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70阅读
  • 4回复

[连载小说]综漫主刀剑日月之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623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4097
威望
82
贡献值
0
楼主  发表于: 2019-08-01 21:28:37
文案:
一开始,大家只是以为本丸新来了一个小小的审神者~
老坑新填,JJ上不想继续连载下去,所以搬到这儿来了


第一章 相见

  
             夭寿了,时政滥用童工啊!




       “呐呐,是真的吗三日月?我们要有一位新主公了?”


  “哈哈哈哈,是真的呢。”拥有夜空一般渐变的蓝色虹膜眼中盛着一轮弯月的青年接住了仿若鸟儿一般扑向他的小少年。


  “新的……主公吗?”身着神父服的青年神色有些复杂。


  “我们要为新主公准备一个欢迎仪式吗?”一身纯白的青年兴致勃勃的提议。


  “如果真的像三日月殿下所说,时间上来不及鹤。”戴着单边眼罩的青年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希望新来的主公也能够宠爱我。”正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少年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像我这种赝品就算是新主公也不会喜欢的吧。”披着白色破旧斗篷的青年往斗篷的阴影里缩了缩。


  “啊,茶叶梗竖起来了,可能会有好事情发生呢。”茶色短发的青年捧着手中的茶杯略带些惊喜的说。


  “哈哈哈哈说不定是很件好事呢。”三日月点点头。


  本来他们的这个本丸是时之政~府下辖千千万万个本丸中普普通通的一个,但是在前一阵子出阵的时候因为所遇到的时间溯行军过于强大的原因本丸的审神者不幸遇难身亡,连同当时出阵的刀剑也一同破碎了。


  时之政~府调查排除了暗堕本丸的嫌疑后指派了新的审神者过来上任,而今天就是审神者上任的日子。


  这是三日月刚刚从本丸的狐之助那里得到的消息。


  而作为这个本丸的刀剑——虽然是在前任审神者不幸遇难前不久被召唤出来的刀剑,三日月对这个本丸的了解却远比时之政~府深得多。


  这个本丸确实不是暗堕本丸,但也距离暗堕本丸只差一步了。


  原本作为新召唤出来的三日月宗近,他不该知道的那么多,但这个本丸其实曾经有过一把三日月宗近,所以自然而然的他也就知道了这个本丸所隐藏的秘密。


  前任审神者只追求强大的实力,而不在乎手段,这导致了他和本丸之中的刀剑男士们渐行渐远,最终落入深渊的结局。


  而陪伴着审神者碎刃的六振刀均是几乎快压不住暗堕的刀剑。


  那一次出阵并不是意外,而是一场预谋已久的谋杀。


  三日月笑眯眯的接过莺丸递过来的茶杯送到嘴边。“说起来其实大家都很好奇,三日月你为什么会拥有上一任的记忆?”


  这个问题,自从前任审神者死了之后,留在本丸中的每一刃刀剑都向三日月问过。然而有着千年历史的刃每一次却都哈哈笑着转移了话题。


  “哈哈哈哈,当然是自然而然的就这么知道了啊。”三日月悠闲的坐在莺丸的身边,享受着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


  新任审神者是在刀剑男士们吃过午餐之后由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们护送着过来的。


  本丸的刀剑男士并不是很多,一共也就二十振左右。怀着对新审神者的期待所有的刀剑都在午餐之后来到了本丸院子中的时空转换器前等待着审神者的到来。


  三日月捧着茶杯悠然的坐在走廊上,在这种紧张的时刻,显得格外的格格不入。“新审神者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看着一个成年男子的身影带着一个小小的孩童的身影从传送阵中缓缓出现,三日月不知道为何涌现出了一股熟悉的感觉,然后这股感觉又在两道身影完全出现后很快消失。


  一个穿着时之政~府工作人员服装的男子,牵着一个墨发华服的孩子出现在了所有刀剑男士们的面前。


  “这位是本丸新任的审神者神千代殿下。”竹内为本丸内的刀剑男士们介绍了自己牵着的孩子。


  那个孩子看着也就六七岁左右,墨色的长发一部分用簪子束起,一部分披散在肩头,因为半低着头的缘故,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大半的脸颊,黛青色的大氅将孩子的身体完全包裹住了。


  “你们……没弄错吧?”加州清光微微皱起了眉头。现在的时之政~府已经堕落到让还未懂事的孩子来当审神者了吗?


  “并没有,神千代殿下确实是这个本丸新任的审神者没有错。”竹内点头确认道。


  作为时之政~府最底层的小职员,竹内只知道这位神千代殿下是前几天突然出现在时之政~府的,当时的神千代殿下失去了记忆,连名字都是时之政~府内的某位高层人士取的。


  虽然他也不明白高层为什么要指派这位来历不明年龄幼小的孩子当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但高层确实就是这么下的命令。


  仿佛是被加州清光的声音所吸引,一直被竹内牵着的名为神千代的孩子缓缓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双仿若天空一般澄澈的眼睛,扫视了一圈围绕着他和竹内的刀剑男士们。


  在这个孩子抬起头的瞬间,从刀剑男士们当中传来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太阳,是太阳啊。”今剑仗着自己是在场所有刃中机动最高的,一下子窜到了神千代的面前激动的盯着他的眼睛。


  那孩子抬头看着猝然出现的今剑,以一种不像普通孩子一般都淡然看着活泼的小天狗。


  这位本丸的新任审神者有着一张堪称绝色的脸庞,但最让人惊讶的是他那仿佛晴空一般澄澈的眼中印刻着一轮曜日,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正坐在走廊上喝茶千年老刃。


