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40阅读
  • 6回复

[活动专栏]【七八年庆舞文活动】犹大的故事(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2406
威望
20
贡献值
0
楼主  发表于: 2019-07-24 00:13:34
— 本帖被 寥落星辰 执行加亮操作(2019-07-25) —
这是一个好长好长的故事。我怕不能在七月讲完。所以一次讲一点儿吧。要耐心。
犹大呀。他是世界上最会撩的人。
    

犹大给我打电话。在情人节。“别回开罗了。回我身边来。”
我说我回不去,末班车都错过了。
犹大说,你等着,我来接你。

Part 1:再相逢,情人节快乐。第60小时。
18年的少女梦突然实现。王子,海洋,沙漠,星河。
犹大和朋友开车,三更半夜由埃及反叛军控制的沙漠中穿行。没有政府开具的旅行执照,如果在关卡查车时被军方或者反政府武装怀疑都可能入狱、甚至枪毙。男人说你放心,如果大兵问我去干吗,我就说去见我的妻子。我好像有点重感冒,烧得晕晕乎乎,Wife这个词在他的埃及口音下听起来格外缠绵。十点多,其他旅伴回开罗的车已经开走了。我一个人坐在旅馆听着远远的海风。我给犹大打电话:绕过关卡了吗?遇到官方了吗?你怎么还不到,情人节都要过去了。
犹大敲响房门时,15日零点的钟声恰好响彻达哈卜小镇。我拉开门接受他的拥抱,带胡茬的吻落在滚烫的侧脸,他埋头在我颈边撒娇。退了房他一手一个地拎着我的行李和我向外走:度假村里人都睡了,只有一个不怀好意的老导游守着水烟吞云吐雾,黢黑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写着揶揄。我挂在他臂弯里趿拉着人字拖前行,昏昏沉沉走过一片水蜜桃味的烟云,走进沉睡在夜色下的海滨小镇。
中巴从村口的土路开上大路进了沙漠。犹大的朋友在前面驾车,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坐在车厢的另一排,只做贼一样地牵我的手。我头痛地狠,只想拽他过来靠在肩膀上。他终究拗不过地挪了过来。我们于是就这样葛优瘫着靠在一起看窗外的撒哈拉,天似穹庐下是无垠俯身亲吻大地的星河。犹大低声在我耳边说如果他有车就好了,就会是我们两个人独自在这里……他说我工作的时候都在想你;说再见到你我真的太开心了;说谢谢你让我也有了情人节。我跟他抱怨着沙漠越野项目的老导游动手动脚地不礼貌,然后就是沉默和亲吻。犹大唇齿间的尼古丁味道让我着迷,他尝起来就像那天炉上锡壶里煮的咖啡。

回到犹大的小镇,第一站想当然是超市。香烟,酸奶,和一盒草莓。
打开门Max激动地跑上来迎接女孩,而犹大则在房门合上的瞬间抱住我吻上来。生涩的女孩如何应对得了成熟男人的吻呢。还是忠心的Max拼命挠犹大的腿,我才得以勉强站稳。
蹲下身抱住暖乎乎的大金毛,脸埋在它毛绒绒的可靠肩膀上。犹大开了灯,我仔细查看着前天带它去海滩时划伤的爪子,再亲亲它激动得湿漉漉不停耸动的小鼻子。
我没主意犹大在做什么。他突然端着一盘洗好的草莓走过来,塞到我手里:情人节快乐。
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情人节礼物。来自相悦之人的礼物,简单又窝心——只是因为上次他问我要什么酸奶我选择了草莓味,就被发现喜欢草莓了吗?犹大真是好会一男的。
草莓恰好是23月的水果。在昼夜温差大、环境干燥的北非,草莓甜的不像话。
他几乎是一躺下就睡着了。我病恹恹地忍着头疼趴着,max好像在挠我的脚。犹大轻轻打了个呼噜,我拍拍他,他转身来平躺着安睡。借着月光,我趴在床头细数他好看的睫毛。

