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97阅读
  • 3回复

[活动专栏]【七八年庆舞文活动】犹大的故事(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2406
威望
20
贡献值
0
楼主  发表于: 2019-07-31 01:22:15
— 本帖被 寥落星辰 执行加亮操作(2019-07-31) —
我写不完!我忏悔!我打算用小片段写完(三)!游记还是以后有空再扩写吧!
不过总算是写完了初吻回忆哈哈哈哈哈【发出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声
因为……回忆有很多但是真的不知如何下笔鸭!  




Part 4:相约,初吻教学。第10小时
在船上的一天很快就要过去了。当红海的海面映照出橙色的夕阳,我们的小艇也开始返航。第二次潜水之后,我在面对犹大时总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不过万幸的是也再没有什么机会让我俩像之前一样吹着海风聊天了,我们几个中国人我在船舱内聊天玩手机,只见他在另一边拿着一船人的护照、合同和证件埋首于厚厚的一摞表格中。午餐是船上提供的自助,我们拿着盘子去取餐过来吃的时候,我看犹大快被表格和写字板埋起来了有点不忍,就给他拿了一盘通心粉放在一边。我反正没好意思跟他搭话,哎呀也不知道他看到我没有。反正就是过了好一会儿我们几个姑娘拿着手机自拍的时候我瞥见对面他端着盘子才吃上饭,然后还冲我贼兮兮地挑眉送了个c罗式的满分笑容。
船靠岸了我们都开始往外走。我磨磨蹭蹭地想慢点走,舍不得海洋也舍不得别的。犹大从后面赶上来和我并行,我举起手机和他拍了一张自拍。【回家后我妈告诉我,当时在朋友圈看到我们那张合影的时候就觉得有猫腻。】
再怎么磨蹭也很快到了停车场。我上旅行社的车的时候犹大甚至还伸手帮我挡了一下头。怎么会有这么dramatic的人呢。我想。我之后可能再也不会再遇到一个能实现我少女梦的人了。我难过极了,又不知怎么办才好。直到我看到手机上的Facebook——彼时我毕竟才只在埃及生活了3个星期,还不太适应自己有了国际通用的联系方式——我欢乐地和他交换了脸书。
车刚开,我看见他一直在向我们挥手。想给他发一个表情以开启话题。恰在此时我发现,我挂在他潜水服边上的浴巾忘记带下船了。我从未对自己的丢三落四如此满意!
我在messager里打字:“我的浴巾忘在你船上啦!”
他很快地回复我:“我给你送去吗?”
我一喜,果然能再见他一次!然后我开始纠结,他是要怎么送过来呢?是现在让车停下来吗?
手机一震,他的第二条消息到了:“想喝点什么吗?在沙姆沙伊赫?(would u like to drink something? in sharm?)”
他说,我知道你住在哪个宾馆,我可以去找你。你晚上想出去走走吗?
如果是在国内我肯定是不敢的,但是也不知为啥,也许是他白天跟着其他埃及人一起做礼拜时五体投地的样子太过虔诚,也许是在海底他的臂膀太过坚固,总之我飞快地答了好。
在回去的路上我和他断断续续发着消息:
“你住在这儿?我以为你住公司宿舍呢。”
“我家就在海边,可以看到海的地方。你想去海边看看吗?”
“我一直梦想着住在海边,还要有等我回家的宠物和爱人。”
“我有一只大狗,他会很期待见到你。”
“是叫Max吗?”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真是神奇。(How could u know everything? You are amazing.)”
“我们到酒店了。你等下来接我吗?”
“去洗澡吃饭吧,你住的那里的自助晚餐很棒。我晚上去接你。”