  三日月那仿佛夜幕一般的眼中也有一轮明月印刻其中。


  神千代定定的看了今剑一会儿便转过头,将目光锁定在了坐在不远处走廊上喝茶的三日月身上。


  “是……谁?”被宽大的大氅整个儿包住的孩子被最美之刃吸引住了目光,眨了眨眼睛,眼中透出了几分茫然。


  “这位是平安时代刀匠三条宗近锻造的最高之作,天下五剑之一,最美之刃三日月宗近。”竹内连忙为神千代介绍道,并且示意三日月走上前来。


  三日月原本是不想理会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新任审神者神千代那双印刻着曜日的眸子,他便不自觉的走上了前来。


  今剑看看神千代又看看与自己同刀派的小~弟~弟三日月,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最美之刃在新主面前半蹲了下来。“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殿下。”


  “三日月?”神千代缓缓走上前一步,微微仰头看着即便半蹲着也比他高的最美之刃,那专注的神情,仿佛对方是他此生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阿拉,我也想审神者大人这么看我啊。”加州清光略带着些撒娇的抱怨道。


  “神千代殿下,是现在前往本丸枢纽接收本丸吗?”眼看着一人一刀有要一眼万年下去的架势,竹内不得不站出来。


  如果再耽搁下去,他可能今天就无法回到时之政~府本部了。


  “啊,三日月也一起吧?”孩子带着期待的目光看向一身华服狩衣的刀剑男士。


  本想拒绝的三日月看着这个孩子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就点下了头。“哈哈哈哈,可以哟,如果是神千代殿下的话。”


  审神者在本丸内的居所位于本丸的正中偏东一些,是整个本丸运作的枢纽中心。


  时空转换器所在的院子距离审神者居住的本丸并不遥远,甚至可以说就在隔壁。


  神千代早已经放开了牵着竹内的手,转而牢牢的牵起三日月的手。


  三日月有些不太明白,这位时之政~府指派来接任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似乎对他有些不太一样的执着。


  难道是他们从前有过什么交集?只是对未来的主人的身影感到有些熟悉的三日月微微眯起了双眸,然后很快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


  哈哈哈哈,古老的大唐那边有句话说得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还是不要思考那么多了。


  时之政~府对审神者的住所施加的保护极为严密,这是为了防止一些暗堕的刀剑对审神者进行伤害。


  虽然这在一定的程度上为一些不良审神者提供了依靠。但只要有不明原因暗堕的刀剑存在,这些保护就没有撤销的道理。


  在进入审神者的住所之前竹内原本想建议神千代单独与他进入房间。然而他还没有开口就看到了孩子戒备抗拒的目光以及那更加用力握紧对方的小手。


  最终无法说出让这个孩子放弃的话的竹内只好妥协的带着三日月和神千代一起进入。


  “您只要将您的灵力印记打入这卷刀帐就可以了。”竹内将该本丸的刀帐从书架上抽了下来。


  如果一个本丸有审神者,刀帐实际应该是审神者保管的。但如果这个本丸失去了他的审神者的话,那么刀帐就会回到审神者房间的书架上。


  “这样的话……三日月就是我的了吗?”神千代在进入房间之后就松开了握着三日月的手,脱下了罩着身子的黑色描金大氅。


  宽厚的大氅下是一套与大氅配色完全相反的金色描黑纹的汉服。上衣下裳,墨色的线在右肩处勾画出一只三足乌鸦,袖口用护腕系紧,腰上垂下两根丝绦,脚上是一双黑色薄底绘暗纹靴子。


  虽然穿的金灿灿的,但不知道是因为颜值过高的关系还是因为气质出众的缘故,神千代这样的穿着并没有给他带来轻浮的感觉。


  “是的,整个本丸的刀剑男士都是属于您的。”竹内想了想,神千代的话并没有错。


  得到了竹内肯定的话语,神千代蕴藏着太阳的眼眸中划过了一丝欢喜,他跪坐在房间主位的御座之上伸出手握住了卷轴。
1条评分泡泡币+8
寥落星辰 泡泡币 +8 更新奖励。 08-03
【高科技】关注泡泡公众微信号,便捷打卡签到!
 

发帖
623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4097
威望
82
贡献值
0
沙发  发表于: 2019-08-01 21:35:41
出于某些原因,作者君的一些另外的文的章节也会出现在这篇文里面
emmm大概就是当天哪篇文码字了,就发哪篇文的章节的样子
所以楼层可能会比较乱_(:з」∠)_
乐意的小伙伴以后可以自己找找有没有自己个儿喜欢的类型
1条评分
寥落星辰 鲜花 +1 欢迎来舞文写连载小说~如果多个故事都是连载故事的话其实更建议另开主题帖哦~单篇完结的故事也可以发短篇小说~看楼主喜欢哦~ 08-03
【高科技】关注泡泡公众微信号,便捷打卡签到!
 

发帖
623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4097
威望
82
贡献值
0
板凳  发表于: 2019-08-03 21:48:36
玉落叶生
文案:
玉罗刹一直以为他想要的就可以得到


直到碰到了他孩子他妈


玉罗刹:夫人……我错了QAQ


问:原本以为死了的夫人活过来后成为了别人的夫人怎么办?