Part2:初遇,英雄救美。第4小时
2016年埃及内乱,汇率低的不行。我趁机给自己安排了长达1个月的海外义工计划。
在国内忙着庆祝春节假期之时,四个在上埃及各地工作的中国年青人在开罗汇合,一起奔赴传说中炮火未歇的西奈半岛。第一站是沙姆沙伊赫,行程包括了12号全天的出海潜水和13号凌晨的撒哈拉沙漠越野看日出。出发前我依旧念念不忘6号在尼罗河的游轮上的成年party,来自利马的Junior跟我逗趣地说没有吻过男孩子算什么成年。
青年们在漂亮而空旷的小镇旅店安顿好行李就乘着旅行社安排的中巴到了海边。红海是世界上最蓝也最咸的海,她安安静静地托着泊在岸边的十几艘不同封号的游艇,像被扔进大西洋的那块海洋之心。我太久没到过海边了,简直开心地想直接鱼跃进蓝色的怀抱。因为人在国外所以出奇地大胆放肆,反正‘发生在国外的都将留在国外’,爸妈不会知道我在开罗偷偷吸了水烟通了宵,他们甚至不知道我跑到了西奈,还穿了比基尼。
上了船,接待我们四个的潜水教练英文无比娴熟,有迷人的黑色卷发和修剪整齐的胡茬。他眼睛里仿佛一直藏着笑意,长而卷翘的睫毛上可能住了勾人视线的精灵。他的讲解很详细也很全面。我一边听着一边在心里尖叫——“我想撩他。”
像我这样年少慕艾的姑娘想撩的人太多了。比如曾经校街舞社那个高高瘦瘦的英国男孩,比如班里最高的那个经常发短信聊天的安静男生,比如人在开罗的那个会骑摩托带她去看大清真寺的Bro,比如那个该死的嘲笑她没长大的Junior。甚至是火车上坐在身边同看漫威的小哥哥,都会让我充满好奇,期待着与之攀谈。故而我经常在下高铁时拒绝旅伴加微信的邀请。陌生人嘛,坐在一起聊聊各自的故事,之后最好就是再也不见。
犹大介绍的潜水流程听起来很简单:下水后跟教练确定潜水器具的封闭性和通气性;下潜全程由教练控制方向和下潜深度速度,学员扶在教练的臂弯里跟着游走;在教练带其他学员下潜的时间里,可以带着潜水面具浮潜。我简直迫不及待地想要在蓝色的海面游泳。然而我没有准备潜水面具。我小心地询问犹大,他很爽快地说,我会让同事把我的面具借给你。

到达第一个潜水点,犹大快速地准备好装备,问谁要第一个来?我当仁不让地举手。并非不害怕,但我从小就熟悉水性。我也许不信任犹大,但水总不会让我受伤。犹大利索地翻身入水等我,我穿上沉重的器械,一步一挪地走到船舷边。
其实还是有点可怕的,器械太重使我不太能动弹。本来可以规规矩矩坐在船舷边被助教送下水,但“我也要跳的”狂言早已出口,我站在船舷边扶着扶梯把手向下看。犹大在那里等着。看着我犹豫他张开双臂,“Jump to me.(跳到怀里来。)
于是我闭着眼睛跳下去。入水的瞬间,一切重量都消失了。犹大扶着我调整换气芯、潜水面具和潜水服,我看着蓝色的世界快乐地催他向下潜去。一路上他严格地按米停下来等我调整耳压,但我感觉反应并不大,并且迫不及待地想游到离船远一点的地方。我游地比他想象地快太多,他使劲夹肘也挡不住我不断踩水的速度。他于是引着我的手扶住他握在身前控制方向的双手——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也不知道犹大在想什么,总之他的手指一下握在我的指间,十指相扣。跟拍的摄影师看热闹不嫌事大,要求我和教练在水中合作比心:游动时先用手在镜头前比个小的,在8m深处悬停后再举起手臂比个大的。我几乎记不得身边的珊瑚是什么颜色和样子,只记得他的潜水手套好像磨得有点粗糙了。小臂的肌肉在干衣下膨起了好看的线条。
冒出水面上船时我吐掉换气芯就提醒犹大“要借给我面具呀”。犹大指了指一个船员说他会把我的面具拿给你。然后我脱了装备和潜水服就跟着那个船员走了。
也是我自己傻,人家让跟着就跟着了。走到船舱才发现大家都在船尾或甲板上,船舱根本空无一人。那个船员拿着潜水面具过来,比划着要给我戴上。学员的潜水面具都是由教练或者助教给带的,两人面对面站着,学员把面具扣在脸上调整好,由教练拉着皮带拽到脑后固定好。所以我完全毫无防备,乖乖任人摆弄。谁知船员伸手在脑后给我戴好面具后,居然想顺势低头吻过来。我又惊又怒还有点恶心,矮身躲过扭头就跑。我钻进人群跑到船舷边,直接纵身钻进水中。