晚上7点多。他给我发messager:公主殿下你好了吗?(Princess Are u ready?)
他之前都是叫我Dodo的。这是他对我的爱称,第一次被爸妈之外的人所赋予。当时我们正扶着栏杆站在船头看着船驶离第一个潜水点,他浑身湿漉漉的,站在船头抽烟。我走过去,他问过我的英文名字和中文名字(他坚持要听中文名)之后,并未像我担心地那样试图说出我的中文名(外国人似乎很喜欢模仿中文发音,而我听到不知所云地口音总会觉得非常尴尬),而是首先转过身去向远方吐烟圈。我好奇,探头沿着他的方向去看。只有蓝色海面飘着白色的泡沫,被珊瑚礁和其后的沙漠斩断。我听见他低低地叫我一声:“Dodo.”
他像是在唤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宠溺十足又甜蜜烦恼的叹息,让人安心又安全。我忽然就觉得他无比可信、无比伟岸、无所不能了。

但是现在他叫我Princess.

我背着包跑出酒店。他就站在路边。2月的晚上即使是在赤道上也微冷,他穿了件长袖运动外套,下身还是白天那身运动短裤和人字拖。在他身后,的士贴心地打着双闪,再往远看是空荡荡地城市街头。豪华的酒店安静的排在街道两边,因为战乱的缘故,曾经繁华到拥挤不堪的旅行小镇空得仿佛一座鬼城。我有点隐约的不安预感,我走到他身边,他为我拉开车门。我们坐进去,司机直接带着我们出发。我回头看着路灯下明晃晃空荡荡的马路,还有前方空无一人但秩序井然的一个个红绿灯,甚至路过了废弃游乐场空置的游艺设施,巍峨耸立的城堡和狰狞出击的波塞冬,还有一团云彩搭着彩虹,一如空无一人的梦境。我不知道他将带我去哪里,但我知道,这将是18岁最疯狂的冒险。
我没告诉那几个中国人我的冒险,毕竟一路负责和旅社、导游及各个政府关卡交谈的都是我。我只告诉了远在开罗的我的好朋友,巴西姑娘Adaisa和埃及哥哥Hassam。我说,一个很帅的男生请我去喝东西呀,好期待。Adaisa大我很多,在开罗时她把我照顾得像自家姑娘。她是从亚马逊雨林来撒哈拉见网恋3年的网友的。她说你要小心一点!有事就跟我说,我网友在西奈有人。我说好的mama Adaisa,放心。Hassam就直接得多,发来一个无图无真相的表情包。看来我们几个中国人对开罗青年群体的文化输出无比成功。
犹大看着我四顾死寂的城市,便介绍说这里曾经非常繁华,像开罗一样彻夜无眠。但是由于战争,开潜水俱乐部和度假村的俄罗斯人都走了,旅客也不来了。司机时不时用埃及语和他搭话,他回答后会很贴心地给我翻译,他说司机说你们现在还过来非常勇敢也非常划算。我笑着回答,谢谢夸奖,我也很开心我此番决定过来旅游。犹大笑了一下,在黑暗中偷偷扣进我的指缝,像是在海底那样。
上车时还隐约可见日光,黑夜在路上就已降临。我们下了车。他住的果然离海很近,我能听见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能闻到海的味道。我快乐极了,他拎着我的包,我拉着他的手踮着脚尖往远处的黑暗中找寻海洋。他笑,我说了我住在海边。我说,我以为整个沙姆沙伊赫都算住在海边了呢 !他说,你住的地方都闻不到海的味道。我很惊讶他居然也是通过嗅觉来描述海的,因为我们同去的几个中国人都非常满意我们落脚的度假村,但我却觉得闻不到海听不到涛声的地方算不得海滨。
我们走进一片别墅区,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遇到。离公路远了就没了路灯,照明全靠天上的新月,春节刚过没几天,月亮还是小小的一牙。我贴着他走,右手牵住他左手,左手还要扒在他臂弯里。
走到他家门口,开门时已经能听到屋里兴奋的抓挠和呼吸声。他转头示意我站到他身后,握着门把手哄到:“Max~SHHHHH,Max!”
然而根本没有用。门一开,一只半人高的金毛就兴奋地朝他扑了过来。它激动地喘着气,示意犹大解开他的链条。我一直非常喜欢动物,在小区遇到萨摩都要抱住亲昵好一会儿的那种。而max是世界上最乖的狗狗,它激动得不得了,但还拼命忍耐着不吠出声音,只从嗓子里发出撒娇地哼哼。我蹲下身,它就踩在膝盖上嗅舔我的脸。
犹大打开灯,标准的单身男士房间空空荡荡,我的浴巾和他的卡通浴巾晾在一起。他放下我的包,我们直接牵起max出门。我虽然喜欢在街上和偶遇的狗狗们玩,但拿牵引绳在手里却从来没有过。犹大很随意地把牵引绳交给我,他自己翻身锁门。我有点懵也有点激动,Max却乖巧地绕着我的小腿打圈圈,毛绒绒又暖烘烘地大尾巴勾着我的小腿,激动地催我们快些出发。
犹大家的门灯的光很快被我们抛在身后,走进黑暗里我又挂到了犹大身边。Max的牵引绳被放开了,绳子卷在我手腕上,狗已经跑进黑暗中不见了。他带着我往超市走,因为要给狗狗弄晚饭吃。在路上我们还遇到了他的朋友,他们用阿拉伯语交谈的时候,我走到一旁小声地叫Max,没叫几声,一只金色的拉布拉多就冲出黑暗欢快地扑进我怀里。
走到超市,我本想陪着Max在街边等犹大,然而他一转身看见我没有进屋,就很奇怪地出来领我进去,并摆手示意Max原地坐下。Max乖乖地坐正,伸着舌头看我们,我就很窘迫地在超市老板娘的目光中被犹大拉进屋。犹大拿了一包烟,一包意大利通心粉(给狗的),还拿了一盒雀巢速溶咖啡。然后他站在冰柜前问我,你要喝酸奶吗?我说好呀,我要草莓味的。他就笑着模仿我在船上说阿拉伯语草莓的样子说:“Say Farawra, dodo.”我喜欢看他坏坏的笑,所以很配合地努力卷舌:“Falawula.”超市的老板娘“哦呦”地笑出声,说着阿拉伯语还打趣地拍拍犹大,像爱抚自家孙儿的慈祥老奶奶。
我有点不好意思,安静地一路回到屋里。他做贼似地趴在我耳边,像在讲什么珍贵的秘密:“Dodo,我的朋友说你可爱极了。”


