎么没脑子,蚃凝儿始终是这千年以来首个能修炼至大乘期的炼器士。有大乘期的修为不管任何的物件在她的手里都会变成一件法宝。而蚃凝儿至今所炼制的法宝之中最为盛名的便是她的徒弟——玁狁。

叶陵一如过往的准备了一大桌好吃的点心,来诱惑脑子少根弦的蚃凝儿。说:“祖奶奶,您就帮帮我吧!”

看到一大桌好吃的,固然是心动。可蚃凝儿却牢记这玁狁的话,说:“不行啊,喵!你会受不了的喵!要是我不小心把你给烧坏了徒弟胡打我屁屁的,喵。”

一桌不够就来两桌,两桌不够就来三桌。就在蚃凝儿口水直流快要受不住零食的诱惑时,一股寒气从后背传来。蚃凝儿也不用确认,直接掉头就抱起了来人的大腿。说:“徒弟,为师很乖。没有做徒弟不高兴的事情。”

“很好!”玁狁从衣袖里掏出一小袋子的糖果来给蚃凝儿,让蚃凝儿到别的地方去玩。然后就冲叶陵吼了起来:“你这孙子,知不知道什么是孝顺。你平常祸害老子的儿子,老子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可你却要祸害自己,老子就看不下去了。你只是血肉之躯,根本不可能熬得过天地火的锻造。难道你要我这做爷爷的还有老子儿子因你一时想不开而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叶陵用力的来拍打了一下堆满了糕点零食的桌面。他神情既严肃又不甘的对玁狁说:“我想要力量,我需要力量。我想要守住自己喜欢的人。我不要做弱者。就是因为我太弱了,师尊才会为了救我而丢了一半的魂魄。你知道当我见到师尊因伤重没了一半的魂魄而一夜白发是什么感受吗?你知道当我看着师尊因没了一半的魂魄而不得不散尽修为而导致身体急速衰老的时候是什么感想吗?你又知道这十几年来我看着师尊只能躺在床榻上苟延残喘是什么知味吗?凭什么你能背祖奶奶以锻造之法来突破肉身的限制,而我不行?”

“啪”一声,玁狁扇了叶陵一巴掌。“凭什么?!就凭那时候的我总叛亲离;就凭那时候的我孑然一身;就凭那时候的我筋脉尽断,脏府全碎:就凭那时候师父捡到我的时候误以为我已经死。当年师父只是不忍一具伏尸死得那么难看。只是单纯的想要修复一个死人的一体。天知道我是怎么给活过来的?我只知道奇迹不会发生那么多次。”

带着糖果,蚃凝儿去了墨香苑。不过她并不是去看她的老者徒孙。反正去看了也多半是在睡觉没意思。在这墨香苑里还有她的另一个徒孙。以门人食客身份住进王府的竹卿正悠然自得的在打理着墨香苑里的花花草草。竹卿在这大兴国里有画圣之名,只是无人告知的话谁会想到刺客手拎粪桶正在施大肥的人会画画。

蚃凝儿用飞的一头给撞到竹卿的后背上,撞得竹卿拧在手上的粪桶都掉到了地上,粪桶里的大肥给撒了一地。撞了人的蚃凝儿冲竹卿说:“小竹子,快带祖奶奶出去玩!”

一个清净咒,将飞溅到身上的大肥飞彻底洗净。不是那么会拒绝人的竹卿有点小无奈的点点头,说:“祖奶奶,你先等一下。孙儿换身衣服便带你去逛街。”

得到想要的回复,蚃凝儿高兴得直蹦起来。
1条评分泡泡币+3
寥落星辰 泡泡币 +3 更新奖励。 前天 20:43
离线 reccea

发帖
2779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1251
威望
416
贡献值
0
8楼 发表于: 2018-07-19 06:12:29
竹卿跟蚃凝儿外出不就玁狁便独自一个人的窝在自己的房间。他并非什么都不做的在发呆偷闲。相反他还十分的忙碌。房间里的一个山水屏风是一道“传送门”屏风的另一面是离殇王府有八千多里的凤凰谷。两百多年前,玁狁带着他的师父在凤凰谷里创立了荒火山庄。玁狁重觉得自己很是倒霉。他这辈子就养了那么几个亲传弟子。可不止为何他的几个男徒弟的际遇都十分的背。大徒弟沈熙默因被自己的徒弟背叛想不开竟化身成了一只乌鸡。二徒穆戎弟也就是他的义子,老婆死了后就整日郁郁寡欢,拜托你老婆死的时候都一百多岁了。一个一百多岁的人死的时候没病没痛又没人害,哪是笑丧。好好的一个大男人居然学戏文里那般吧自己的眼睛给哭瞎了。后来捡了个孩子来养,还把人家孩子给养偏了。小徒弟莫昭繎最是倒霉,前一天被自己的好朋友告白,第二天就招天雷劫。就因一个告白而分了心神,活活被天雷给劈死了。还有三徒弟竹卿,出个游去历练结果就被一个男人给撩上了。气人的是,被吃干抹净后就被人给甩了。