第一章



    大晋朝自百年前推翻了异族统治建立政权自如今已经经历了三代帝王的更替,如今正是第四代帝王初上位之际,国泰民安百姓和乐。


    山西太原境内一家客栈中,一名妇人打扮的女子戴着帷帽坐在大堂之中,身后跟着两个丫鬟并四个护院,仿佛在等待些什么。


    “玉夫人。”一个小厮走进客栈,看见坐在显眼处的妇人松了口气。“我家老爷明日邀夫人去府上一叙。”小厮几步走上前,将手中的请帖恭敬的递上。


    这位玉夫人可是了不得呀,当年还是扬州叶氏女的时候风光嫁入洛阳玉家,在后宅默默无闻五年,在众人以为当年名满扬州的才女就要这般老死后宅的时候,玉家被仇人灭了满门。


    那时候的玉夫人刚巧因母亲病重回了娘家躲过一劫。


  听闻玉家被灭满门的消息后,玉夫人从扬州回到了洛阳,并协助六扇门将灭了自己夫君满门的仇家一一抓获,又一手扛起了玉家的家业,将玉家在洛阳的产业发展到了遍布整个北方。


    甚至某些产业还是专供上头那位的。


    在叶家二老亡故后,玉夫人又将玉叶两家的产业合并,花了十年都不到便做到了玉氏商行遍布全国的模样。


    若说自家老板是白手起家的典范,那么玉夫人则是开疆拓土的楷模。听自家老板说,大晋朝首富霍休或许还会有人把主意打到他的头上,可这位夫人富可敌国却简在帝心,钱、权皆握于一手,真真是得罪不起的人物。


    怎么说呢,商人圈子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这大晋朝地产最多的是江南花家、珠宝最多的是关中阎家,最富有的是隐士霍休,但在这四家之上还有一个最不可得罪的玉氏商行玉夫人。


    “劳烦小哥了。”玉夫人的声音如同玉石敲击一般干净明亮,却又带了几分江南的婉转娇柔。素手一挥,她身后的丫鬟便闻弦歌而知雅意,笑眯眯的拿了个荷包出来放进了那小厮的手中。“这是我们夫人的一点小心意,不成敬意,小哥拿去买壶酒喝喝吧。”


    “玉夫人客气了。”小厮的笑容中多了几分真心。这玉夫人出手可真大方,这荷包他颠了一下,少说也有半吊铜钱在里头。


    这可算是他半个月工钱了呢。


    “烦请回阎老板,妾身自当如约赴宴。”玉夫人打开请帖看了几眼心中便有了数。


    “是。”小厮收到了回复便立刻离开了客栈回禀主家去了。


    玉夫人目送小厮离去,修长白净的手指在木制的八仙桌上有规律的敲击着。


    “夫人,请柬有什么问题?”丫鬟红梅看自家夫人在沉思些什么,以为这山西首富阎铁珊的请帖有什么问题,夫人扎起思考要不要去赴宴。


    玉夫人摇了摇头,“这请帖没有问题。”


    “那夫人是在考虑什么?”另一个丫鬟绿柳给玉夫人的茶杯中添了些茶水。之前倒的都凉了,夫人身体弱,该随时备着热茶。


    “这宴可不是开给我一人的。”玉夫人执起请柬,动作优雅庄重,仿佛手上的是什么名贵的礼器而不是一封请柬,她认真的看着请帖目光像是在欣赏艺术品。


    “我听下面报上来,前几日江湖上顶有名的四条眉毛的陆小凤来山西了。”还带来了花家七童,另有一个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缀在后面。绿柳将杯子搁在了玉夫人的边上。


  这陆小凤一来啊,准没什么好事儿,更何况他还带来了七少爷和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


    “陆小凤怎么会来山西?”虽然听说陆小凤朋友遍布江湖,这珠光宝气阁的阎铁珊也是其中之一,可这无缘无故的……怎么就来了山西呢?


    上一次听闻陆小凤还是几年前他去了江南遇上了花家七童花满楼,然后就传出了大通钱庄假钞案的事儿。


    因着同花家的关系,玉夫人原本打算是要去瞧瞧这案子的,然而那时候朝中临出了些事儿,便耽搁了许久,只赶上了花老爷子寿宴的尾巴。


  结果又听说花老爷的寿宴也出了事儿,花家为皇室保管了瀚海国的玉佛,铁鞋da大dao费劲了心机想要盗取玉佛,结果是陆小凤为朋友两肋插刀捉住了幼年弄瞎花家七童眼睛的铁鞋da大dao。


  花家大老爷兴致勃勃的在同她讲了整个故事的时候便着重提及了这个十分有义气的陆小凤。


    “有人拜托他来山西。”玉夫人微微勾了勾唇。有趣,有人在打阎铁珊的主意呢,问过她了么?这阎铁珊可是在为她做山西的生意呢,看在他尽心尽力的份儿上怎么得也得保他一命啊。


    宴会那天,玉夫人虽说早早的便起来梳妆打扮了,但妇人家的出去赴宴,到底还是要精致些的,所以到达珠光宝气阁的时候还是晚了几分,其他的人似乎都已经到齐了。


    四条眉毛陆小凤,花香满楼花满楼,云里神龙马独行,万梅山庄西门吹雪,还有个不认识的青年。


    “似乎……妾身来的有些不巧?”


  被帷帽遮住脸庞的女子一身墨绿色交领上衣陪月白色莲纹下裙,外罩一件与上衣同色的披风,双手交叠放在腹间,带着温润优雅的笑,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情况,阎铁珊的总管霍天青挡在阎铁珊的身前,西门吹雪正在和那个不认识的青年对峙仿佛有要出剑之势。


    一边坐着的陆小凤和花满楼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起来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花家七童听见了玉夫人的声音后很是惊讶的看了过来,却又很快的收回了惊讶之情。玉氏商行遍布全国各地,玉夫人会来此地回来拜访阎铁珊,并不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情。


  或许日子是巧了些,但请帖毕竟都是阎铁珊发的。


    “好久不见,七童。”玉夫人微微偏转过身,眸中多出了几分慈爱,向着花满楼的方向缓缓走了过去。


    “迎曦姑姑,阎老板也请你了?”花满楼赶紧站起身,辨明了声音传来的方向,绕过桌椅上前两步扶住了玉夫人,和她一起走到了她的位置边上。


    “我来山西找阎老板谈些珠宝上的生意。”玉夫人拍了拍花满楼搭在她手臂上的手拉着他坐到了自己身边。“妾身年纪大了不想看见打打杀杀的,还请两位少侠给妾身一个面子,若是想打,等这宴会结束了可好?”