到了家里他点燃灶台准备晚餐,我把两瓶草莓酸奶摆进他干干净净的冰箱。(埃及的人家普遍用的燃气灶是不带电火花的,得自己划火儿点燃气体。我刚到开罗的时候还不太敢打火,过了三四天才终于忍不住自己开火做饭。)我问他,那你晚上要吃什么?他说我太累了,什么都不想吃。他用一个很雅致的锡壶装上自来水和速溶咖啡放到火上煮,另一个灶口用奶锅煮着整袋的通心粉。
他打开电视。那时正值Kate Perry《Roar》的宣传打榜期,我还在开罗上班的时候就在各种商场和咖啡厅水烟馆的电视屏幕上反复听过那首歌。他趁机给我放了好多她的歌,说水果姐是他最喜欢的歌手——我其实根本没怎么关注过欧美乐坛,但在那之后的几个月中我听会了水果姐的网易云top10歌单。
我趴到床上悠闲地看电视——我没带眼镜,坐在沙发上看不清楚,只好趴到床脚去。他把煮好的通心粉拌上香肠倒进max的食盆。狗狗扑上去大嚼,溅得到处都是,犹大气急败坏地大叫,白日里的沉着稳重都没了,就是个三岁的跟自家狗闹脾气的傻孩子。
他带着烹饪手套把锡壶里的咖啡倒进咖啡杯。坐到床边和我一人捧一杯。我问他,为什么不烧了水把咖啡冲着喝?他问你这样喝的吗?我说,我在学校的时候经常喝雀巢咖啡。他狡猾地劝说道,请尝尝埃及的咖啡吧。【他骗人。我后来发现,他上班时船的咖啡都是取开水回来自己冲的。】