红海真的太美了。我之前只去过北京和威海的海滨,在开罗的时候周末也去过亚历山大市的地中海沿岸。那些海都仅有远观是蓝色,近看不是绿色就是灰色,无趣得很。只有红海,她那么蓝,就在你的眼前你的身旁。我好像是到了天上,世界都是蓝色的——但这个世界比天空蓝很多很多倍。抬头看看,好像天蓝都是被海水映出的颜色。我低头,是清可见底的海。有三四组在进行深潜的,摄影师在他们中间举着镜头窜来窜去。我游得远了点,有一个黄色卷发的埃及男孩好像要和我比速度的样子。我欣然同意,于是我俩又爬上船舷,鱼跃向船的另一侧。我得承认我真的游得很开心。可惜我实在看不清新伙伴的样子。爬上船冲干净自己后,他好像就消失了。


所有人都起水后,我们继续在海上航行。湿漉漉的旅客们聚集在一起,激动地讨论着水底见闻。我和另外两个小姐姐聊了几句之后就忍不住地关注犹大:他脱掉了潜水服只穿着干衣;他拎着水管冲洗自己和装备(大家都是去船尾的浴室冲洗的,只有教练会直接拿管站在船尾冲);他把潜水服挂在栏杆上,点了颗烟和其他教练聊天。我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过去,把自己沾湿的浴巾也挂在了船舷的栏杆上。我看到犹大的潜水服内部靠胸膛的位置写了个大大的MAX。那是谁的名字吗?
犹大已经走到船头去晒太阳了。反而是之前那个船员忽然冒了出来盯着我看。我吓了一跳,疾步沿着船舷走到船头去了。犹大靠着船舱站在船头吸烟,吞云吐雾的样子十分好看。我盯着他的样子可能有点傻,他友好地侧脸笑了笑,让我尴尬地掩饰着回头。但恰好看见那个船员依旧在船尾不远的地方看着我。

“我可以跟你谈谈吗(Can i tell u smthing?)?”我脑子一热,不管不顾地开口。天呐,这可真尴尬。也许是高中时被追求者吓哭到跟男班主任求援的经历在作祟,毕竟一回生二回熟……我这是什么诡异的吸引神经病的体质?“虽然是我的私人问题,但你是教练,所以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可以信任你吗?(think u should know,u r the coach. its private.May i trust u)


犹大感兴趣地侧过身来:Sure.(当然。)”我还是觉得尴尬,但更多地是对身后如影随形的目光的恐惧。于是我低声把发生在船舱中的事情讲了一遍。
犹大很生气:“可恶!他不再是我的朋友了,你放心。(He is not my friend anymore, thats ashamed, i got you.)”然后他越过我走向船尾。我回头看他,两个男人一起消失了一会儿,然后犹大独自走出来,回到我身边用老姿势靠好。

“我真的很抱歉,”他说,“可惜我不是船长,只是个管理员,我不能惩罚他什么。”我说本来也只是想让你保证一下我之后旅程的安全,“我在海底把自己托付给你,我当然也在这里信任你。(I trusted u with my life under there, so i trust u here.)”犹大笑起来:“我跟他说了他是个烂人,他保证以后绝不会这样了。”他看起来可真像C罗。我好像说出口了。(U are so much like Cristiano Ronaldo.)犹大承认他听过很多人这么说,但这依然让他洋洋自得。