    “哈哈哈玉夫人说得对玉夫人说的对。”抄着一口浓重的山西口音的阎老板从霍天青的身后走了出来,笑着打圆场,虽说气氛还是有些尴尬,但好歹也没有玉夫人一进来时候的剑拔弩张了。


    玉夫人不认识的少年苏少英朝这位解围的妇人作了个揖,干脆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西门吹雪虽出剑必杀人,但也不是滥杀之人,见苏少英无意相战后看了玉夫人几眼,便也坐到了原本花满楼的座位上。


    落了座,玉夫人摘下了帷帽,露出了帷帽遮挡下精致的容貌。“自上次山西一别没想到再见大老板却是这般光景,也不知大老板哪儿得罪了我这最和气不过的七童儿?”


    “非也非也,不是大老板得罪了七童。”阎铁珊还没开口,陆小凤就说了话。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在座的恐怕也只有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七童不过是陪他来走一遭罢了。


    玉夫人转头望去,这陆小凤身批大红斗篷,一对眉毛一对眼睛一只鼻子一张嘴的。“妾身曾听闻陆小凤有四条眉毛,怎么如今一瞧只有两条?莫不是世人误传?”


    “这不是……”陆小凤看了一眼西门吹雪,苦笑了一声。


    这玉夫人他是听说过的,是位比霍休更厉害的商人。


    说她比霍休更厉害并不是说她比霍休更会赚钱,财富到了他们这种程度已经不好衡量了。而是因为玉夫人是一个女人。


    这么说并不是歧视女人,而是这个世道女人要做到和男人同样出色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而这位夫人比大多数男人都更出色。


    玉夫人平常出入都带着帷帽,外人看不清楚她的样貌,她的手下的人以及她商业上的伙伴也不会随意的谈论她的容貌,他们都对这位夫人很尊敬。


    这倒是陆小凤第一次看清楚了这位夫人的容颜。


    当真是绝色!


    比之陆小凤的任何一位红颜都要美丽,温柔大方,一举一动都带着说不出的雅致,又因是嫁了人,身上还有未经人事的少女们所没有的那种成熟的风韵。


    玉夫人的美色很对陆小凤的胃口,可她是位夫人,而且似乎还和七童关系亲近,陆小凤有些遗憾的想,若是他再早生个十年二十年的,那该有多好。


    “陆小凤的胡子被西门庄主剃掉了。”花满自从知道陆小凤的胡子被西门吹雪剃掉后就有些遗憾自己是个瞎子了,否则陆小凤四条眉毛少了两条的模样他可要好好瞧瞧。


    “剃了倒也是个英俊的帅小伙。”玉夫人点点头。“既然陆少侠说不是大老板得罪了你们,那你们为何要如此对待大老板。”


    玉夫人扫了一眼满地的血色,显然在她到来之前,这儿已经经历过了一场血战,还是一场一面倒的战斗。


    “是大金鹏王拜托我来向阎老板讨债来啦。”陆小凤将自己之前的经历一一说来。“大金鹏王说当初的财宝一分为四交由四位重臣保管,可如今他们却不想归还王室的宝物啦。”


    “放他娘的屁!”阎铁珊听完了陆小凤的讲述就是一句破口大骂,骂完了才想起在场的还有一位仪态端庄、娴静雅致的玉夫人。虽然阎铁珊不是个讲究的人,但莫名就觉得这粗话就算是给玉夫人听着了也是侮辱了对方的耳朵。


  “抱歉抱歉啊夫人,俺实在没忍住。”


    “无碍,这金鹏王朝的事儿我倒是听先帝提过一些。”玉夫人是个做生意做到大内的高人,还是圣上面前的红人,不论是先帝还是当今圣上都十分的信任玉夫人甚至还将自己的一部分产业交给了玉夫人。


    “哦?夫人也知道金鹏王朝的事儿?”陆小凤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玉夫人。
1条评分泡泡币+8
寥落星辰 泡泡币 +8 更新奖励。 08-06
【高科技】关注泡泡公众微信号,便捷打卡签到!
 

发帖
623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4097
威望
82
贡献值
0
地板  发表于: 2019-08-11 07:51:50
  玉落叶生  第二章


        “妾身当初也是提了一句在与珠光宝气阁的阎老板做生意,先帝听了便说他那儿有一个有趣的故事,说的是那关外茫茫沙漠之中有一个金鹏王朝,这王朝的末代帝王将小王子托孤于四位大臣:严独鹤、严立本、上官木、上官瑾。”玉夫人的声音婉转动听,仿佛夜莺鸣啼,让人不自觉的就沉醉在她的话语之中。


  “四位大臣为了安全将金鹏王朝的财富分为了四份,每人带一份进入中原避难,因为上官瑾要负责照顾小王子,所以他的那一份财宝最多。”


  “严独鹤带着财宝化名独孤一鹤拜入了峨眉派,严立本化名阎铁珊建立了珠光宝气阁,上官木则化名霍休运用这些财宝做本钱最后成了天下第一有钱人。”