屋子里的灯好像愈发昏暗了。吃过晚饭的大金毛乖巧地跑到床边撒娇。我们两个并排趴在床上,他像每个中学生放学回家懒得脱鞋的样子,把腿甩在床外侧。电视的声音被他调小了,Kate Perry在小声的唱Firework。
我有点困。但毕竟是第一次和男孩子独处,我又紧张又期待。我早就准备好被他亲吻,但我其实也完全没有准备好。他笑着侧脸看我的样子太可爱也太迷人,我忍不住抓过手机来拍个不停。他问我,为什么总拍他?我埋怨他,我拍不出你的好看来呀。(the photo cant present ur goodlooking.)他就很得意地笑起来。
我们聊了很多有关彼此的事情,我知道了他是怎样十几岁离开内陆的家来到西奈,和俄罗斯人学习潜水,并在考下PADI证后留在当地做了潜水教练。怎样在去年被朋友塞了一只乱啃拖鞋的5、6个月大的金毛,然后慢慢养成了家人。他问我,你怎么知道max的?我笑,你写在潜水服上了呀。他说,你无所不知,带着点调笑和宠溺。(u always know.)
我给他讲了我是如何机缘巧合地选修了古埃及文化史,又是如何抓住机会申请海外志愿者计划去到开罗的。我打开手机和他分享照片。比如在国内拍的课堂ppt,上面有金字塔和阿布辛贝勒神庙;还有在开罗的幼教工作时身边可爱的孩子们;还有发回给国内亲友的大年初一拜年合照(几个巴西人一个香港人一个美国华裔还有我),还有很多旅行的照片。我给他讲我在开罗工作的趣事,讲中国此时正在红红火火庆祝春节,讲一周前和朋友们在尼罗河上泛舟的所见,讲尼罗河游轮上的成人生日聚会。我给他看我鼻尖带着巧克力酱(谢天谢地那天寿星可以不参加蛋糕大战!)的自拍,我说埃及人真的太好啦,我在家时一般是那个制造惊喜的人,这还是我第一次做主角呢。
他看着我。你真勇敢,最近连埃及人都不敢到西奈来了。他说。
我说我来埃及之前花了很大功夫才得到爸妈的同意,最终他们觉得既然有保险公司愿意出具旅行保险,那就说明危险程度不是很高,所以放我来了。而我觉得危险与否都是命运的安排,写在生命之书中,躲是躲不过的。
他笑,声音很低很懒,我很高兴你来。(im glad you came.)
我们聊天聊得断断续续,我翻着手机相册回忆在埃及的小一个月旅程,他也安静地看我翻相册。他趴得很近,我能闻到他洗发水的味道。

不知怎的,世界都安静了。手机屏幕暗了,Max也趴在床脚不动。单身公寓不算高的窗外没有月亮,只有小虫细碎的哼鸣。Kate Perry还在唱歌……她在唱什么?
犹大轻轻叫我:“Dodo.”
我说,我有点害怕。
我害怕什么呢?害怕我暗暗期待的吻?害怕他做亲吻之外的事情?可能是害怕自己即将被灼热又绚烂的情感洪流冲昏头脑吧。
犹大说,i wont do anything you dislike.(你的意愿是我的缰绳。)
我可能模模糊糊地说ok?
反正他悄没声凑过来了。而且越凑越近。他的洗发水真的很好闻,还有呼吸间烟草的味道,还有氤氲的香水味,是我完全陌生、但白天在船上撩汉时内心揣测过很多的。我当时理所当然不认为我能撩到,故而想象是中规中矩、依据小时候在外教身上闻到的古龙水味加点海风的味道得来的。然而,我发现他更像开罗街头铺子里叫卖的草莓汁,那种热带水果共有的荼蘼齁甜。
他第一次吻我的时候我紧张到炸裂,我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脑海中飞速闪过的那些言情或纯爱小说中的那些细节描写。我很期待,而他的确是个很好的老师。
啊我本以为我可以很好地写这段的!但是我却什么都写不出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他的唇出人意料地软,他只在右上方有一颗尖虎牙,还有他嘴里苦涩又香甜的咖啡味道。