吹着海风,我们聊了很多话题。比如沙姆沙伊赫市的历史——这是一个由俄罗斯人开发的小城,大部分旅店和潜水俱乐部最初都是俄罗斯人所有。从8年前就在此学习、考证、做教练的犹大骄傲表示他除了埃及语和英语还会说俄语。我忽然福灵心至,用俄语说了一句我爱你。犹大惊喜地看着我。我羞涩地表示自己只会简单地你好再见晚安谢谢我爱你。这是与我同窗10年的好朋友教的。犹大表示你让我大开眼界。我于是得意地说在开罗待了一个月我也学会了一点点埃及语!比如!草莓是Farawura!我的埃及语老师是开罗的那个与我兄妹相称的男孩Hassam,他把复杂的阿拉伯语发音用英语拼读的方式写在了我的本子上。可惜我死活学不会卷舌音,每一次念到有r发音的单词都只能强行读成l的音来代替小卷舌。这总会让埃及人发笑。犹大也不例外。他夸张地乐不可支,完全没了高冷男神的样子,强烈要求我再说一次:“说一下草莓嘛!你太可爱了!听起来像个学语的宝宝!(Say Farawura dodoUr so cute, Like a le'rning baby.)”我简直气到不行:“你现在简直也是个你朋友那样的烂人了!”他立刻乖乖道歉。


气氛一下子安静地有点尴尬。正午的北非,日光非常毒辣。同行的中国人都躲在船舱中,甲板上只有不会英语的埃及游客围着头巾眺望远方。我直起身趴在船舷的栏杆上,看着下方的蓝色的海面被船体掀起洁白的浪花——我第一次看到书中描写的“洁白的浪花”。曾经熟悉的灰绿色水面比不过蓝盈盈的背景,地中海上的小船边,浪花泡沫顶多算个褪成白的灰色。


犹大喊我:Dodo.
我回头看他:“嗯?”然后走回他身边,和他一样靠在船舱上。
他侧身看我,手肘撑着墙支着头,修长的腿慵懒地交叉。“你为什么觉得那么受冒犯?(Why do u feel so offensive?)”

犹大指的应该是船舱中的事。我心道,那船员又没你好看。但这话说出来有点太羞耻了。即使是英文也不行。所以我说:“因为在中国,亲吻是很神圣、很私人的事情。”

犹大问:“你从未亲吻过吗?(have u ever kiss?)”
我摇了摇头。并在心底咬牙切齿地诅咒所有嘲笑过“初吻还在算什么成人”的歪果人,包括并不限于南美的那一群巴西人和两个秘鲁人。


犹大又说了句什么,声音好像突然渺远了,传了很久才到耳边。
Now you have a best chance to learn.(你现在可以好好学学了。)”


我肯定又在呆愣愣看着他的脸了。他居高临下地俯视我,只要稍稍倾身就可以完成一个完美的壁咚。我听见大脑里有声音在扯着嗓子尖叫,胃里不知道有个什么鬼在蹦蹦跳跳地大喊“说得好听你倒是快来亲呐”,心脏也咚咚咚地附和着捣乱。犹大靠在那里笑的人心慌。我只能紧走几步去船头吹风看景。


哦,他可真是个好教练。我想。

Part 3:相拥,海底梦境。第6小时。
船又开出去很远,到达第二个潜水点。这次潜水未包括在事先缴纳的团费中,若想再次下水的可以当场交费参加。我当然报了名。无论是为了再次和犹大合(qian)作(shou)还是为了再次下海,我都对第二次潜水无比期待。更何况犹大已经给我们讲了这个潜水点:会比第一次更深,有彩色的珊瑚礁和生长于此的热带鱼群,没有摄影师跟随。
之前一直泡在水下的摄影师已经换上了T恤和短裤,犹大这回把自己的潜水面具给他,让他等会儿帮我戴上。摄影师叫沙穆,和这个小镇同名。趁着犹大穿潜水服的功夫,沙穆从他烟盒里明晃晃拿了根烟抽,犹大气愤地叫着,单腿蹦了几步又悻悻放弃了。摄影师狡猾地坏笑起来,冲我眨了眨眼睛。看起来他们的确是很好的朋友。

和之前一样,犹大在水里等待,我从船舷上跳到他身边。我们调整好器械,开始下潜。这一次犹大下潜的很快,十指交叉地把我的左手拢在他交握的掌心。向下,一直向下。1.5米一调整的耳压再刚下潜时让我有点不舒服,犹大第一次向我确认的时候我打出了稍等的手势。然后他变得有点担心,在我准备好后又确认了三次才继续向下潜去。参加第二次深潜的学员并不多,我又是最最积极直接跳下水的一个,我的视线所及之处并没有其他潜水者。