  “这天下第一有钱人的名头从玉夫人嘴里听来总觉得有些讽刺。”陆小凤咋么了两下说道。大家都是财富无法衡量的有钱人,不过是霍休名气大了点儿才被称作是天下第一有钱人,真轮起来也不一定谁多谁少。


  玉夫人笑了笑,并不介意被打断,接下去说:“照顾小王子的上官瑾因为各种原因未来得及等到小王子成年就死去了,只留下了两个孙女一个叫上官飞燕一个叫上官雪儿,而小王子也有个女儿叫上官丹凤。”


  “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苏少英突然开口说。


  “接下来就是你们不知道的了。”玉夫人也不恼,她包容的看着这个刚刚险些丧命的年轻人并不在意对方生硬的态度。


  玉夫人这样的表现令苏少英脸颊有些发烫,他刚刚并不是故意打断对方的叙述,只是他的师傅身涉其中,而对方的态度却不甚明了。


  夫人微微笑着接着说道。“在上官瑾死后,小王子挥霍无度又经营不善,很快上官瑾的那份宝藏就被小王子挥霍完了,之后小王子就将主意打上了其他三位大臣手中的宝藏。”


  “而在此之前他成年了。其他三位大臣找到了小王子,希望小王子带着他们复国,只可惜小王子只希望沉迷在酒色之中而不想艰辛而无望的复国,于是三位大臣失望而去。”


  “当小王子上门来讨要金鹏王朝的财宝的时候,阎老板和独孤掌门都将自己的那一份交给了小王子,但是……”玉夫人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叮的一声,一根牛毛细的银针掉落在了她微微举起的酒杯里。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人从窗外一跃而入一身黑色鲨鱼皮水靠紧紧裹着她姣好的身材,身上还滴着水,她手持一柄银色长剑从背后刺向阎铁珊。


  阎铁珊毫无所觉,但不论是西门吹雪还是陆小凤亦或是花满楼都发现了这个女子。


  花满楼皱了皱眉头流云飞袖出手裹住了对方的长剑,站在玉夫人身后的绿柳立刻欺身上前干净利落的点了那个女子的穴道。


  “我的故事还没说完呢,那么急着跑出来是怕我拆穿什么吗?”玉夫人端起酒杯看了看杯中那根牛毛细的银针。“真是个心肠狠毒的小姑娘呢,做人留一线不好吗?”


  鲨鱼皮水靠的头巾被还心跳如鼓的阎铁珊拉了下来。“丹凤?”陆小凤惊呼了一声。头巾下面的那张脸正是金鹏王朝的公主上官丹凤的。


  “这……”陆小凤瞪大了双眼,他没想到上官丹凤会来行刺阎铁珊,而且她还对玉夫人下了毒手。“夫人,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就是那个但是了。”玉夫人站起身面色不变依旧是那包容的浅笑,看着被点了穴无法动弹也无法说话的上官丹凤。


  上官丹凤虽不能动弹却是恶狠狠的看着玉夫人,显然她是恨足了玉夫人了。


  “上官木也就是霍休并不愿意将自己经营多年的财富交给小王子,于是他杀了小王子。”玉夫人抬起了她的右手。


  那是一双十分好看的手:纤纤细指、白玉莹莹,然而就是这么只漂亮的手却横在脖子前狠狠的一划,仿若一柄利刃划破了喉咙一般。


  “这可真是狠心啊不是么。”说是这么说,玉夫人的语气却还是笑意盈盈的模样,听不出一丝的可怜之情,平淡的可怕。


  “可是,谁又能要求一个失去了自己的国家多年的臣子对并不想履行责任又没有领导才能的主子忠心依旧呢。”


  “只是人的贪心是永远不会满足的,所以很快霍休的目的就不再是守住自己的那份财宝了。他姓上官,他也是金鹏王朝的王室,那么为什么他不能拥有所有的财富呢?”


  “你是说……”玉夫人的故事讲到这里,陆小凤一下子就串联起了整件事情的头尾。


  在座的所有人都不是愚笨之人,相反他们都很聪明,所以有些话不用多说,谁都明白。


  “可是……为什么是我?”陆小凤问。


  “说真的,若不是你我才觉得奇怪。”玉夫人的唇角勾得更深了。“你可是陆小凤啊。”


  “这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陆小凤没想到玉夫人对自己的评价这么高。说真的他就只是个江湖浪子而已。


  “可是迎曦姑姑,霍休……又怎么保证陆小凤一定会按照他铺好的路走下去呢?”花满楼有些不解的问。


  “霍休是个聪明人,很聪明,曾经我和他打过交道,双方聊的很愉快。不过可惜了,有些时候太聪明并不是件好事儿。”玉夫人有些遗憾的摇摇头,随后又想起了什么来。


  “对了,我来山西是来找阎老板谈生意的而不是来破案的。金鹏王朝的事情还是需要陆少侠多多费心才是。”玉夫人双手交叠放在腰腹之间向陆小凤行了一礼。


  “我虽是听先皇说了这么个故事,但到底得是有什么证据能将他抓捕归案才是正理,这还要靠陆少侠啊。”


  陆小凤忙不迭的避开了玉夫人的礼。“使不得使不得,您是长辈,哪儿有长辈向晚辈行礼的道理。这件事儿我定会将那证据找出来的!”