Part 5 海滩遛狗,情话。第13小时。
成功学会唇齿相依后,我终于是想起来害羞了。房间里于是安静下来。犹大打开去冰箱那边拿来草莓酸奶,我们安静地一人一口喝光。他说,我们可以去海滩看看?我一下子忘了羞涩,走呀!
他关了灯过来牵我的时候,离家出走的羞涩又回来冒了个头,我急中生智到:“Max,我还要牵着Max去。”他于是弯腰去系好Max的牵引绳,但并未交给我。之前去超市的时候我一拿到狗链就放跑了Max,这让我现在也不好主动要求牵狗。于是最终,我还是挂在他臂弯里走到了黑色的夜幕中。

他家离海滩挺近,我们逆着海风走,海的味道越来越浓,风中的涛声也愈发欢快明朗。Max一路激动地往前扑,然而我们已然走出了住宅区走在街上,空荡荡的柏油马路边孤寂的路灯显得格外可怜。我觉得Max在牵引圈中挣扎得实在可怜兮兮,便恳求狗爸爸让他自己跑(Daddy,let him go.)而严厉的狗爸爸却第一次对我说la.(埃及语里的不)
沙滩很快到了。我们踩上去,离海滩公路有一段距离之后犹大松开了Max的牵引圈。而后他牵着我向浪花走去。他在沙子上走的又稳又好,而初到西奈、还没去过沙漠的我就跌跌撞撞地很是可怜。于是他成功地牵到我的手了——我的手从他臂弯中掉了出来。他的手很暖,干燥又坚定,食指别扭地勾缠住我的拇指,像个怕走丢的孩子。我低着头认真走路直到站在浪花里。我们并肩站着,红海安静地涌到我们面前。我抬头,觉得此时应该像小说里那样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不料,月阙之夜,连天上的星星都少得可怜。
我们牵着手踩着浪花,Max在背后的海滩上撒欢似的来回跑。虽然没有星月,但我觉得和帅哥在晚上牵手踩浪花已经足够浪漫到写入我的人生史诗——是我实现的又一个少女梦了。我低声感慨,你是我的梦(U r everything i dreamed about.)。犹大说,因为我长得像c罗吗?我被他逗笑了,我说,因为你有一只叫Max的狗。
犹大在聊天时喜欢面对面讲话,而我又不喜欢两个人“执手相看泪眼”的感觉,所以我们很快便成了相拥的姿势。当不看他的脸时似乎更容易说情话,那些一直以来都只是文艺小说中的对白的话轻而易举地逃出我的舌尖。我说,我从未想过我能如此的幸运,我以为海里的美人鱼都是公主呢,没想到却在海边遇到你。
他说,我认识这片海中所有的生物,但我不太会唱歌。
我说,我看到沙穆给你拍的照片了,你被那么多条大鱼围着,你像是在跳舞,像红海之王。
他说,你游得那么快,我简直捉不住你,你是我在水下遇到的最让人震惊的造物之一。
我说,在红海中,一切都是属于你的,红海之王。
他说,你那么勇敢地要求跳下水的时候让我感到尊敬,在船上对我指控雇员时,我以为你要冲我发火了但是你没有。你真令我感到惊讶。
我说,我当时就想,如果是你的话,我肯定不生气。
他笑,然后转头亲亲我。你现在会了……你很喜欢,是不是?
我很喜欢。他的下唇尝起来像烤的刚好的布丁,柔滑而甜蜜。
我问,你还遇到过别的游得快的学员吗?
他说,你是最快的一个,你简直不像第一次下水,你看起来属于海洋……属于我身边。
我小声惊呼,哦,你好甜。
他说,我当时就希望能带你在海边走走。
我说,当你介绍给我Max的时候,你知道我是无法对你说No的。
他说,我以为你最沉迷于我长得好看。
我说,你会说三种语言,这让我十分佩服。
我一直坚信崇拜才是爱的基石和开始。爱情中的包容和奉献都来自于崇拜的部分。
他说,你说俄语的时候我也很惊讶。我想我是遇到了珍宝(i think i found treasure.)。
我说,我爱你(俄语)吗?我还会说很多呀。然后我开始数,英语韩语日语法语德语、阿拉伯语埃及语(埃及语是阿语的一种,和在国内时学长教我的标准阿拉伯语有所不同)、西班牙语葡萄牙语,还有罗马尼亚语。
他惊叹,你真的太神奇了,然后问,你从哪里学到的?
我说,我出国过很多次,都和国际同学住在一起,大家会互相学语言。
他说,我爱你(埃及语),这句话在你的语言里是什么?
我忽然就有点羞涩,感觉拿外语怎么撩汉都无所谓,但用母语的感觉完全不同。像是光天化日公开处刑的暴露感。
我超小声地告诉他,他叹,你讲得很美。