大海安静地在我们身边设下蓝色的结界。只有我,和这个很帅的、我想撩的同时也在被撩的男生。我看到了不远处的珊瑚礁和热带鱼群,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挤成骚动的一团。向下,向下。珊瑚的颜色随着深度变化,从骄阳下的浅黄嫩绿,在离阳光稍远的地方浓郁成红绿黄紫的重彩。我看见一大簇尼莫钻进橙粉色的海葵,黄色的菊花似的触手中飘出一群记性不好的莫莉。向下,向下。

我太专注于前方的珊瑚礁了,下潜的工作全然托付给犹大执行。我也没有使劲拍打脚蹼,怕吓坏眼前的小小世界。然后,珊瑚礁忽然从眼前消失了,最后出现的那群彩色小鱼也倏尔躲进缝隙中不见了。我回过神来。下一秒,犹大松开左手,探身握住我的右手。

我们拉着手,像天使那样轻轻降落在蓝色海底的白色的沙滩上。


我后来在看到影剧中的婚礼现场时,时常恍惚想起那个瞬间。我们也曾互相拉着手站在那里面面相望。我记得,天是蓝色的,在很高很高的地方;世界是蓝色的,安静又温柔地等待我的誓言;珊瑚礁做的花门就在不远处抬头就能看见的地方;还突然出现了个头挺大的鱼,成群结队海鸥一样从头顶划过。也不知是谁先动的手,总之我们撞在一起,用力拥抱。我趴在他肩头向下看,发现白色的沙滩上我们刚刚激起的烟尘未歇,远处的沙滩勾勒着海水吹出的皱褶,随处可见各种贝壳在恍惚到阳光下闪闪发光。

从海底向上浮的过程我使出挥身解数拖延。我依旧拽着他的两只手。试图在每一个停下来调整耳压的间隙拽着他游到珊瑚礁另一边去。他带着我游过去又游回来,最终,我们还是浮到了水面上。
我吐出换气芯之后就懒洋洋地漂在水面上。深潜好像的确有点累。刚才在水下激动地游得太快,让我有点呼吸急促。犹大任我扒着他胳膊歇息。他问我:“你觉得第二次潜水怎么样?(How do u feel like your second diving?)”

我……我能说什么呢!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显得如此不真实,若不是他此时握着我的手让我靠在他边上游向船舷,我会以为海底的一切是我超水平发挥的幻想。那个世界过分美丽又过分浪漫,如同成真的梦中婚礼。少女情怀也写不出比这更美的诗。勃朗宁夫人溘然长逝前回应丈夫“How do you feel”的一句“Beautiful.”,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回答。

我背着很重的设备抓着舷梯往上爬。犹大依旧泡在水里,等着第二个学员下水。
那时,我听见他在我身后轻声说:“Not as Beautiful as you.(万千美好,都不如你。)”

时至今日,我也没有告诉他,我听到了他说的第一句情话。
TBC.


[ 此帖被糖炒栗子壳在2019-07-24 00:28重新编辑 ]
3条评分泡泡币+50
寥落星辰 鲜花 +3 你胆子是真滴大~甜得我牙疼。 07-24
寥落星辰 鲜花 +5 活动奖励。 07-24
寥落星辰 泡泡币 +50 活动奖励。 07-24
【高科技】关注泡泡公众微信号,便捷打卡签到!
 
我见科尔多巴城,孤悬在天涯。

发帖
1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2406
威望
20
贡献值
0
沙发  发表于: 2019-07-24 00:56:05
我开始动笔才发现,相遇到别离,我们擦肩而过的100个小时,我有那么多回忆。
和犹大一起的几天,心跳快得不像是自己的,每一分钟都在期待下一个惊喜。
我想写的还有太多,
比如最后的8个小时,我们如何带Max去看海上日出,在悬崖上坐下,并排晃悠着腿。
比如第13小时,他如何垂着无辜的睫毛,在Kate Perry的mv中诱哄我接受1V1的亲吻教学。
比如第14小时,我们牵着max去海边随着涨潮踩浪花,在黑夜里的无数个咖啡味的吻,还有互相说的那些可爱的傻话。我说以为会遇到小美人鱼,却是遇到了海的国王;他说非常喜欢阿瑞斯战车送来的异国公主。