  “前些日子我听下面的人报上来说霍休……好像同什么青衣楼有些关系,陆少侠调查的时候务必要小心才是。”玉夫人微微挑了挑眉。


  “阎老板,走吧接下来我们生意人做生意人的事儿,他们江湖人做江湖人的事儿,只是可惜了这席好宴了。”


  “绿柳,将上官小姐那张人皮面具扒了交给小六送到六扇门去,就说……我送他们一个人情,能不能顺着这个狠心小姑娘挖出红鞋子就看他们的了。”


  玉夫人说完向阎老板做了个请的姿势,阎铁珊惊喜的冲着玉夫人拱了拱手,引对方向书房走去。


  “是,夫人。”绿柳福了福身,无视了想为美人求个情的陆小凤,简单粗暴的将上官丹凤脸上的人皮面具扯了下来。


  “上官飞燕?”陆小凤看着撤下人皮面具后的少女,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上官丹凤就是上官飞燕?”


  “什么?”花满楼听见陆小凤的声音也愣了一下,那个他有好感的女孩同陆小凤的红颜……是同一个?


  “红鞋子?”峨眉少侠苏少英的注意力倒是被另一个名字吸引了过去。“是那个只收女人的红鞋子?”


  “是的,苏少侠。”绿柳点了点头,扛起了上官飞燕,几个纵身离开了珠光宝气阁。


  陆小凤一向来心大的很,转头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玉夫人和花满楼的关系上去了。


  “那个……虽然说现在问不怎么合适,不过七童……玉夫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花满楼倒是也没有在意很久上官飞燕和上官丹凤的事情,毕竟……他只是对上官飞燕有些好感而已。


  只是陆小凤那么快就把注意力移到这上面来了让他有些意外的愣了愣。“迎曦姑姑的母亲与我的外祖父是姊妹,本来应该叫姨母的,不过姑姑不喜欢。”


  “哦,原来这样啊,怎么以前没听你提起过?”陆小凤恍然。这么听起来这位玉夫人也是挺任性的,就因为不喜欢听姨母便让花满楼叫她姑姑,这一下便从母系那边儿的关系转到了父系那边了。


  “大概是时机不合适吧。”以前聊天的时候都没有说到这方面,专门说的话有种在炫耀的意思也不符合花满楼自己的性子,是以陆小凤之前还从未在花满楼嘴里听说过他与玉夫人的关系。


  “请问……这位玉夫人从前有去过西域吗?”


  本该在事情结束之后就立刻离开的西门吹雪居然一直都待在这儿并未离去。


  这让所有人都有些惊讶,毕竟江湖人都有听闻西门庄主的性子,除了剑就是剑,从未见他关注过除了剑以外的其他东西——除了医术,因为要防止练剑损伤身体导致无法再继续练剑。


  “据我所知并没有,西门庄主问这个做什么?”花满楼也有些疑惑。


  “不,并没有什么,我先告辞了。”西门吹雪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很快转身离去。


  玉夫人的事情……还是给他去一封信罢。
——————————————————————————————————————————————
没有评论so sad
2条评分泡泡币+8
寥落星辰 鲜花 +1 摸摸头,写文之初都是艰难的,多更几章了,慢慢就会有读者了哦~加油~ 08-11
寥落星辰 泡泡币 +8 更新奖励。 08-11

发帖
623
配偶
单身
泡泡币
4097
威望
82
贡献值
0
4楼 发表于: 2019-08-18 18:56:38
玉落叶生  第三章



  玉夫人来山西确实就是来谈生意的,同阎老板将下个季度的生意谈妥了,也就打算告辞了。


  “今日的事情俺还是要多谢夫人啊,不然俺今日不是死也是个重伤啊。”毕竟谁会想到自己居然会这种情况下被偷袭呢,别人要算计自己的命,怎么做都会被找到漏洞,防不胜防啊。


  “阎老板严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妾身毕竟与阎老板合作多年,对阎老板的为人也是了解一二的。


  虽说阎老板在那金鹏王朝之中是心狠手辣的严总管,但自从进入中原以来就一直都是乐善好施的阎老板,这些圣上心中都是有数的。”玉夫人伸手将帷帽带好。


  “哈哈哈,玉夫人说的是。”阎铁珊将玉夫人送出了大门之后长长的出了口气。


  “您对待玉夫人是不是过于谨慎了一些?”霍天青站在阎铁珊的身后不是很明白他为何对待玉夫人如此的谨慎。


  阎铁珊摇了摇头。“再谨慎都是不为过的。叶迎曦、玉夫人,她可不仅仅只是个商人。”


  “您是说……”霍天青突然想起之前在宴会上玉夫人那虽说是讲故事可却将金鹏王朝的密辛信口拈来做派,而且……仔细一想刚刚玉夫人对阎老板所说的话……


  “谨言慎行谨言慎行啊。”阎铁珊晃了晃头,叹了口气。


  玉夫人回到客栈的时候红梅已经将饭菜全都布置好了。“说是请我们夫人前去赴宴,结果一口菜都没吃上就去谈生意了,这珠光宝气阁的待客之道也不过如此。”


  “也是阎老板出了些意外,顾不上这宴了。”玉夫人摆摆手让红梅莫要再介意这个了,毕竟事出有因,计较起来也不全是阎铁珊的错。


  “是是是,我们夫人心最好了,不同他们那些魑魅魍魉计较。”红梅从包裹中拿出一双象牙箸,拿开水细细的烫好才小心的递给玉夫人。


  “你个促狭鬼。”玉夫人好笑的拿手指轻点了一下红梅的眉心。“七童他们想必在宴上也没怎么吃好,如今又忙了这么一通,你去瞧瞧,若是回来了便叫他还有他的朋友一起过来吧。”


  “是,夫人。”红梅福了福身就出去了,不一会儿便带着花满楼和陆小凤一块儿走了过来。


  “没想到我们竟与迎曦姑姑住在同一个客栈之中,没叨扰到您吧姑姑?”花满楼牵着红梅的手走进了屋子后便松了开来几步快走到玉夫人的身边。


  “没有,快坐吧,本来我一个人吃饭也无趣的很。”玉夫人笑着拉花满楼坐下。


  “我想着在那宴上我未吃好,你们虽早便去了,但心里有事儿应当也是没有好好吃过什么,正巧红梅备好了餐食,便叫你们一同过来,好歹填饱了肚子才是。”


  陆小凤也是几步走到花满楼的身边坐下,深吸了一口饭菜的香味。“这些菜可真是香啊,除了苦瓜大师的素斋就属玉夫人您这儿的饭菜最香!”