走在公路上我们看着倒闭的水上乐园里巨大的设施遗迹,我感慨,这可真壮观,我最喜欢各种游乐园,我很遗憾西奈是战场。
犹大侧身看着我说,你来了,我觉得战争也不算是一无是处。
这个人啊,总有办法让我主动扑去吻他。
  

TBC.
活动竟然是截止到八月底么!我忽然觉得我能写得完了【不。

[ 此帖被糖炒栗子壳在2019-07-31 15:12重新编辑 ]
2条评分泡泡币+50
寥落星辰 鲜花 +5 活动奖励。 07-31
寥落星辰 泡泡币 +50 活动奖励。 07-31
【高科技】关注泡泡公众微信号,便捷打卡签到!
 
我见科尔多巴城,孤悬在天涯。

发帖
1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2406
威望
20
贡献值
0
沙发  发表于: 2019-07-31 01:24:39
我如果想写小片段的话,在(一)下面我已经罗列了一些想写的片段……
然后我可能会写一写15号他又带我上船时怎样当着一甲板的埃及姑娘只和我一人暗送秋波;还玩壁咚啄吻我,就像我暗暗期待过的那样。
还有15号晚上我本来想回开罗,他怎样撒娇耍赖又留我一天。我们怎样点了外卖,他还给重感冒的我点了埃及米汤,是我在开罗工作时每天都要喂给孩子们的那种汤,闻起来香极了,我一直很好奇它的味道。
还有我们怎样说好的要一起去看日出,在凌晨4点我甚至先于闹铃醒来,看着他的睡颜哭泣着不想分离。
他怎样在日出的时候深深地吻我。重感冒的我甚至尝到了喉咙的血腥味。
我怎样在旅行大巴车站内给他讲荷西的故事。
他怎样在我上车之前偷偷去售票口给我改签成VIP坐席,因为“这样你旁边就不会有男人坐了”。

在回开罗的第一天我发现他发了一条脸书,是MAX的照片,配文是你不在Max都很不乖。
[ 此帖被糖炒栗子壳在2019-07-31 01:52重新编辑 ]
赞助泡泡,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我见科尔多巴城,孤悬在天涯。

发帖
5355
配偶
理由555
泡泡币
8069
威望
675
贡献值
0
板凳  发表于: 2019-07-31 22:33:15
甜的我牙疼,为什么没有给单身狗的急救电话。
出来跟我一起接受暴击。
本帖提到的人: @倾君笑灬
1条评分泡泡币+2
寥落星辰 泡泡币 +2 抢到板凳 奖励泡泡币: 2个(SYSTEM) 07-31
【高科技】关注泡泡公众微信号,便捷打卡签到!
 
  

发帖
161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2406
威望
20
贡献值
0
地板  发表于: 2019-08-01 22:07:54
回 寥落星辰 的帖子
哈哈我其实想给你看看犹大和max的照片的。(我当年撩汉水平真的牛?!!)但是手机好像没法直接发?!
1条评分
寥落星辰 鲜花 +1 我没试过用手机传附件,一直都是用的电脑。 08-03
我见科尔多巴城,孤悬在天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