一个挺着肚子,却又一手扛着一个大男人,另一只手也拖着一个大男人的青衣女子对玁狁叫了起来:“师尊,那只火鸡又来骚扰大师兄了。”

月底了一大堆事务等着他来处理,刚被叶陵哪孙子给气了。这气都还没消,就又有人来找麻烦。玁狁大步的走向鸡窝。只见鸡棚外来了一个身着红衣头发像燃烧中的火焰般鲜红的男子。而在鸡棚里一只黑色的公鸡正用它的鸡屁股来对着红衣男。而在乌鸡趴着的鸡窝里,这只乌鸡正在代替母鸡在孵蛋。

正所谓百鸟朝凰,男子的真身便是一只凤凰。他一来,不但养在鸡棚里的鸡全都躲了起来,就连树上的鸟儿也都飞走了。整个荒火上下也就只有这只乌鸡还能像现在这般用鸡屁股来对着一只凤凰。

凤凰欲婪带了些圣果来。可乌鸡却是错把圣果当成了蛋,也一并的揽入窝里跟其它蛋一起孵化。

一剑横在脖子上,被剑割破的皮肤渗出几滴鲜血。只是伤痕一下子便愈合了起来。凤凰只有在涅槃的时候才能背杀死,涅槃外的时间,凤凰都是不死之身。即便头颅落地也不会死的凤凰有岂会怕这一把落星剑。“师……”欲婪想叫玁狁做师祖,可他早已被逐出了师门不再是荒火的弟子,便作罢。

不管多少年,每每见到沈熙默这乌鸡的外表,欲婪就会回想起3年前沈熙默在高空涅槃成了一团火球直坠入湖的情景。凤凰涅槃然后在灰烬里重生,每一次的涅槃就等同一次天劫。每一次的涅槃都会使凤凰变得更强大。选择在有水的地方涅槃根本就是自殁。

玁狁:“你还嫌伤害他不够深吗?”

欲婪:“为什么叶陵哪小子能喜欢自己的师父,而我就不行?”

玁狁:“叶陵哪小子只是难产,除了手欠外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而你……你也不想想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你吃了他伴侣的肉身,杀了他所有的弟子,毁了他所有的心血。你这般的忘恩负义,配得到他的卿赖吗?”

欲婪咬牙化回真身凤凰张翅高飞。他承认3年前的自己是做得过分。他不改失去理性的屠杀掉所有的师兄姐妹。他不改毁掉他花了百年所建立的门派。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何沈熙默要守住一具尸体上百年。他不明白为何他要那么傻的在等一个奇迹的出现。同是凤凰遗族,即便他们俩都是凤无法繁衍出后代。可他在等的何尝不是一只凤。

玁狁跨过鸡棚捧起还在装母鸡抱窝的沈熙默。捡起被这徒弟当成蛋类孵的圣果,玁狁提起沈熙默,真是这么看怎么像是一只乌鸡。玁狁探知了沈熙默的魂识,他的主意识还在自我的封闭中。现在的他其实并没有任何的主观意识。即便他现在能走能吃,可那都是他施法强行植入的命令。至于他为何会这种像母鸡一样的抱窝孵蛋行为便不得而知。玁狁自己的心结都解不了,有如何的来解别人的心结。无奈下,玁狁把这大徒弟给放回鸡窝,将圣果捏碎混入食物里让这傻徒弟吃。

其实荒火的弟子不多,除了那几个倒霉的亲传男弟子外边只剩下2名女弟子。不过都已经嫁人了。还好嫁的都是老实人。不然玁狁可真是要哭晕在茅房。

刚才一手扛一手拖着两个大男人的就是玁狁的女徒弟之一。而那两个大男人嘛!只是外面请来的镖师,都是无关要紧的人。也就无所谓了。反正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个外人会被这凤凰谷里的飞禽走兽给下倒。

朱青青是回来养胎的,毕竟这凤凰谷内好山好水的。然后就是另一个女弟子了,人家可利害了,人家可是一国之君。正想着两个女弟子,“嘭”一下就有一个满身是血的人掉了下来,玁狁很倒霉的当了个垫背的。高空上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对不起师父,这个人您能治就治,救不活救随便找个地方挖个坑埋了吧。”

被人压在身下,玁狁想哭。一副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的表情给趴起来。唤了人来将扶香扔下来的这个人给拿起洗一洗。

人被洗干净后背摆放在一张大理石台上。这浑身上下都受了刑,连一块好的地方都没找着。况且脊梁骨都被打碎了,即便把人给救活过来也只是一个全身瘫痪还大小便失禁的废人。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解脱。可有一点却是吸引了玁狁来给这个治好了也只会是个废人的人来进行医治。不过在施行救治前玁狁先进入了对方的魂识来对话。

魂识内,一个身着红衣银甲的将军手举战戈的来指向眼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你是何人?”
1条评分泡泡币+3
寥落星辰 泡泡币 +3 更新奖励。 前天 20:44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