  “陆少侠喜欢就好。”玉夫人笑着点点头,抬手却是拿公筷给花满楼夹了一筷菜。


  “几月未见七童,瞧着似乎瘦了许多,你自己一个人住可得照顾好自己才是。”


  “我……”花满楼不知道该怎么回玉夫人才好。


  “夫人对七童可真好。”好得都有点儿不像是表亲了。陆小凤默默的吃着饭菜,倒不像是平常那般口若悬河、舌灿莲花。


  “我自个儿没有孩子,周围靠得近的也就七童一个小辈儿,自然是拿他当自己亲儿子一般看待的。”玉夫人对陆小凤笑了笑。“陆少侠也不必客气,你是七童的朋友,我自也当你是一家人。”


  总觉得……这话儿似乎有哪里奇怪?


  陆小凤咬着口中煮的十分筋道弹牙的肉丸子,若有所思。


  餐毕,红梅和绿柳便拿来了热水还有毛巾,众人漱口洗脸之后,玉夫人拉着花满楼一起,坐下谈些家常。


  “前段时间表姐夫生日,我因着生意忙没来得及赶上寿宴,好歹是在生日结束前送上了贺礼,听说……那日抓住了铁鞋大dao?”


  “是啊,没想到铁鞋大dao竟然是双胞胎兄弟。”想到花如令生日时候的事情,花满楼也是十分唏嘘。


  “要不我来给玉夫人说说花伯父生辰时的故事?”陆小凤干坐着觉着有些尴尬便开口说。


  “这感情好,陆小凤讲故事也是个好手。”虽说比不上说书的,但至少也是讲的精彩。


  “洗耳恭听。”玉夫人微微点头,当初的事情她听花如令说过一遍,但每个经历者的角度不同着重点也不同,她向来很乐意听不同的经历者讲同一个故事。


  陆小凤站起身来连说带比划的,从花如令是如何让他扮演铁鞋大dao希望骗花满楼相信铁鞋大dao已经死了,他又是如何被人调换了护身软甲差点儿被戳了个对穿开始讲起,一直到最后宋问草暴露铁鞋大dao身份想要与众人同归于尽。


  “没想到表姐夫的生辰竟是如此惊险,早知如此,当初不论是被什么事儿绊住了我都该去看看的。”玉夫人感叹了一声。


  “也幸好有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在了,七童可真是交了个好朋友啊。”


  “迎曦姑姑你还是不要夸他了,再夸下去,陆小凤的凤凰尾巴就要翘起来了。”花满楼虽是看不见,却也了解自己的朋友。


  况且谁人不喜欢听好话?更何况这还是从美人口中说出来,夸奖的还是喜爱美人的陆小凤。


  “好好好,我来这山西的目的就是谈生意,如今生意已经谈完了,明儿就要离开山西回扬州去了。”玉夫人话锋一转。“七童我知你应是不愿与我一同回去的,只是你与陆少侠在山西要小心行事,莫要莽撞。”


  “是,迎曦姑姑,七童知道了。”


  “玉夫人不等事情水落石出再走?”陆小凤有些错愕。


  “我说过,我只是个商人,我还有很多生意要忙,山西确实是没法儿再留下去了。事情的结果……等一切水落石出了,我自会知道的。”


  第二天一大早玉夫人一行就轻装简行离开了客栈。这让原本还想和玉夫人道个别却晚了一步的花满楼稍微有点儿失落。


  “夫人如此天姿国色,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是四十多的妇人,若说是豆蔻年华也是有人相信的。”可以说保养的非常好了。陆小凤一手横在胸前,另一只手撑在下巴上说道。


  “别去打迎曦姑姑的主意。”花满楼有些无奈的看向陆小凤,难得的离愁也淡了去。


  “我也就是想想。”陆小凤放下手耸了耸肩。


  “想想就行了。”花满楼拍了拍陆小凤的肩膀,希望自己的兄弟千万别把想想付诸实践。


  曾经有一位皇室子弟——大概是当今的二哥还是三哥来着?把对玉夫人的想想付诸了实践,想着玉夫人是民他是皇室,民不与官斗,谅玉夫人也不敢对他做什么只能乖乖的从了。


  然而玉夫人还没等对方扑到身前,就让身边的护卫把人拖了下去,然后……递上了小剪刀让那位当今的兄弟从此再也不能人道了。


  当时还是先皇当政,事后先皇也没有偏袒自己的儿子,甚至都没有怪罪玉夫人让自己的儿子变成了太监,只是口头上略微的说了几句就轻轻放下了。


  这也是很多人忌惮玉夫人的原因,有什么能比皇家更加的有权势呢?连面对皇家玉夫人都如此态度,那么还有谁能够与这个女人抗衡呢?


  更何况就连皇帝都向着玉夫人而不偏袒自己的儿子,他们又有什么理由相信自己能在得罪玉夫人之后得到皇帝的偏爱?