第16小时,他走着送我回度假村。在路过还有人在玩耍的篮球场时他虽然有些僵硬但依旧牵着我的手;他在酒店门口的街边用臂弯和肩膀安慰为告别而哭到乱七八糟的我,还有长长的安慰的吻。

第18小时,我没睡多一会儿就被薅起来去撒哈拉看红海日出。我看着那片昨晚曾听过我们故事的海洋在朝晖中闪着金光,非常想念我的红海之王。家事沙漠越野的埃及导游耍鸡贼想逼我搂他的腰,我气得在小巴上发messager跟犹大告状,他着急上班,于是简短回复说“回来干他。(BACK TO SHARM)。”

还有特别特别多。比如夜奔,比如船咚,
比如临别前我俩坐在巴士站,互相望着却坚决不说任何再相见的约定。
我给他讲三毛的故事叫他潜水要小心,他却口不择言冒出一句“stay here merry me”.
如果生活是一本小说,女主角一定会留下来嫁给他。

犹大是我的救劫。
他是伊甸园里的蛇,是带毒的苹果,让我身临迷幻梦境,迷失自我。
但也给我足够的勇气和甜蜜回忆,来支撑对爱的向往期待和包容,

并理解激情和爱情的相同和不同,理性追求激情相恋,安稳面对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

遇到的惊艳的人和神奇的事,一个足矣。

我们的故事我已经回味了40多个月。但当时种种依旧历历在目。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希望我能讲完。希望你喜欢。
【高科技】关注泡泡公众微信号,便捷打卡签到!
 
我见科尔多巴城,孤悬在天涯。

发帖
6169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849
威望
5370
贡献值
0
板凳  发表于: 2019-07-25 01:08:08
感觉在看一本甜甜的,来自异国的爱恋。

这样的青春真的慕了。。。。人生的经历真的是好丰富啊。。。
1条评分泡泡币+2
倾君笑灬 泡泡币 +2 抢到板凳 奖励泡泡币: 2个(SYSTEM) 07-25
【高科技】关注泡泡公众微信号,便捷打卡签到!
 

发帖
1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2406
威望
20
贡献值
0
地板  发表于: 2019-07-25 17:33:22
回 倾君笑灬 的帖子
犹大真的超会的!是小说男主了呜呜呜。
太不真实了。我写的时候明明是很写实的,但自己看的时候都觉得苏的不得了!然而自己再回忆一下又发现的确是这样的(捂脸。)
之前俩礼拜我男朋友从外地回来啦我忙着谈恋爱(噗)没接着写犹大的故事。他前几天回外地上学了我才继续码字hhh
对犹大的回忆都只是一种看戏剧表演的回忆啦,已经不再怀念或者追忆遗憾,而且想一想也知道激情是不可能长久的嘛。crush(艳遇)的词义中就有飞蛾扑火短暂绚烂的意思,过去的都过去啦XD(但我还是绝对不会把这段故事告诉我身边的人哒!绝不!
我见科尔多巴城,孤悬在天涯。
离线 欧耶
发帖
4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337
威望
5
贡献值
0
4楼 发表于: 2019-07-25 20:58:17
看别人的故事总有一种自己白活了的感觉  你太敢了
1条评分泡泡币+2
寥落星辰 泡泡币 +2 认真回复。 07-26

发帖
1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2406
威望
20
贡献值
0
5楼 发表于: 2019-07-27 11:11:41
回 欧耶 的帖子
如果不疯一次的话,我恐怕是不会满足于平淡如水的日常的。我宁愿在瞬间灿烂的燃烧,也好过持续此前多年一直存在的对于绚烂激情的追求和不满足。如果这种少女梦幻式的幻想在伺候多年一直以淡泊许多但永恒存在的形式存活在我身上,我又如何像现在这样能够对我既不英俊也不浪漫的男友感到满足而安心呢。
我见科尔多巴城,孤悬在天涯。
离线 lorna123

发帖
248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31
威望
25
贡献值
0
6楼 发表于: 2019-07-29 00:51:51
为什标题像基督教的故事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