  就连权相蔡京都没办法保证。


  幸好的是玉夫人是一个温柔典雅落落大方的女子,与人的相处中能让人觉得放松和惬意,是十分能让人感到信任的人。


  所以嫉妒玉夫人的人很多不喜欢她的人也很多,但真正是她的仇人的很少,是她要对付的人的更少。


  在玉夫人离开山西前往扬州的时候,有一辆低调朴素又不失大气的马车自玉门关而入径直向山西奔驰而来。


  两天后,当这辆马车稳稳的停在客栈前的时候,陆小凤正准备劝西门吹雪不要去和独孤一鹤比武。


  说真的,请西门出来当打手的是他,如今不想让西门动手的也是他。


  若是让陆小凤早知道这一行有玉夫人这个知情人在的话,他或许也不会去万梅山庄请西门吹雪了,甚至他还为此赔上了自己的两根眉毛。


  “小宝,你说你见着她了?”一个容貌出众五官深刻的中年男人突然破门而入,虽说对方着一身艳丽的大红色衣裳,却是丝毫不显得女气,反而更添了几分英姿。


  “爹?”陆小凤正隐隐戒备这个不知名的来客,西门吹雪却是推开了陆小凤走上了去。“你怎么过来了?”


  这是……西门的爹?陆小凤定睛看去,仔细一瞧对方明艳的五官确实与西门吹雪有些相像。


  只不过一般人首先注意到的是他们两人的气势而非容貌,所以陆小凤一开始也没发现他们的相像。


  再加上这男人一进门就直冲西门而去,陆小凤脑子里第一时间转过的就是这人莫不是来寻仇的,哪儿还会注意到对方的容貌。


  “你说你见着和你娘相似的女子了?她在哪儿?”西门老爷急切的握住了儿子的手臂紧紧的盯着他。


  “……”西门吹雪抿了抿唇,说真的他不太知道应不应该和他爹说玉夫人的事情,万一……他爹知道了之后干出点儿什么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位……是西门伯父?”陆小凤小心的凑上前去。最近是什么日子?先是花满楼的表姨母,又是西门传说中的父亲,接下来是不是就是他从未谋面的母亲?


  “玉辞暮,我父亲。”西门吹雪将老父亲的手从自己手臂上拽了下来。他确实是性子冷了一点儿,但这不代表他没有痛觉。


  自己有多大力气自己不晓得?都是成宗师的人了,得注意控制着点。


  “玉?”玉夫人的玉?是他想多了么?而且为什么西门吹雪的爹姓玉,西门吹雪却姓西门?陆小凤感觉自己满头的问号。


  “宝宝,你快说那个和你娘相似的女子在哪儿?”玉辞暮一门心思的盯着西门吹雪,并不理会旁人或者说他眼里只有他想要的。


  西门吹雪也不大想解释他和他爹姓不一样的问题,不过他爹的问题他还是能回答的。


  “我不知道,她已经离开了。”


  “走了?去哪儿了?”玉辞暮微微抿唇皱眉,难不成提前避开了?他不晓得儿子信中和他提的那个长得和他“亡妻”极像的女子是不是自己弄丢的妻子。


  当年产婆告诉他迎曦难产死了的时候他就不相信,那具和迎曦一模一样的尸体躺在那儿的时候他也不相信。


  可是之后不论他怎么找都找不到迎曦的踪迹,仿佛这天下间就从来没有过这个叫叶迎曦的女人一样。所有人都在用一个事实告诉他,他的夫人玉氏叶迎曦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再后来他就放弃了寻找的念头,那个女人那么聪明,如果她真的不想让自己找到她,自己又怎么可能找得到?


  西门吹雪看了一眼怔愣的陆小凤,然后对着他爹摇摇头。“玉夫人生意遍布天下,我也不知道她之后会去哪儿。”


  “玉夫人……夫家洛阳?”玉辞暮不知道又想起什么转头问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握着剑的手紧了紧,都告诉你是生意遍布天下的玉夫人了到底是哪个玉夫人你心里没数吗?这爹怕是在西边呆傻了!


  “自己去查。”西门吹雪说完大步走出了自己的院子,他真是不想再和自己这爹待一个院子里了。


  再待下去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想要把老父亲打死的念头——虽然自己完全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肯定是洛阳玉家,她没死,哈哈哈哈她真的没死。等等宝宝你去哪儿?”玉辞暮反应过来的时候西门吹雪已经走的人影都不见了。“啧,那个小子,我儿子去哪儿了?”


  “他……去找独孤一鹤比武去了。”陆小凤还沉浸在西门吹雪被人叫宝宝的震撼当中无法自拔。西门……宝宝?怎么搭上西门吹雪就那么魔性呢!


  “哦,比武啊,那就不用担心了。对了你小子肯定是知道那个玉夫人的,她夫家是不是洛阳玉家?就是很有名的那个洛阳玉家。”


  “嗯……曾经很有名,不过二十多年前就被灭了满门,只有玉夫人逃过一劫。”陆小凤对于玉夫人还算是比较了解的,毕竟自从见过玉夫人后,陆小凤的好奇心就让他把玉夫人打探了个一清二楚。


  当然了,涉及隐私的东西陆小凤还是很有克制心的没有深入去查,点到即止。


  毕竟他只是对玉夫人的经历最好奇。


  “被……灭满门了啊。”也就是谁也不知道这个玉夫人到底是哪个玉夫人……玉辞暮缓缓勾起了唇角。“那你知道玉夫人现在在哪儿吗?”


  陆小凤摇摇头。知道也要说不知道,直觉告诉自己还是不要说比较好,陆小凤还是挺相信自己的直觉的。


  嗯,宁可得罪玉伯父,也不得罪玉夫人。

------------------------------------------------------------------------------------------------------------------------------------------------------------
我觉得这贴已经沉了
1条评分泡泡币+8
寥落星辰 泡泡币 +8 更新奖励。 08-1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